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二卷·血之圣战 插曲:极夜(一)

  俄羅斯,諾裏爾斯克市城郊,八年前。

  一支全員身著防寒服的行動小隊正在冰天雪地中前進著,此時的諾裏爾斯克已經進入了極夜時期,近兩個月的時間完全沒有太陽,而外面低至零下50℃的溫度也讓人根本無法外出。

  “貝裏隊長,那個小鬼還行嗎?我擔心他第一次接受這麽嚴峻的任務會感覺不舒服。”在隊列中排列在第二位的人朝著領隊問。

  貝裏·弗倫斯支起了護目鏡:“從他加入我們那個時候起他就是我們風暴部隊的一員了,所以不要老是把他當成小鬼呀,澤西。”

  被澤西叫作小鬼的人是剛剛加入他們這支部隊才三個月的尼古拉斯,雖然他的綜合素質評價十分優越,但是因爲缺乏實戰經驗,所以權衡再三貝裏只給了他一個醫療兵的職位。

  “說的就是,澤西副隊長,別老把我當成毛頭小子好吧!”尼古拉斯在澤西身後嚷嚷道,她可不願意被大家認爲是個少不經事的小鬼。

  “小鬼。”澤西轉頭看了他一眼,“我們執行的任務的環境可以說是最惡劣的了,每年都有因爲任務而失蹤或死亡的新人,所以你最好還是小心點爲好。”

  “好了,澤西你的話真是夠多的了。”貝裏突然停下了腳步,然後細細地環視了周圍一圈。“如果我估計的沒錯,任務地點應該就在這裏附近。澤西,把地圖拿出來,告訴我確切方位在哪裏。”

  “知道了,知道了。”澤西活動了一下已經略微僵硬的手指,然後從背包中拿出來一張地圖。“往東北方向再走將近300米,應該就是我們要去的格爾鎮了。”

  “還要走300米呀,怎麽感覺走路的時間比完成任務的時間還要長啊?”尼古拉斯大聲抱怨著。

  “這是爲了磨煉你們的精神,好好幹吧!”澤西笑了一聲,看到尼古拉斯他就仿佛又看到了當初剛剛加入這支部隊的自己。

  想當初自己也這樣抱怨過,然後任務結束後被處罰只穿著單薄的棉衣在雪山中負重越野5公裏,現在想想還真是懷念那時候無所畏懼的自己呀。

  隊伍向著東北方向前進著,此時的雪下得更大了,甚至已經到了遮蔽衆人視線的地步。“看起來目的地到了呀,隊長。”澤西突然手指著前方隱隱約約的房屋影子說。

  “是到了。”貝裏卻沒有任何的喜悅感,因爲對于他們來說真正的任務現在才開始。“所有人按照之前制定的計劃分散搜索,盡可能的找到幸存者。”

  “明白!”在貝裏下達了命令之後,小隊中的所有人都立刻分散開來每座房子每座房子地進行地毯式的搜索。

  走在格爾鎮的街道上,貝裏的眉頭反而越來越緊蹙了。街道上能看到零星幾具已經僵硬了的屍體,他們的死狀都十分猙獰,看樣子生前一定遭受了十分恐怖的事情。

  他們脖子上留下的洞孔則清晰地表明了是誰虐殺了他們,毫無疑問是一直以來都被列爲重點追逃目標的吸血鬼們。

  这里的吸血鬼和通常意义上认为的血族是完全不同的种类,血族被认为是被诅咒的生物,他们虽然以吸食血液,但是对于人类的危害性相对较小,并且也绝无可能做出如此明目张胆的恶性 事件。

  而現在這裏的吸血鬼從程度上來說只可以說是喜歡吸血的怪物,他們十分強壯,通常武器幾乎很難殺死他們,他們的外形和人類也很像,甚至有人猜測他們可能是某種人類的變種。

  但是這些生物卻比傳說中的血族更讓生活在北極圈內的人們感到驚恐萬分。每年只要進入極夜,這些怪物就會傾巢出動,他們一個小鎮又一個小鎮地將人類屠殺殆盡,所過之處到處都是死屍,已經嚴重危害到了北極圈內人們生活的安全。

  “可真是淒慘啊!”澤西從一間房子裏出來後對著貝裏說,“老人孩子一個都沒有放過,手段還是和以往那樣殘忍至極。”

  “我從家鄉冰島開始就一直再注意查這些事,毫無疑問這些怪物是近十年來才出現的。”貝裏呼出了一口寒氣。“他們並不僅僅是因爲獸性才犯下如此殘暴的罪行,我更傾向于有幕後黑手在操縱著這一切。”

  “看來你已經有思路了。”澤西搓了搓手指,“因爲像你這樣的人可從來不會說那些沒有根據的事實。”

  “我覺得我很有可能已經和幕後黑手交過手了。”貝裏說,“但是我現在還不能確定,也許這一次行動可以讓我證實我的猜想吧。”

  “但願如此,否則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失去自己的家人啊!”澤西一邊跺腳一邊回答。

  “嘭咚!”一聲巨大的響動引起了他們兩人的注意,尼古拉斯跌跌撞撞地撞倒了門板,拉下自己的防寒面罩跪在雪地上幹嘔起來。

  “看起來小鬼受不了了。”澤西對著貝裏一笑,“這麽刺激的場景對于一個剛剛加入我們的隊員來說恐怕還是很難接受吧。”

