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五十五章:退後!我要開始裝逼了!

  因爲上一場比試的緣故,這一場的比試,大多數人看著都有點不認真,當然,這也和林戰迅速的解決掉對手有關,林戰喜歡大開大合的劍法,配合林戰相當魁梧的體型,他的每一劍都頗具威力,那人的修爲又沒有林戰高!

  全方位的壓制,讓對面養氣三重後期的人只能一劍又一劍的接下了林戰的劍,其結果就是,在十幾劍後,那人的雙手便被震得虎口破碎,鮮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拿不住劍後便認輸了!

  “丁字組,林戰勝!”

  “戊字木牌兩人上場比試!”

  在內門師兄的吼叫聲中,一些弟子才回過神來,繼續看比試,至于小樹林葉真和吳風華的事,和他們有關系嗎?

  戊字二人,一人是上一輪和王超他們合作的另外一個養氣四重初期的人,叫做趙雯雯,身材雖然沒有吳風華高挑,但是她最吸引人是那兩條大長腿,林蒙記得她在入門考核時排名第六!後來被趙雅收做了劍童!

  趙雅是符修,趙雯雯做了她的劍童,所以趙雯雯學習的也是符道,比試是可以帶自己煉制的符的,所以只是一會的功夫,對面那人便硬生生的被趙雯雯用符給打死了!

  一張符紙的價格並不低,而且還得配有相應的妖獸血和好的符筆,所以對面那人說是被趙雯雯用錢給砸死的更加的合適!

  “戊字組,趙雯雯勝!”

  “下一組,子字兩人上台比試!”

  子字兩人都是上一輪王超那邊的,兩個都是養氣三重後期的修爲,在擂台上那叫打得一個焦灼!

  半柱香後,兩個人的靈氣都消耗殆盡了,其中一個叫做張超然的木屬性靈根者取得了勝利,因爲木屬性的緣故,他的恢複稍微比對面快了那麽一點點!

  “子字組,張超然勝!”

  “下一組,醜字兩人上台比試!”

  林蒙上台後,頗感無奈的望著對面的李一飛,“我就說你抽了木牌就不見了!原來在這兒等我呢!”

  李一飛笑著說道:“我抽了木牌之後是收到了消息,才離去一會,我剛回來不久,所以並不知道你和我都是醜字!”

  下面有人看到林蒙兩個人在說話,半天都沒開打,一個灰衫劍童忍不住低估道,“不知道爲什麽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旁邊一人聽見了,好奇的問道:“什麽預感,你的預感好像都挺靈驗的!只不過都是壞的靈好的不靈!就典型的烏鴉嘴!”

  烏鴉嘴兄弟繼續說道:“我有預感,這次這個林蒙又可以輕松取勝!就像他之前幾輪一樣,要不一劍解決對手,要麽都不用自己怎麽出手!”

  “現在畢竟都是前十的名次爭奪了,你還以爲他的對手像之前的那兩個人一樣呀,我估計,再怎麽也得打個十幾招,他才能獲勝!”

  烏鴉嘴兄弟說道:“我也只是看這兩個人聊得起勁,瞎說的!”

  “先別說話了,你看,林蒙對面那人要幹嘛?”

  擂台上,李一飛笑著和林蒙說道“可惜我的天賦不行,到現在爲止也只有養氣三重後期的修爲,多半是打不過你的,還記得我前面說的話嗎?”

  林蒙問道:“什麽話?”

  “我說過以後能幫你的都會幫你!”李一飛說完就轉頭對著裁判師兄舉了一下手!

  在裁判師兄宣布比試開始後,就會退出傳道台將位置留給比試的兩人,所以裁判師兄在看到李一飛舉手後就一個縱身來到了李一飛林蒙二人跟前!

  “什麽事?”

  李一飛笑著說道:“我的實力打不過林師兄,所以我認輸!”

  裁判師兄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林蒙一眼,養氣四重後期打養氣三重後期,確實很難獲勝,但還是問了一下,“你確定?都不打一下嘛?”

  “不用了!”

  裁判師兄聞言點了點頭,隨即大聲宣布道:“醜字二人組,林蒙勝!”

  “下一組,寅字二人組上台准備!”

  嘩!

  衆多新入門的劍童都開始鬧騰了起來,“有沒有搞錯!這林蒙運氣就這麽好嗎?幾乎沒費什麽力就進入前十了?”

  而烏鴉嘴兄弟那邊,他的同伴也是滿臉複雜的看著他:“要不,你以後也給我奶一下?”

  烏鴉嘴嘴角抽了抽,“滾開!我要先奶自己!”

  ……

  對于其他的聲音,林蒙絲毫不在乎,和李一飛一起走下了台!

  寅字二人組的比賽也是很焦灼的,兩人都是養氣三重後期的,一個人是上一輪比試王超他們那邊的,另外一個則是吳風華這邊還幸存著的二人之一!

  最終的結果是吳風華這邊這位重傷,對面那位被判定了死亡,所以吳風華這邊的贏了,因爲上一輪被追殺的氣,這一輪他是打得格外的賣力!

  “寅字組,袁樹豪勝!”

  “下一組,卯字二人上台比試!”

  張穎聞言和林蒙他們打了一個招呼就出去了,她的對手是吳風華那邊剩下的一個養氣三重後期的人,主要學習的也是符道,本來符道的人應該都准備了不少的符用于比試的,但上一輪他們被王超等人打得太慘了,他身上的符已經所剩無幾了,當然吳風華幾人能堅持到林蒙他們的到來,他也是出了大力氣的!

