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三十章:煉氣期與築基期

  林蒙聽到花爺的話後呆了,我沒事?花爺沒有聽到我說話嗎?

  林蒙偷偷的看了一眼穿著花衣裳的老頭,只見花老頭的這一身花衣裳還是以牡丹花爲主,其他各種花爲輔,只是整體的顔色是黃色!是那個花老頭呀!

  林蒙不解,但也樂意!能坐著誰會去站著呢!再說了他可是剛修煉完的,哪有那精力去罰站呢!

  然後林蒙給了後面站著的葉真一個眼神,“我就不陪你了,慢慢站著吧!”

  也不管葉真能不能看懂!

  葉真見等了半天只是自己被罰站了,那個主犯屁事都沒有,這時候是真的委屈了!花老頭你這也太偏見了吧!

  存在疑惑的不僅是葉真,學堂裏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裏的其他一百多的弟子也是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林蒙不會是和花爺串通好的吧!不然他怎麽敢遲到,遲到後還白癡般的到處找人說話!然後花爺還不懲罰主犯,只是殺了只雞!

  一位聰明的小朋友得出了一個結論:林蒙是托!

  這特麽是釣魚執法!

  “事實上萬年前的修仙者體系與現在體系其實差別並不大,我說的是修煉境界差別不大,但是修仙的性質卻是不同!”

  “你們可知萬年前,修仙者將修仙的第一重境界稱爲什麽?”

  對于花爺的問題沒有一個人回答,因爲……

  “沒錯,萬年前的修仙者的第一重境界叫做煉氣期!並不是現在的養氣境!”

  花爺是喜歡自問自答的。

  “那爲什麽萬年前是叫做煉氣期呢?”

  “因爲萬年前,天地還未大變,天地靈氣是十分狂暴的,要成爲修仙者,除了擁有靈根之外,還需要修仙者擁有大毅力,將狂暴的天地靈氣化爲己用,只有煉化了第一縷靈氣並且停留在丹田裏,才能稱得上煉氣期修士!”

  “但能成功的煉化靈氣的人並不多,很多擁有靈根的人都死在了這一道坎上!”

  “所以當時的修仙者都可以說是在行逆天之舉,因爲靈氣是地元界的根本,某一處地域的靈氣被修仙者大量煉化了,這片地域的土地缺少靈氣,就會幹涸,無法孕育生機!”

  “爲了限制修仙者的數量,靈氣除開孕育土地萬物之外,對人來說就顯得狂暴!”

  “可是成爲修仙者就成爲了人上人,壽命大增,所以還是不斷有人吸收靈氣煉化!對這些大量煉化靈氣的人,又出現了第二道坎!”

  “築基!”

  “呼……呵……”

  衆人原本被花爺的故事所吸引住,可誰知道居然有人打起來了呼噜!一眼看過去,還是林蒙!

  林蒙原本聽到花爺說到煉氣期,是打足了精神聽講的,可是他昨天夜裏可是練了三個時辰的劍,又吃著樹葉接連著修煉了四五個時辰的《煉氣決之食木篇》,身體精神都極爲的疲憊!

  所以他在花爺講到靈氣對地域的影響的時候就睡著了。

  “呼……呵……”

  衆人都對林蒙表現給嚇住了,他們都十分好奇這樣花爺還會讓林蒙坐在那裏好好上課嗎?

  葉真更是興奮得想跳起來,林蒙大哥,到後邊來陪我吧!

  所有人都在等著花爺的反應,花爺咳嗽了兩聲,心裏也是無奈!

  林蒙的狀態他看都不用看就知道了,養氣三重後期,靈氣已經全部轉化成木之靈氣了,雖然不知道爲什麽林蒙轉換靈氣如此之快,但是想必付出了對應的努力,林蒙現在的狀態很明顯就是剛剛修煉完後的樣子,所以他才會在看到林蒙遲到後,直接就讓他回了坐!

  要知道前兩年,敢遲到的人,墳頭樹都長起來了!

  于是他在看到林蒙在他的課上到處搭話,他沒管,反而殺了葉真這只雞來警告一下林蒙,讓他收斂點!

  可現在你這個樣子讓我怎麽辦?花爺滿臉的爲難!

  “額,我講課好像不是特別的有趣,所以之前和林蒙同學溝通了一下,讓他幫忙打個拍子,助助興!”

  林戰原本想叫醒林蒙的,結果卻看到了花爺要吃人的目光,就把伸了一半的手收了回來!反正你也沒事,我不管了!

  “好了,有林蒙同學助興,想必你們可以聽得更加認真了,繼續講課!”

  葉真在後面聽見花爺的話,真想跳起來反抗,可是他不敢,只能獨自一個人委屈。

  至于花爺的操作在某一個人眼裏則更加確信了一件事,林蒙鐵定是花老頭請來的托,這都在上課睡覺了,花老頭都還縱容!

  不!不是睡覺!他還在釣魚!

  想到這一點的某個人看向林蒙和花老頭的目光就變的格外的警惕,可不能當做魚被他們給釣住了,沒見還有個倒黴孩子在後面站著嗎?

  “咳咳!築基期對應現在的凝液境!築基是對修仙者的一次巨大提升,從煉氣到築基,那就是生命層次的一種飛躍!”

  “呼……呵……”

  除開花爺講課的聲音外,其中還混雜了什麽奇怪的聲音!

