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二十一章:元嬰傳功

  阿南正沈浸在她看的劍仙小說故事中,滿臉都是興奮,剛看到劍仙八百裏之外一劍誅殺嗜血魔!

  “師姐!”

  “啊!”

  聽到有人喊自己,阿南才回過神來,戀戀不舍的把目光從書上離開。

  阿南擡頭便看見林蒙站在他的面前,“你功法這麽快就選好了?”

  “嗯,阿南師姐,你幫我做下登記吧!”

  阿南接過林蒙遞過來的兩本秘籍,“我看看,《食木功》!”

  阿南顯得很吃驚,“你怎麽選這本功法?不好修煉的!”

  林蒙從葉真那裏就已經預料到阿南知曉他功法的反應了,將事先准備好的說詞再說一遍就好了!

  “阿南師姐,我認爲這本功法挺適合我的,幫我登記吧!”

  阿南小腦袋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我就給你登記吧!只是如果不合適,你可以在三個月過來重新選取一本功法!”

  林蒙連連答道,“知道了,多謝師姐!”

  “嗯,術法,《春芽》!這劍法倒是不錯,只是修煉的難度不小,而且很是耗費靈力,這也確定了嗎?”

  “登記吧!師姐!”

  阿南從桌子下掏出一個小本子,然後在上面寫寫畫畫,然後又掏出了兩本秘籍遞給了林蒙!

  “這裏是《食木功》和《春芽》的拓印全本!而這兩門功法的原本藏書閣是要收回的!”

  “而且,即使是拓印本,你也需要在三個月後歸還,不得私自外傳功法和術法,同門也不許!否者會逐出師門的,明白了嗎?”

  林蒙接過兩門功法的拓本,“師姐,我記住了!”

  “嗯,你可以去一樓的閱讀室等你的朋友,但是不得喧嘩,一樓的藏書雖然沒有功法,但是也有許多有趣的書!”

  阿南把從林蒙這裏拿來的《食木功》和《春芽》原本放到了小木桌抽屜裏。

  “師姐,你這個小抽屜裏放了很多書?”

  “沒有哪,這個小木桌設有陣法的,它和藏書閣是一體的,我可以把功法原本放到原有的位置去!也能通過這木桌裏面的陣法將你需要的功法拓本拿給你。”

  阿南露出一絲笑容,“懂了嗎?小師弟?”

  林蒙恍然大悟,“懂了,阿南師姐!那你慢慢看書了,我先下去了!”

  阿南聞言便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了面前的小說書上,劍仙啊!也不知道我們劍派什麽時候可以出一個劍仙!

  林蒙來到一樓後,見之前給他們指路的內門師兄也在專心的看著書,便不打擾,准備找個地方打坐等待林戰他們。

  一樓除了藏書的地方,還有著一個閱讀室,林蒙暫時沒有興趣去看其他的書,便奔著閱讀室去了,此時的閱讀室裏空無一人,估計閱讀室的人都比較少,因爲功法術法不讓在公共場合觀看閱讀的,所以閱讀室只能看一些一樓的普通書籍。

  而大多數的修仙者都把精力付諸在修煉上,除了像阿南這般喜歡小說書的人,很少有人來這裏看書的,有也只是來查找一些基本的修仙資料!

  林蒙也就找了張椅子閉目養神,運行《養氣決》,丹田處的靈氣緩緩的在全身經脈遊動,倒黴鬼林蒙的天分並不高,但是因爲他從六歲開始修煉時就格外的認真與刻苦,這讓他十二歲有了養氣三重的修爲,這才得到機會加入青雲劍派!

  穿越過來的林蒙自然不會放棄前身努力創造的機會,所以自身也格外的努力。

  藏書閣的閱讀室裏面有種淡淡的檀香,這種香氣下,林蒙很快便入了定!進入了狀態,可是他卻能清楚的感覺到外界的聲響變化!

  在林蒙入定修煉的時候,藏書閣三樓。

  宮夢瑤坐在一張椅子上看著跪在下方的林月兒說道:“林月兒,今日正式入我門下,得以修行《赤焰融天功》,切記不可外傳,否則神魂破碎,身死道消,你需得謹記!”

  林月兒低著頭道:“弟子謹記!”

  “嗯!”宮夢瑤很滿意林月兒的態度,然後轉頭滿臉笑意的對張鎮鈞說道,“掌門師兄呀!你看這樣是不是就可以了呢?”

  張鎮鈞搖了搖頭,“還有《功法令》呢!師妹何必爲難我,該走的程序還是要走的,不然我們和那些舊型宗派有何區別!”

  “切!我鄙視你!”

  宮夢瑤又把目光轉向林月兒,聲音也變得溫和起來,“月兒,昨日爲師教給你的《功法令》可還記得?”

  “月兒記得!”

  “那你背給你這個師伯聽吧!”

  “是,師父!”

  “天幸女子,入得山門;天賦超群,得其恩師;宗派愛之,傳其功法;不驕不躁,努力修行;他日功成,助我山門!”

  “好了,月兒,起來吧!”

  宮夢瑤見林月兒將《功法令》都背誦完了,便又把目光投向了張鎮鈞,“師兄,這下我可以傳授《赤焰融天功》給月兒了吧!”

