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三十三章:黃雀在後?

  見王超已經進入到霧峽的範圍了,林蒙趕緊從自己衣衫一角扯了一塊布下來蒙住了臉!這樣有安全感多了,隨即也駕馭著千紙鶴一頭撞了進去!

  後面跟著的王聰和猛男劉兄見林蒙已經進了霧峽,猛男劉兄從腰間的儲物袋裏拿出了兩張蒙面的面巾,甩了一張給王聰,“戴上,我們也進去!”

  他們的行動是蓄謀已久的,可不像林蒙要揍王超那般是臨時起意的,准備十分充足,在劉兄儲物袋裏還有一個黑麻袋,他們最好的想法就是用黑麻袋套住林蒙後暴揍一頓,林蒙連他們的面都見不著是最好的!

  對于霧峽,林蒙已經相對熟悉了,雖然看不真切前面的人具體的樣子,但是他是從一開始就跟著的,自然知道是王超,爲避免跟丟,還特意加了一下速度,離得近一點,畢竟在霧峽,王超的感知應該被壓低了,不是那麽容易發現他!

  林蒙後面的王聰二人見林蒙猛的一加速,自然也跟著加速了,他們只能看到林蒙,看不到林蒙前面的王超。

  “劉兄,我們什麽時候動手?”

  “稍等一下,就要到霧峽的中間地帶了,那裏雲霧最是濃重,而且出霧峽也有一段距離,這樣我們即使被他發現了,也有機會攔住他!”

  王聰見劉兄將一切都已經想好了,便點了點頭,“行,一切聽劉兄的!”

  見霧峽中間的雲霧已經快要到達頂峰了,林蒙的身影已經快看不見了,劉兄從儲物袋中拿出了一人大小的黑色麻袋,“准備動手!”

  “好嘞!”

  “臥槽!這小子人呢?劉猛!林蒙不見了!”王聰情急之下將猛男劉兄的名字都叫了出來!

  劉猛臉色一沈,“我看見了,我們找找,他應該就在附近!”

  就在王聰劉猛要對林蒙動手的時候,林蒙也找到了對王超動手的機會,所以就駕馭著千紙鶴猛的一個向下俯沖加速,就讓後面的劉猛和王聰失去了他的蹤迹!

  林蒙找到的機會不是別的,而是因爲王超在前面飛著飛著,不僅減速了,而且飛低了,離得地面比較近!這是王超的習慣,飛高了,免得碰上內門外門的師兄,他又不喜歡打招呼!所以索性就飛得低一點,還能看清地上的路!

  林蒙見王超飛得離地面這麽近,最後的顧慮都消失了,這下不怕你摔死了,于是就駕馭著千紙鶴沖了上去!

  林蒙一邊給千紙鶴加速,一邊對准了王超的飛毯,嘴裏還慌亂的大叫著:“讓開,快讓開!要撞上了!”得找個理由動手!

  王超聞言轉頭一看,就見著一個蒙面的灰衫弟子駕馭著千紙鶴向他撞了過來,來不及躲閃了,“臥槽!林蒙你想幹嘛?”

  林蒙一愣!認出我來了?不管了,給我下去吧!

  砰!

  “啊!”

  千紙鶴和飛毯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站在飛毯上的王超摔到了地上,他的飛毯失去了控制也落到了地上,林蒙早有准備,自己從千紙鶴上跳了下來!倒是沒事!

  林蒙先是將自己的千紙鶴給收了起來,看了一眼,可別撞壞了!

  千紙鶴沒啥事,就滿臉獰笑的朝王超走了過去,“小子,老子叫你讓開,你沒聽見嗎?居然還敢撞上來,是不是找死呀!”

  林蒙或許都忘了他的臉上蒙著一塊灰布,這裏又有不少雲霧彌漫,他臉上的獰笑王超根本看不清楚!

  王超從地上爬起來,“林蒙,你想幹什麽?別以爲蒙著一塊布我就不知道是你了?”

  林蒙心想,臥槽,你還真認出我來了,嘴上可死不承認,“你在說什麽我聽不懂,我只知道你撞了我,我要狠狠揍你一頓!”

  王超急了,“林蒙,你可別亂來呀!你穿的就是和我一樣的灰衫,又駕馭的千紙鶴,你揍了我是跑不掉的!”

  林蒙停住了步伐,這小子狂是狂,確實是有腦子呀!想不到我就這樣暴露了,還要不要揍他呢?

  “我告訴你並不是我怕你,再過幾天,我能把你揍得你媽都不認識,所以最好別惹我!”

  林蒙才在考慮要不要放棄,不揍王超了,畢竟被認了出來,結果聽到王超的話,頓時就忍不了了,“你可別亂說,你難道不知道我葉真也是騎的千紙鶴嗎?還敢汙蔑我英明神武的林蒙大哥!給我死!”

  林蒙說著,一拳就朝著王超的臉上呼了過去!

  王超才從天上摔下來,還有一點暈乎,雖然做好了准備,歪頭躲了過去,但是臉頰還是被林蒙的拳頭給擦了一下,頓時就感覺火辣辣的!

  王超滿臉的不可思議,“你居然敢打我!”

  林蒙輕笑一聲,“你敢汙蔑我葉真的大哥,我不打你打誰,而且你還擋住我葉真的路,害得我葉真從天上掉了下來!”

  林蒙說話間,拳頭也沒有停,一直在往王超臉上招呼,王超很明顯練過拳腳功夫的,林蒙打著打著發現有點打不過了!

  王超蔑笑道:“林蒙,想不到吧!除了劍,我也是練過拳腳的,就你這點三腳貓功夫,要不是我一開始著了你的道,你還想打中我?”