  “一般而言,煉氣期的修仙者因爲跨入煉氣這道門檻會讓身體的經脈血肉受到損傷,所以煉氣期修仙者雖然擁有超越凡人的力量,但是壽命還不如普通人,能活到七十歲就算是高壽了!”

  “但是進入築基期後則不同,築基的過程中不僅會讓你之前受的傷痊愈,而且壽命可達二百,真正的實現了生命層次的飛躍,從此就算仙凡有別了!”

  “呼……呵……”

  “只是能成功築基的人更是少,十裏存一,十個煉氣期九重的修仙者只有一個人能夠成功,這還是在有築基丹的幫助下的結果,當時可以不借助築基丹築基的無一不是天才,他們每一個人都是金丹候補!”

  “所以在萬年前,在一個宗門,築基期的修仙者就已經是門派的中流砥柱了!當然現在的凝液境修仙者也不差,但是物以稀爲貴的道理都懂吧!”

  “至于築基期之後的境界就和現在差不多了,金丹,元嬰,化神,法相!就算有些小的差別也不大,更何況你們能不能達到後面的幾個境界,還真不好說,你們這批人,金丹應該能出十幾個人,元嬰就得看運氣了,至于化神和法相嘛,啧啧,最好還是想都不要想了!”

  花爺說完自個就笑了起來,在衆多弟子眼中,花爺的笑就是嘲笑,這讓他們一群血氣方剛的少年怎麽忍得住,都暗暗的憋了一口氣,相信自己可以修行到元嬰化神,狠狠的打花爺的臉!

  現在也沒人注意林蒙的呼噜聲了,大家都被花爺說的吸引住了!

  “元嬰可成!化神可期!”

  花爺聞言看向了學堂裏的一個角落,學堂裏很多人也都看了過去,是何厲!有人認出來了那個狼一樣的少年!

  花爺滿臉笑著問道,“你在說什麽?”

  何厲站了起來,“我說我元嬰可成,化神可期!”

  花爺鼓了一下掌,笑容更盛了,“不錯,勇氣可嘉!上課講話,站後面去吧!”

  何厲沒有半分猶豫就站到了學堂的最後面,葉真見自己有伴了就悄悄得往何厲那邊挪了幾步!

  花爺見到也沒說什麽,只是想著這一屆倒是有幾個有意思的家夥!

  葉真湊到何厲的旁邊小聲問道:“喂!何厲!你爲什麽要說話呢?”

  葉真對何厲的印象可是比較深的,要知道這可是在入門考核時吐血超過他的狠人呀!

  何厲見葉真主動找自己說話,意外的看了一眼葉真,然後說道:“我覺得我可以做到就說了,有什麽問題嗎?”

  “這裏的絕大部分人都覺得自己可以做到,他們就沒說!”

  “那是因爲他們都沒信心,表面上看著很厲害,實際上真正有信心的沒幾個,估計你也不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成爲元嬰真君吧!”

  你鄙視我就鄙視我,還用懷疑的眼神看我幹嘛,葉真被何厲的話都要噎出血了,“冒昧的問一句,你是不是沒什麽朋友?”

  何厲眉毛一挑,“你調查我?我告訴你,最好別惹我!能抗住我揍的人可不多,你這小身板我可以打九個!”

  葉真翻了一下白眼,你這麽說話能有朋友才怪呢!但是葉真對何厲的話倒是産生了興趣!

  “那這裏有你打不過的嗎?”

  何厲認真的看了一眼學堂,“有!”

  “誰?”

  何厲滿臉認真道,“花老師,估計能打一百個我!”

  葉真呆住了,說半天你就這樣消遣我,“除了花老頭呢?還有誰能和你打一打?”

  何厲又認真的看了一下,“那個打瞌睡的,我看不透他,只是覺得他很危險?”

  是林蒙呀!葉真繼續問道“你怎麽知道他危險?”

  “直覺!”

  切,葉真對于何厲的話滿是懷疑,你要是女人我還信一下你的直覺!

  “你的直覺哪來的?”

  何厲看了一眼葉真,不再說話,你是白癡嗎?問這種問題!

  葉真被何厲的眼神看得有些發毛,讪讪笑了兩下也不再說話了,就在何厲邊上站著聽花老頭講課了!

  對于葉真和何厲兩個問題兒童,花爺也懶得管了,沒看見這裏還有一個人在打瞌睡嗎?

  “因爲那個時期的環境導致了當時的修仙者逆天而行,所以那個時候的修煉資源是非常之寶貴的,爲什麽呢?因爲它可以讓修仙者無視狂暴的靈氣快速修煉!”

  “但是修煉資源肯定是不夠修仙者分的,修煉資源不單單是指能提升修爲的靈藥,還有好的靈器,法器!所以那個時期奪寶殺人是常事,你今天得到一件寶物的事情傳了出去,不用等到明天,晚上就有大批的修仙者來爭奪!”

  “所以那個時候的修仙界是格外的混亂,充滿了血腥和殺戮!”

  “我給你們講這麽多萬年前修仙者的事情是想要告訴你們,珍惜現在的修仙環境,好好修煉,修仙界雖然不像萬年前一般亂,但是爲了一些寶物,還是有很多人铤而走險的,只要不被發現,許多修仙者都可以幹出殺人奪寶的事情的!”

  “呼……呵……”

  花爺在繼續講著課,林蒙也在繼續打著瞌睡,只是在他的耳邊還是有花爺的講課內容傳入,而他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全部都記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