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一章:真“劍來!”

  公元2031年9月23日

  華夏國C市金碧輝煌大酒店

  “那就不打擾你們洞房了!”

  “哈哈哈!慢走,慢走!”

  見賓客都走了,林蒙忍不住歎了一口氣,婚禮這幾天是真的累。

  “林蒙,趕緊和無雙回去吧!這都快十一點了!”林母見賓客都走了,對著林蒙說道。

  林蒙點了一下頭:“嗯,爸媽,你們去叫一下嶽父嶽母,我去叫無雙,等會我先送你們回去。”

  林父看著辛苦了兩三天的兒子問道:“還能開車嗎?”

  “嗯,沒問題,晚上沒喝酒,中午喝的也早就醒了。”

  林蒙和陸無雙的婚禮是在中午舉行的,遠的賓客吃了中午飯就回去了,近一點的才會留下來吃晚飯。

  下午林蒙休息了一會,晚上又不用像中午那般陪酒,再說了林蒙的身體素質本來就比一般人要強上不少,所以林蒙的狀況開車還是沒問題的。

  讓父母去和嶽父嶽母說過後,林蒙就來到酒店裏他的新婚妻子陸無雙休息的房間。

  咚咚咚!

  “無雙,起來了,我們該……額,你起來了!”林蒙的手還在門上輕輕敲著,沒想到話都沒說完房門就打開了。

  看著面前白了他一眼的妻子,林蒙感覺自己的心跳一下子跳得很快!

  陸無雙材高挑,一米七五的個子看上去和林蒙差不多高,再加上陸無雙本身臉蛋就長得漂亮,皮膚又白皙,今天還化了點淡妝。

  林蒙自認爲對陸無雙已經有很強的抵抗力了,可還是晃了一下神!

  “傻樣!我壓根就沒睡!”陸無雙看著林蒙呆呆的樣子不禁又對著他翻了一個白眼!

  林蒙回過神來,直接抱住了陸無雙,然後在陸無雙額頭上狠狠地親了一口說道:“客人都走了,我們該回去了!”

  “嗯。”

  陸無雙低著頭輕輕答應了一聲,推開林蒙,轉身走到房間裏,拿去床上的包就向林蒙扔了過去!

  “給我拿著!”

  林蒙笑嘻嘻的接住陸無雙的包,然後直接上去攬著陸無雙的肩膀,“走吧,媽他們還等著呢!”

  “無雙,林蒙你們來了!我剛剛和親家商量了一下,我們今天就住酒店了,不回去了,你們兩個自己回去吧!”

  剛走到酒店大堂的林蒙和陸無雙看見自己的爸爸媽媽在大堂笑嘻嘻的聊著天。

  “是呀!我們今天和親家好好聊聊天,就不耽誤你們兩人的時間了!”無雙父親說道。

  “你們兩個快點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林蒙和陸無雙見父母親都決定了,也就不勉強了,他們確實也想早點回去了。

  “那行吧,爸媽,晚上酒店裏有宵夜,餓了你們就叫服務員給你們送上去。”

  “那我和無雙就先回去了你們早點休息!”

  林蒙和父母親簡單說了一下就帶著陸無雙離開了酒店,回家了。

  ……

  “累死我了!我先去換衣服洗個澡!”剛到家的陸無雙就對著林蒙說道。

  “一起洗呀!”林蒙對著陸無雙笑嘻嘻的說道。

  “要死呀你!我先洗,你幫我把婚紗挂好!”陸無雙說完就脫下了外套和婚紗,在林蒙色眯眯的眼神中跑到了浴室!

  她害怕某人死性不改,圖謀不軌。

  林蒙見浴室門關上了,便把自己的西裝換下了,他不喜歡穿西裝這種類型的衣服,他的職業也不允許,只是爲了給陸無雙一個完美的婚禮。

  “呼!這不就舒服了嗎!”

  換下西裝後,林蒙松了口氣!就穿著一個大褲衩子整理了一下臥室,就坐在床上發呆。

  和陸無雙的相遇相知相識,仿佛是一場電影一般在他的心頭閃過。

  在遇見陸無雙之前,他不是沒有想過要想娶一個美麗善良的女孩子做自己的妻子,男人應該都想過的。

  但是雖然他的條件不錯,但是他有個硬傷,那就是醜,雖說不是醜得吃不下飯那種,但是在男人中,他的樣子算是中下吧!

  而現在這個社會物質橫流,一切都講究般配,所以他知道自己會娶一個好的妻子,但是卻不敢真的相信會娶上一個美若天仙的女人做自己的妻子。

  林家是現在爲數不多的武術世家,林家劍法在華夏聞名,據林家族譜記載,是傳自明朝武當派,正是太極劍法。

  只是幾百年下來,武當派都已經成了過去,只是留著一個遺迹作爲當代人的旅遊景點。

  卻是不知道他們林家這一脈是如何傳承下來的。

  林蒙作爲林家下一代的領頭人,華夏三大武館之一的林家武館繼承人,林蒙對于太極劍法的理解超過了林家其他人,年紀輕輕便已經到了小宗師之境。

  這讓他的身邊其實不乏美女,只是小宗師之境的他可以很明確的從細節眼神了解到,這些接觸他的人到底是喜歡他的人還是喜歡他的錢或者地位。

  這讓他那一段時間對女人失去了信心,特別是漂亮的女人,所以他當時就更加的專注于劍,待劍以誠,劍也以誠待他。

  直到那一天……

  林蒙想著想著便發現浴室門已經打開了,陸無雙也換了一身睡衣走了出來!

  “還穿什麽衣服呀!”