  貝裏徑直走到了尼古拉斯的身邊,而尼古拉斯人仍然在不停地幹嘔著,淚水混雜著汗水從他的臉龐上流下。

  “多深呼吸幾次,反應過來了就拿張紙擦擦吧。”貝裏沒有絲毫責怪他的意思,只是從腰間拿出了幾張紙巾遞給了尼古拉斯。

  “發現生還者了沒有?”澤西對著正在慢慢集合起來的隊員們問。

  “沒有,除了屍體之外沒有任何發現。”“我這裏也什麽都沒找到,除了死人還是死人。”“和以前一樣,一個人都沒留下。”……所有人幾乎都異口同聲的說出了一個事實,那就是這群怪物的確連一個活人都沒有留。

  “我們就在這裏休息吧。”貝裏在聽完彙報後下達了命令,“畢竟我們也已經行走了太長時間,有必要在這裏稍微休整一下。”

  很快,一堆溫暖的篝火就被在某個空屋中升起來了,所有的人都聚在篝火旁享受難得的休息時光。他們拿出了已經被凍得梆硬的罐頭用火焰的熱量將它們解封,熱量無疑是在這寒冷的天氣中他們所擁有的最奢侈的東西了。

  尼古拉斯卻並沒有和大家一樣圍坐在篝火旁,他一直對于剛剛自己的失態感到十分羞愧。可惡,可惡!我居然會因爲死屍而感到渾身顫抖,甚至難以抑制地嘔吐,我簡直是這個隊伍中最沒用的人。

  “小鬼看起來好像興致不高啊。”澤西悄悄地對貝裏說。“不會還是因爲剛才那件事而感到心裏不痛快吧?”

  貝裏沈默地放下了手中的罐頭站起身來向著尼古拉斯走去,當他走到尼古拉斯面前時,尼古拉斯卻始終躲閃著貝裏的目光。

  “喂,和我出來一趟吧。”貝裏說,“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說。”說完他就一聲不吭地走到了門外。

  隊長要約談我嗎?尼古拉斯戰戰兢兢地站起身,雖然隊長一直都對他十分照顧,但是這次自己的表現實在是太糟糕了,恐怕連隊長都已經看不下去了,最壞的情況自己應該會被驅逐出隊吧。

  等尼古拉斯走出房門的時候,卻發現隊長已經坐在屋外的台階上正在欣賞外面的雪景。

  “坐吧。”貝裏對他說,那種柔和的聲音讓尼古拉斯感覺到了分外的溫暖。

  “是,是。”尼古拉斯覺得自己都快結巴了,但他最後還是坐在了貝裏的身旁。

  “覺得自己今天的表現很丟人,對嗎?”貝裏笑著說,“跟我就不必有什麽隱瞞的了,作爲你的隊長,難道我會不了解你嗎?”

  “我,我是覺得今天的表現太差強人意了。”尼古拉斯猶豫了一會兒,最後還是在貝裏真誠的目光下說出的心中的想法。

  “你知道爲什麽會這樣嗎?”貝裏問。

  “因爲,因爲那屋子裏都是已經失去了生命的人啊!”尼古拉斯又難以抑制地渾身顫抖起來。“有孩子,有孕婦,還有各種形形色色的人們,他們都曾經是鮮活的生命呀!”

  “我不知道爲什麽,只有一看到他們那空洞的眼神,我就會難以抑制地感到心跳加速,好像他們的靈魂還沒有遠去,好像依稀能聽見他們臨死時的痛苦喊叫聲。”

  “那就對了,尼古拉斯!”貝裏突然高聲說道,讓原本以爲隊長會斥責自己的尼古拉斯大吃一驚。

  “聽我說,尼古拉斯。”貝裏看著他的眼睛一字一頓地說,“那種感覺的名字叫做憐憫,因爲你憐憫那些失去了生命的人,所以你才會變成那樣。”

  “但這並不是件丟人的事情!”他的音調提高了,“因爲我們是人類,憐憫本來就是我們應有的感情,失去了感情的人根本離人類這兩個字都不配!所以你明白了吧,你其實並沒有任何錯呀!”

  因爲是人類,所以我才會變成這樣嗎?尼古拉斯好像突然看到了一道從天際落下,然後那些逝去之人的靈魂則高聲歌唱著隨著那道耀眼的光芒進入了永恒美好的天堂。

  “將那份感情轉變成你戰鬥的力量吧!”貝裏站起了身,“我們就是憑著這些感情才能去戰鬥的,因爲有了這些感情我們才會不斷地前進,這正是我們生爲人類的證明。”

  “我明白了,隊長。”尼古拉斯也站了起來,原本眼神中的失落也全都一掃而空。“我要作爲一個真正的人類去戰鬥,謝謝你,隊長,是你讓我知曉了究竟應該怎樣去做!”

  “心裏的疙瘩解開了就趕快進去取取暖吧。”貝裏踢了尼古拉斯的屁股一腳,“好好的休息休息,我們的戰鬥才剛剛開始呢!”

  “是。”尼古拉斯露出了久違的笑臉走進屋內,而屋內的氣氛也變得更爲熱烈了。

  “也許這次就可以一勞永逸地完成這麽多年來我所背負的執念吧。”貝裏伸手接住了一片晶瑩的雪花,感受著冰晶在自己手中融化的感覺。

  雪開始越來越大了,貝裏好像恍惚間看到了遠處有一雙血紅的眼睛一掃而過,但等他揉揉眼睛再看的時候,卻什麽也沒有發現。

  “看來我也得休息了。”貝裏伸了一個懶腰。“不然恐怕我都要出現幻覺了呢。”

  他走進屋內關上了門,就這樣外面又再次變爲了一片純潔的白色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