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三五八章 瞌睡拜谢递枕人 识海命脉迎新客

  司馬安成顯然是想道妙處,不願再打攪段德,轉身回了自己那邊,大致的構思,段德准備采用,子母建制。

  也就是說若幹功能齊全的母艦,暫時想是准備建造三艘到五艘,以這些母艦爲依憑,散出以小隊爲建制的子艦,控制一片區域。

  具體操作事宜還得看段德,能不能在預定時間到來之前做完設想中的東西,若是浪費大量資源卻沒達到預期,將會非常被動。

  “哥!舍得休息了麽?”

  小雨回來帶著濃郁卻不刺鼻的馨香,段德自然知道她去了哪裏,這股子香味他不陌生,盯著彩光逼人的俏丫頭,段德心緒稍稍激動。

  小雨很是貼心的送上香吻,段德幾近迷失,手腳自然不老實,小雨在迷醉中驚醒,驚慌的止住段德不軌的大手。

  “哥,你是想做現場表演麽,我倒是不介意成就好事!”

  紅撲撲誘人的膚色,嗔怪的嬌俏表情,無不散出致命的誘惑,段德聞言一愣,瞬間驚醒,眼珠子不由得飄向她所在,無奈的放棄。

  “誰叫你越發讓我著迷呢?再說哥可還是饑渴難耐很久很久咯,不要再誘惑我,說不定我還真就有興趣給某人演示一遍什麽叫‘洞玄子三十六手’。”

  公孫雨整理著自己的羅裙,聞言擡起螓首,大眼連翻。

  “去,去,去你肯還得我也肯啊,我才不要在她注視下做些什麽,你更不要想!哼!我看你就是不安好心?要不要你去慰藉下她?我今天提的時候她好像沒有拒絕哦,只說不要願意與我一起,說我流口水!哼!這死丫頭!”

  越說她便越氣,便是連死丫頭都能喊出來,段德喜得見到小雨和她的關系加深,對于的小雨的說辭,他半點兒也沒有聽進去。

  “小雨,跟你商量點事?“

  小雨歪著頭,美眸帶著濃濃天真的笑意,半晌,才朱唇輕啓。

  “哥,打我嫁妝的注意?”

  段德遞出幾張上色的圖紙,臉上的笑意不減,他有把握從這小財迷身上摳出所有自己要,而她又有的東西。

  “自己選一個,哥考慮給你單獨配置一艘,另外,你現在的所出的任何材料,都可以先去呂潘那裏記錄,和炎黃其余成員一樣,事後可得三倍以上回報。”

  小雨著迷的盯著圖紙上的一艘艘奇形戰艦,她都想要!段德所說她歪頭想了想,忽然她似乎想到什麽,得意的笑容爬滿俏臉。

  “可以啊,哥哥,另外我還提供給你個人一個消息,不過現在不能說,關于那玩意的。”

  小雨轉頭朝那破煉器爐努了努嘴,本就被段德吻得稍顯紅腫的蜜唇,這時候努出來格外誘人,段德心有所思,瞬間便猜到出處。

  心中大喜,毫不猶豫車過來繼續未完之事,只不過只償紅唇,不做她想,也不知道過去多久,反正小雨幾乎沒了掙紮的力氣,軟在段德懷中,段德才罷休。

  “哥~~~好奇怪的感覺,渾身無力。”

  懷中的小雨豔光照人,段德爆棚的滿足感自豪感驅除所有其他心思,恨不能只擁著她直至永遠,當然瑩瑩不能放過,鍋裏的碗裏的全都得是段爺的!

  小雨忽然說煉器爐有了著落,段德如何不知道是她提供的線索?她能看上眼的能差得了麽?看來機緣這東西真是說不清,道不明啊。

  “哥,不要高興得太早,她說她也不能拿動那個‘鼎’她說的就是鼎,不是煉器爐!全都要看你自己是否能夠拿回來。”

  段德心中喜意稍稍減去一些,果然她看中的不會簡單,不過麽既然如此,不管是有沒有這個福分,他自己還是很滿足的,這種級別的大能,修者界能說上話的僅有他們兩個而已。

  機會給他了便是人情,拿不拿得到那邊是自己的事。

  “無事,以前煉丹,煉器不分家,都是叫鼎的,她能提供線索,便已經足夠,等外邊稍平,我們一起去找便是,拿不拿得回來,看天意,我僅僅盡人意便行。”

  小雨稍稍恢複,確實不願意從段德懷裏起身,雖然姿勢有些怪異,不那麽舒坦,心裏卻是喝了蜜一般的甜蜜。

  “哥,今天不要再研究咯,陪我睡覺好不好?我都這麽大功勞,需要獎賞!”

  這要求不過分,段德也知道自己是忽略了她的感受,沒有理由拒絕,不用說,一晚上?哦不,小雨回來的時候貌似才下午,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

  段德也不記得自己清理過她多少次的口水,更是想不明白,爲何一個合體期的漂亮姑娘能在睡覺的時候,流如此海量的口水出來。

  三個月!是的,從晃金爭鬥開始到現在,竟然已經三個月之久!

