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282章 我在后宫养崽崽(102)

  燕國這些年圍著那個皇位,朝政也是動蕩不安。

  不過就在上個月,終于決出了勝負,最後由嫡長子繼位。

  此時此刻,燕國的一切也是百廢待興,根本經不起消耗的,所以這次來,除了祝賀新帝上位,難免沒有休戰的意思。

  這次來的人裏,有那位新帝的親弟。

  這位皇子排行第五,據說出生時身體極弱,有高僧斷言需送出宮好生養著,才能破劫。

  帝後照做。

  這些年,他一直悄無聲息的,直到前段日子新帝受行刺,這才返回。

  也不知這些年他在哪學了一身好本領,這位才十五歲的皇子竟能同兄長一舉將朝堂穩住,結束了燕國好些年的朝局之亂。

  接待的任務就落到了蕭澤瑞頭上。

  畢竟同爲皇子王爺,好說話嘛~

  這是楚妩登基以來第一次委派他做正經事,蕭澤瑞卯足了勁想辦得漂漂亮亮,交上一份好答卷。

  然而這位燕國五皇子……有些不愛搭理人。

  他帶著面具,不曾露出真容,連話都是極少。

  蕭澤瑞搞不定的同時,總有種莫名的熟悉感,無論背影、聲音還是一些日常舉止裏的小細節。

  尤其。

  “燕國的人,那麽多藍眼睛的嗎?”蕭澤瑞撓撓頭。

  他記得他那個討厭的五皇弟的生母好似也是燕國來的,他們都有一雙藍色的眼睛,還都排行第五。

  按照國與國之間的邦交慣例。

  蕭澤瑞先賠這位皇子玩了好些天,最後才正式會正式帶到皇帝面前。

  -

  當夜。

  燈籠高挂,流觞曲水。

  燕國那位五皇子——如今的定王殿下坐在席下,握著酒盞的手輕輕搖晃。

  那手修長白皙,竟是無一處不完美,漫不經心的幾個動作,勾的在坐的未出閣女子們,芳心亂動。

  蕭澤瑞瞥了眼。

  這一幕,莫名的……更熟悉了。

  酒過半晌,燕國的使臣總算說明了來意:“我朝定王攜陛下的聖意前來,原與齊國陛下結兩國百年秦晉之好。”

  齊國的臣子面面相觑。

  楚·齊國陛下·妩安然坐穩,居高臨下的看下去。

  “哦?是怎麽個結法?”

  她的視線似不經意落在那位定王身上,瞬間,少年的腰背都挺直了,好像還帶著幾分緊繃。

  蕭澤瑞:呸,你這個色胚!

  不等使臣回話,面具少年就先一步搶答:“和親。”

  話音才落,蕭澤瑞這個憨批就第一個沖出來:“我願意!!我願意爲陛下盡綿薄之勞。”

  接著,他就看到定王瞥了他一眼,很嫌棄的樣子。

  “……”

  這個看不起人的模樣,更像了!

  “瑞王殿下誤會了。”定王身邊的使臣立即解釋,“我們這次帶來的和親人選是……是男子。”

  蕭澤瑞雙目瞪圓:“好哇!交好就交好,你們竟還想觊觎我朝陛下的美色?這偌大的後宮,沒一個位置是你的!”

  定王淡淡瞥了他一眼。

  意思很明確了:你說的不算。

  蕭澤瑞氣得心肝痛。

  底下的臣子們也都驚了驚,他們自家的公子准備好了,都還沒送到陛下後宮呢,就來了個燕國人想分一杯羹。

  這誰不氣啊!

  但從長遠意義上看,陛下無法生育,納個異族的男妃那就納吧,反正也不會混淆皇室血脈。

  而且送男人啊,丟臉的也不是他們。

  很快,有人出列道:“臣以爲,此事可行,封燕國的兒郎一個妃子之位……”

  “錯了。”牽著話音未落,面具少年便直接打斷,“我要的是王夫之位。”

  此言一出,四下嘩然。

  “這……”

  “荒唐!”

  “我燕國大好男兒無數,堂堂王夫之位,豈容他國來坐?”哼,要做也是他們的親兒子/親孫子來做才對!

  楚妩始終坐在高位,僅在開頭問了一句,隨後就不再出聲,只看著這群人爭執說話。

  她單手支著腦袋,還是慵懶隨意的模樣,根本不在乎自己在衆人眼裏的模樣。

  但如今她成了皇帝,哪怕自己沒有注意,卻在舉手投足間多了幾分氣勢,何況臣子都是不敢擡頭直視擡眼的。

  唯獨那位面具少年。

  目光灼灼的,一直注視著她。

  “哦?要當朕的王夫……”楚妩重複,唇角輕勾,眉眼和語調裏都帶了幾分玩味,“不知燕國和親的人選是……”

  定王:“我。”

  !!!

  衆人先是驚詫,又是無語,連同行的使臣一時間都有點擡不起頭來。

  畢竟定王作爲燕國皇帝的同胞弟弟,這身份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現在居然跑到別的國家要給一個女人做王夫,這實在有點說不過去。

  而且殿下,哪怕你再想,語氣裏也不要那麽得意可以嗎!

  齊國的大臣也懵逼了。

  女子爲帝竟然還有這個好處?

  蕭澤瑞:叫你色胚就算了,好哇,你居然還打著這個主意!看我回頭不套麻袋狠狠揍你一頓!

  楚妩居高臨下的望過去,隔著面具,跟蕭澤瑞四目交彙。

  “做王夫……你好看麽?”她說,“醜的不要。”

  齊國大臣:“……”

  陛下你拒接本朝兒郎的時候可不是這樣說的。

  少年立在那兒,他穿一襲神色的皇子袍,愈襯的身姿挺拔,茕茕獨立,似那天邊皎皎明月。

  只見他喉結滾了滾,再出口時,嗓音啞了不少,“好看的。”

  “我不信。”

  “真的。”少年語氣軟下,帶著三分的哄。

  楚妩稍擡下巴,整張明媚的臉暴露在燭火下,又顯得又那麽幾分的跋扈驕縱,“帶著面具,連臉都不敢露,又怎麽證明你是好看的?”

  少年眸色裏一抹溢彩流過,就聽自他喉嚨裏發出低低的笑,似珠落玉盤,好聽極了。

  “那我摘下?”

  楚妩的姿態更慵懶了,高高在上的好像一個施恩的女王,底下人的全部情緒都將由她來掌控。

  “摘吧。”她道。

  其余人:“……”

  聽這兩人說話怎麽總有種……在打情罵俏的錯覺?

  不對勁!

  非常不對勁!!

  而這些人沒有瞧見的是,兩人說話期間,楚妩身邊的那只雪團子早就三連下滾到了少年身邊,這位圍著他興奮的不停轉圈圈呢。

  少年望著高台,若羊脂美玉的指尖撫上冰冷的面具,所有人都不自覺屏住了呼吸。

  下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