  但這絲毫不影響張穎十幾劍將他剩下的符全部斬碎將他打下擂台!

  “卯字組,張穎勝!”

  “下一組,辰字二人上場比試!”

  甲乙丙丁戊,子醜寅卯辰十組人員,這已經是最後一組了,比試完,那就決出這次入門小比的前十了!

  所以大家這個時候都精神了起來!

  辰字二人組,一個是養氣四重初期的莫再說,另外一個則是他們二十人當中最後的那個養氣三重後期,修爲的差距,讓莫再說很快便取得了勝利!

  “辰字組,莫再說勝!”

  還不到一天的時間,在林蒙他們入門一個月後的入門小比就這樣決出了前十!

  前十名的角逐結束了,內門師兄退去,又到了掌教裝逼,哦!不,說教的時間了!

  “前十者,分別爲甲字錢多,乙字王超,丙字葉真,丁字林戰,戊字趙雯雯,子字張超然,醜字林蒙,寅字袁樹豪,卯字張穎,辰字莫再說!”

  “而這十個人如何決出具體的排名呢?很簡單,甲乙丙丁戊對戰子醜寅卯辰!不要誤會,不是團體戰了,甲字對戰子字,乙字對戰醜字,這般對戰法!”

  “想必你們都聽明白了吧!”

  林蒙他們都答道:“明白!”

  “那好,周正龍!你繼續來住持吧!”

  “是!”

  周正龍就是救下何厲和錢多的那位內門師兄,前二十的比試都是他在住持,這樣看來,他就是主裁判了!

  “第一戰,甲字錢多對子字張超然!”

  張超然不過養氣三重後期的修爲,哪裏敵得過養氣五重中期的錢多,能挺過兩道火焰斬就不錯了,張超然很明顯知道這一點,在周正龍宣布開始後,他就不斷的向後退拉開和錢多的距離!

  通過和何厲和錢多的一戰,張超然已經知道了錢多的火焰斬的有效攻擊範圍內是三丈,只要張超然能退到三丈之外,那麽就有機會和錢多拼消耗!

  “張超然要敗了!”

  林蒙正看著擂台上的比賽,眼見著張超然要跑到三丈外了,結果耳邊傳來了說話聲,林蒙頭也不回的說道:“養氣五重了!恭喜!”

  林戰張穎他們也祝賀道!

  倒是葉真,因爲被吳風華追殺的原因,現在都還沒回來,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回來參加比試!

  “甲字錢多對子字張超然,錢多勝!”

  在幾個人說話間的時候,錢多那道對付何厲的火焰斬就劈到了張超然的頭上!

  雖然被周正龍給救了下來,但是很明顯,他也輸掉了比試!

  “乙字王超對戰醜字林蒙,兩人上場比試!”

  林蒙聞言便也一個縱身跳到了傳道台上,這次終于要認真的嗎?

  “葉真呢?”

  在林蒙上台後,何厲還是沒有發現葉真的蹤迹,難得開口問道。

  “額!”林小燕聞言哈哈大笑起來,“何師兄,你聽我給你說吧!我們邊看林蒙哥暴打王超,我邊告訴你葉真的事!”

  “開始!”

  擂台上,周正龍宣布開始後,林蒙和王超一個都沒有動!

  王超一臉憤恨的看著林蒙,“林蒙,上次的事情是時候還回來了!”

  林蒙聞言說道:“怎麽,我們還發生過什麽上次的事嗎?”

  “難道你還想狡辯嗎?上次在霧峽仗著自己屬性靈氣轉化完畢,暗中對我下手!”

  林蒙苦笑道:“我都說了,打你的不是林蒙,是葉真,你當時不也肯定了嗎?”

  王超把劍拔了出來,“不要廢話了,不管是你還是葉真,上次打我的,都得給我還回來!”

  擂台下,衆人看到這熟悉的一幕,不僅有些擔心,這林蒙不會又要贏了吧!

  烏鴉嘴兄弟也在說了,“此情此景,我怎麽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他的旁邊還是那位小夥伴,小夥伴笑著說道:“你忘了,二十進前十的時候,林蒙就是這樣和那個李一飛聊了幾句,然後李一飛就認輸了!你說這次這兩個人說著說著,不會又讓林蒙贏了吧!”

  烏鴉嘴兄弟聞言趕緊捂住了小夥伴的嘴,“你想變的和我一樣嗎?”

  小夥伴把烏鴉嘴兄弟的手掰開,委屈的說道:“可我已經說出口了呀!”

  烏鴉嘴兄弟見到擂台上的動靜,“快看,王超拔劍了,他們要打起來了,林蒙就算想贏,也得廢一番功夫!”

  擂台上,林蒙見王超已然決定要反抗,那就決定再壓下去,小孩子不聽話了,打一頓就好,如果還不聽話,那就再打一頓好了!

  “退後!”

  “幹,幹嘛?”王超被林蒙突然的怒吼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就往後退了兩步,林蒙之前暴打他終究是給他留下了心理陰影,可是又對自己的行爲感到羞恥,剛准備重新走上前去,就又聽到林蒙的聲音響起!

  “我要開始裝逼了!”

  王超,周正龍???

  掌教張鎮鈞???

  觀戰的衆人???

  因爲林蒙從退後二字開始,聲音就放得很大了,所以大家都聽到了林蒙後面的話!

  “該死!林蒙你竟敢再辱我!”

  下面不明真相的吃瓜群衆又是一陣問號,他爲什麽要說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