  沩水河堤兩岸,蹲著不下兩千人的垂釣愛好者,一個個愁眉苦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沒釣上來魚啊,還是有別的事煩憂。

  還是那個長椅上,段德坐在一端,滿臉的緊張戒備中間是小雨,最那邊麽,便是那個禍世的容顔,竟然與小雨一樣,一人拿著根魚竿,也不知道在釣魚啊,還是在聊天。

  反正段德都不喜歡,時刻得防備自己出醜,那滋味,便是如坐針氈也不及這萬一,他沒有釣魚,全身心抵擋那無窮魅惑的嗓音,莫說去欣賞。

  “蠻子,爲何不與吾言說?”

  好死不死這貨一點自覺都沒有,竟然還點明要問清楚段德爲何不理她!

  “仙子姐姐!你們倆聊便是,不要扯上我,我就是個俗人,你那魅力我抵擋不住啊,小雨,你給好好說道說道。”

  段德很沒出息的求助小雨,聲音中的恐懼不似作假,是真的怕,一個不好她生氣,眨巴眨巴那雙眼眸,段德好不容易留著的小命怕是瞬間就沒,還是救不回來那種。

  “哥,你太沒出息了!管她是誰!按倒再說啊!”

  小雨笑得賊開心,不但不幫,還在一邊啜竄!那邊的仙子姐姐貌似對這事情一點反感都沒有,淺笑溫和,只把河邊垂柳笑得焉不辣幾。

  段德冷汗夾背,翻手扯著後背黏上的衣服,直呼這天兒真是熱乎,夏天的六都溫度卻是如那邊的家鄉,可對于寒暑不侵的修士來說,沒得感覺。

  段德虛汗就沒有停過,掃視一眼兩岸,這群家夥絕對是見不到自己一張椅子上的風景!

  “那個,仙子姐姐,你能不能有點超級大能的覺悟?我這妹妹當真要不得!你別聽她胡說八道。”

  “咯咯~~~”

  “咯咯~~~”

  笑聲了連在一起,段德卻是笑不出來,這是第幾天受罪了我這?小雨這家夥等著爲夫晚上收拾你!心中案案發著狠,卻不想便是他的心裏所思也逃不過人家修爲太過。

  “小雨,你哥哥說晚上回去要好好收拾你,我會盯著的,看看你到底與蠻子如何擦出火花來?”

  時間久了,她的說話方式轉變很快,經年不與人交流,只能保持以前的方式,交流多了自然而然會隨著適應。

  小雨聞言也是不怒,嘿嘿嬉笑著翻身躺在仙子姐姐修長雪嫩的腿上。

  “姐姐莫非羨慕嫉妒恨?我哥強得一塌糊塗!嗯!他自己說的!我尚且懷疑中!要不,姐姐一同過來可好?”

  段德頓時心髒充血外帶堵塞嚴重,白眼一翻,昏迷過去,這兩個女人在這裏,他還活不活?

  “呵呵呵~~~妮子也不知羞,你看把你哥弄昏過去。”

  “哪裏啊姐姐,這貨美著呢,哼哼!”

  小雨探出白嫩玉足,狠踹段德挺屍的軀體幾腳,段德很是光棍,聽不下去那便做自我麻痹呗,意識收回元神中,也不管外邊二女拿他開心。

  悲催的是,修爲決定命運,便是他自閉躲進識海,也逃不過去某人過于強悍的修爲。

  “蠻子意識歸于元神,小雨,怎麽解決此事?”

  小雨小嘴一扁,轉而嬉笑道。

  “姐姐,我帶你參觀去?他的識海似乎不停尋常哦!”

  “如此是否有些過?”

  “姐姐!這都是何年月?你見過如此多的世事,可曾有去他人識海逛過的經曆?”

  “不曾有,莫非小雨進去過?”

  以她所知,即是修士,識海,本命之地也,怎可輕易讓人進入?生性淡泊的她還真就沒有進去過他人識海。

  “嘿嘿~~~,哥哥的識海對我是不設防的,我都玩遍了好多次,只是一段時間不見,他准能變幻出別的,每次進去都不重複!”

  段德此時真是一臉郁悶的盤膝坐在道井邊,不想擡頭一瞧,二女元神竟然攜手闖進自己識海,額,問題是自己竟然毫無感覺!

  “遠古構築?”

  仙子姐姐入得段德識海,頓時嬌呼,識海中段德元神頓時一陣神魂顛倒,小雨熟悉萬分,一眼便見到段德醜樣,笑意頓時濃郁,暗道還是這個姐姐厲害!

  “姐姐,什麽叫做遠古構築?”

  仙子姐姐細細打量段德識海所有,道井,擎天柱,道陽!這一切竟然能出現在現在如今的修者界?當真是不可思議!

  “這種構築神識的法門就是在我的記憶中也是模糊,非常久遠,可追溯到混沌開天之時,這,不是天地間生靈的神識構造,而是混沌元神的構造法門,早已失傳!。”

  小雨一怔,他是見識過哥哥的元神發威,的確是很厲害,可也不及這便宜姐姐所說那般玄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