  “費什麽話,還不沒見我頭發濕漉漉的嗎?快來幫我吹幹!”

  “怎麽吹?”

  “吹風呀!難道給我吹個頭發,你這個宗師還要用內力嗎?”陸無雙白了一眼林蒙道。

  林蒙笑嘻嘻的道:“給老婆大人吹頭發就算是用內力,又不是不可以!”

  “少貧了!快點!”

  “得令!”

  林蒙坐在陸無雙的身後幫她吹著頭發,聞到陸無雙身上的體香和洗發水的香氣,不禁有些心猿意馬!

  “林蒙。”

  “嗯?”

  “等會你洗完澡,我們一起到陽台吹吹風說說話好不好?”陸無雙道。

  “等我洗完澡,我們也可以在床上說說話呀!被窩裏難道不暖和嗎?”林蒙邊吹著頭發邊說道。

  “你不要急嘛,原來給了你機會,你不吃,現在多等一會不行嗎?”

  “那,我們等會就吹吹風,說說話嘛!”林蒙無奈道。

  “嗯,我就知道,你最是好了!”

  “悔不當初,悔不當初呀!”林蒙假裝後悔道。

  “切!還不是笃定吃定我了!”要不是林蒙在給她吹著頭發,陸無雙又想轉頭給林蒙一個白眼。

  “哈哈哈哈哈!估計當時你會認爲我是柳下惠哦!”

  “哼!那個時候又不知道你宗師前不可破身!”

  “吹好了!我先去洗澡了!啵!”

  林蒙見陸無雙的頭發吹得差不多了,放下吹風,在陸無雙臉上親了一口,便去浴室洗澡了。

  等他出來的時候,陸無雙已經泡了兩杯咖啡在陽台等著他了。

  這是臥室自帶的陽台,有一張小圓桌和一個長沙發。

  林蒙洗完澡後也就穿了一個大褲衩子,坐到陽台的沙發上喝了一口咖啡就把陸無雙抱在懷裏了。

  “老婆大人,你想聊點什麽呢?春宵苦短呀!”

  陸無雙在林蒙懷裏動了一下,找了一個最舒服的姿勢。

  “你看今天天上的星星好亮的!”

  “嗯,群星都在爲我們閃耀!”

  林蒙也覺得今天的星星超乎往常的亮,“也許會有流星吧!”

  陸無雙的頭枕著林蒙的胸膛,看著天上的繁星自問自答一般的說著話。

  “還記得我們的一次相遇嗎?”

  “嗯!”

  “那天我還是像往常一般在教室自習到10點多鍾,然後回家。”

  “只是我沒有想到那天卻是有三個小混混盯上我了!”

  “說實話,本來已經很晚了,路又是在湖邊的竹林旁,擋住了月光,更顯得黑暗。”

  “那幾個小混混真的把我嚇到了!還好當時你在,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麽辦!”

  陸無雙說著想起了什麽把頭在林蒙的胸膛蹭了蹭!

  林蒙低頭聞了聞陸無雙的秀發說道:“我永遠都記得那一天。”

  “我當時其實對女人都沒啥興趣了,只是你們學校那個湖邊安靜,我就每天在那裏練劍嘛!”

  “結果當時就聽到了一個女孩在喊救命,要知道我們習武之人,本來就喜歡打抱不平。”

  “當時我聽到聲音我就往你那裏竄了出來!就看見你被那幾個小混混逼在牆角!”

  陸無雙突然笑了起來,“我記得,那個時候你好中二的,對著那三個小混混舉著劍說,光天化日之下,何人放肆!”

  陸無雙說著說著站起了身,學著當時林蒙的動作,看得林蒙一陣窘迫!

  “哈哈哈哈,結果有個小混混看你舉著一把劍,居然弱弱的說,我們沒在光天化日之下放肆,這是月黑風高夜!”

  “天太黑,我看不清你的臉,我看你舉著的劍愣了一下,然後就直接沖上去了。”

  “那個時候我還真怕你打不過他們三個!”

  額……

  林蒙想起當時的情況就有點尴尬不已。

  “結果你硬是三下就把他們三人的腿給打瘸了,然後那三個混混就一個勁的喊饒命!”

  “你又叫他們給我道歉,然後才放他們走了。”

  林蒙聽到這裏把陸無雙重新抱在懷裏說道:“你就是那個時候喜歡上我的嗎?一點都不在意我的樣貌?”

  陸無雙歪著頭想了一下說道:“應該是吧,畢竟哪個女孩子沒有幻想過自己被英雄救美呢!”

  “其實主要是那天天太黑了,我又不像你們習武之人,我看不清你的臉,就自動腦補了,像電視劇裏面那般,然後我自己就淪陷了!”

  林蒙尴尬的笑了一聲,“我就當你是不在意我的樣子,只喜歡我的人了!好了,春宵苦短,我們睡覺吧!”

  “等一下老公?”

  “怎麽了?”

  “你有沒有發現天好像越來越亮了,那個星星也越來越大了呢?”陸無雙一臉疑惑道。

  嗯!林蒙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陸無雙的身上,聽她這麽一說才注意到,天色有點不對!

  “老公,怎麽感覺天上的星星都在往下掉呢,好像還有一顆往我們這邊飛來了!”

  “看到了,臥槽!怎麽看著像把劍!”

  林蒙和陸無雙發現天上的“星星”一下子快速掉落,其中落向他們的那一顆,速度鄒然加快!

  劍形狀的星星一下子飛到了林蒙他們所在的陽台,林蒙下意識的把陸無雙抱在了自己身下保護起來。

  宗師級的內力運轉到背部對著劍狀星星。

  “真特麽是劍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