  不行呀!這第一次揍人就碰到了硬骨頭!林蒙心中一發狠,強忍王超朝他胸膛的一拳,整個人就撲向了王超!

  林蒙把王超撲倒在地後,王超想起林蒙的所作所爲,我還沒有找你麻煩呢,你還敢來找我!

  起先不管是林蒙還是王超,他們都沒有用靈氣,可是現在王超心中的火已經被林蒙給激起來了,下一拳拳頭上附帶有淡淡的靈氣波動,這一拳林蒙要是挨實了,瞬間就會失去戰鬥力!

  只是王超的這一拳卻是被林蒙附有淡淡綠色靈氣的拳頭給擋住了,隨後王超的幾次進攻都被林蒙一一攔截住!

  不一會,兩個人由在地上糾纏打鬥就變成了林蒙將王超壓在地上暴揍!

  王超整個人面部朝下,他的兩只手背在腰上被林蒙用膝蓋壓著,而林蒙的左手就按住王超的肩膀,不管是膝蓋還是左手都有綠色的靈氣波動,讓王超掙紮不起來,林蒙的右手就在暴揍著王超!

  “林蒙!你特麽放開我,再來打呀!”

  林蒙一拳就打在了王超臉上,“叫誰林蒙呀!我是葉真!”

  “你特麽是白癡嗎,你的面巾都掉了!”

  “哦!不好意思!”林蒙將落在兩人身邊的面巾撿了起來戴上,又是一拳往王超的臉招呼了過去!“你叫誰白癡呢?”

  “啊!”王超覺得自己都快要哭了,第一次被其他人這樣暴揍,原來都是他揍別人的!

  林蒙見王超不說話,右手作勢又要打下去,“誰是白癡問你呢?”

  王超是真不想挨拳頭了,現在他的兩眼圈和鼻子都火辣辣的痛,“我,是我總行了吧!林蒙!”

  林蒙聞言笑了,“呵!你小子!叫誰林蒙呢?我是葉真!聽明白了嗎?我是葉真!”

  林蒙說話間又是兩拳落到了王超的身上,只是沒有再打王超的臉了,而是打的王超的軟肋,這個地方打起來超疼的!

  果然,王超哇哇大叫兩聲,“葉真,葉真!我錯了!別打了!”

  “哪裏錯了?”

  王超小聲的說道,“我不該亂說你和花爺釣魚執法的事。”

  “誰?和花老頭釣魚執法的可不是我葉真,是林蒙!打你的才是我葉真!”

  王超見林蒙的拳頭又舉了起來,趕緊說道,“對對!釣魚執法的是林蒙,打我的是葉真!”

  林蒙見王超認慫了就不再出手了,果然小孩子做錯了事,揍一頓就好了!

  林蒙將王超松開,“好了,既然你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我葉真也不會揍你了!我走了!”

  等林蒙把王超揍完之後,心裏還是有些發虛的,所以放開王超之後,就駕馭著千紙鶴趕緊離開了!先逃離作案現場!

  王超看著林蒙走了,終于忍不住哭了出來!

  這十二年裏,他第一次被其他人給揍得這麽慘!而且揍他的還是他討厭的林蒙,額!剛剛那個到底是林蒙還是葉真?不管了,等我將屬性靈氣都轉化完,都揍一頓就好了,那個葉真在入門考核時居然敢和我並列!也不是什麽好東西!

  雖然王超被揍哭了,但是他並不覺得自己比林蒙弱,林蒙只不過是因爲先轉化完靈氣的緣故才能壓制住他,所以他抹掉了眼淚,決定回去就開始閉關,不將屬性靈氣轉化完,不出關!

  林蒙逃離作案現場後,見自己身上到處都是泥土,便想著還是低空飛行吧!被看到了還是不好,他回想剛才的戰鬥,沒有學過拳腳功夫的他,還是將王超撲倒在地,用拳頭將無形劍用出來才打過!

  現在被王超拳頭打中的胸膛還火辣辣的!

  林蒙趕路間覺得熟悉的窺視感又出現了,是那兩個人,怎麽還在這裏,而且又跟在我身後?

  這個時候突然發現後面那兩個人中的一個駕馭著飛毯加速,很快就到了林蒙的前面!

  林蒙的面巾早已經取了下來,可是他注意到前面那個壯漢和後面那個瘦子都戴著黑色面巾!林蒙將千紙鶴停了下來,那兩個人也一前一後停了下來,只是隱隱的斷了林蒙的退路!

  來著不善!

  林蒙一拱手,“不知道兩位師兄攔住師弟有何事?”

  劉猛嘿嘿一笑,“林蒙,你可讓我們好找呀!看來你這駕馭飛行符器的技術不過關呀!把你給摔成了這樣!”

  林蒙輕笑一聲,這人居然認爲我身上的泥土都是自己摔的!嗯!好像沒說錯,是自己主動摔的!

  “師兄有事直說吧!”

  “沒什麽大事,就是有人看你不順眼,讓我二人幫忙揍你一頓罷了?”

  林蒙心想是王超嗎?不應該,他肯定是沒這麽快的!而且這兩個人從下課後就開始跟著他了,又選在霧峽裏動手,很明顯是蓄謀已久的!

  “師弟有個問題還請師兄解答一下?”

  劉猛大手一揮,極爲的豪爽道,“哪位師兄是不會告訴你的,只能說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林蒙微微一笑,是位師兄要對付我呀,“師弟想問的是,在這霧峽,師兄是怎麽找到師弟的?”

  王聰聽到林蒙和劉猛的對話,不知道爲什麽感覺有些不妙,“劉兄,還是速戰速決吧!以免夜長夢多!”

  劉猛剛想回答就看見林蒙駕馭著千紙鶴滿臉寒意的沖了過來,他只隱約從林蒙的嘴中聽見“春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