  張鎮鈞溫和一笑,“師妹開始吧!我給你護法!”

  宮夢瑤聞言就讓林月兒盤腿坐下,自己又坐在林月兒的身後,一陣陣靈力波動從宮夢瑤身上傳出,火紅色的靈氣實質般的從宮夢瑤的雙手慢慢湧到林月兒身上!

  “集中精神,感知師父的靈力運行軌迹,調動身體的靈力跟著師父的靈力一起在身體經脈運行!”

  宮夢瑤邊傳功邊解釋道:“《赤焰融天功》這般五品功法乃是我青雲劍派的傳承功法,沒有原本,只有靠著我們一代代的人去傳承下來,我不像你這般有天賦,所以我是在成爲金丹真人後向宗派申請才得以修煉!”

  “而當初傳我《赤焰融天功》的是我師父,你師爺,他是上一代的《赤焰融天功》傳功者,而你師父我,則是這一代的《赤焰融天功》傳功者,既然你有遠超我的天賦,萬不可懈怠!”

  林月兒的注意力都在體內運轉的靈氣身上,雖然聽到了師父的話,卻分不開精力來回答,只是暗暗的下定決心好好修煉,不辜負師父的栽培,嗯,還有要變強保護林蒙哥哥!

  張鎮鈞雖然說是護法,但是自個卻是坐在椅子上喝著茶,宮夢瑤畢竟有著元嬰期的修爲,只要沒有什麽意外,傳功給一個弟子還是沒什麽大問題的,更何況他在這裏看著也不會出現意外!

  山門內有機會造成意外的幾人都知道今天是傳功的日子,除非是宮夢瑤他們主動出去,不然是不會有人來的,如果有,那肯定不是劍派內的人,不是劍派的弟子長老,那是更沒有機會來藏書閣了,所以張鎮鈞一點都不擔心!

  師妹總算有自己的傳人了,張鎮鈞見宮夢瑤身上的靈氣波動十分穩定持續的傳到林月兒體內,便知道沒什麽事了,接下來他只是需要等待,也許一刻鍾,也許半個時辰,或者一個時辰,這就得看林月兒這丫頭的領悟力了。

  等林月兒的靈力可以不依靠宮夢瑤的靈力並可以完整運行一個周天,也就意味著《赤焰融天功》功法傳承完畢了,張鎮鈞包括宮夢瑤對這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畢竟這一屆的弟子,已經有了十三真傳了!

  每一個真傳弟子,至少都會一門五品功法,其中有三名真傳弟子都有學習《赤焰融天功》,這三名真傳弟子都是由宮夢瑤將功法傳承下去的,所以張鎮鈞並不怎麽擔心!

  只是讓張鎮鈞意外的事情發生了,他見宮夢瑤身上的靈力波動漸漸的減弱,隨後在林月兒體內屬于宮夢瑤的火紅色靈力也慢慢的回到了宮夢瑤身上!

  這?

  難道說?

  宮夢瑤收功後便看見張鎮鈞臉上的震驚之色,滿臉驕傲,“師兄沒有猜錯,月兒已經全部學會了《赤焰融天功》!”

  張鎮鈞收起臉上的驚訝,又重新露出溫和的表情,“看來我們都低估了天靈根了,這還不到半炷香的時間,月兒便已然學會了《赤焰融天功》!這是宗門之幸!”

  宮夢瑤起身坐到椅子上,“師兄以後有什麽好東西都記著我們家月兒就好,畢竟這可是我們五百年來的第一個天靈根!”

  “本該如此!”

  兩人都坐在椅子上閑聊,現在就是在等林月兒收功了。

  “對了,師兄,月兒背誦的《功法令》是從哪裏找來的呢?”

  張鎮鈞喝了一口茶毫不在意的說道:“哦,那個是我前兩天寫的,劍派這不幾百年都沒有收到天靈根弟子了嗎?之前的那《功法令》早都找不到了!我就隨手寫了一下!”

  “我就說怎麽感覺這《功法令》也太簡單了吧!原來是師兄你寫的呀!”宮夢瑤臉上表情開始變得很凶狠,嘴裏卻還溫和的在說“你可真是個好師伯呀!”

  “師,師妹!你能換回你那個可愛的表情嗎?你這個樣子師兄有點害怕!”

  “你害怕?你可知我昨日將你寫的這個《功法令》給月兒時,我的心裏有多難堪,還得裝成一副平平淡淡的樣子,月兒看到這個《功法令》後死活不想背,又中二,又沒啥文化!”

  “我是勸了半天都勸不下來,結果是你沒事寫的!張鎮鈞!你身爲掌門,一天就這麽閑嗎?”

  “月兒這不是背了嗎?”

  “這丫頭肯定是不想讓爲師在你面前難堪才忍辱負重的,真是爲師的好徒兒!”

  張鎮鈞一臉詫異,“忍辱負重?師妹,沒這麽嚴重吧!”

  宮夢瑤剛想怼回去,卻見林月兒身上開始傳來陣陣靈力波動,隨後林月兒周身的靈力漸漸呈現淡紅色,淡紅色的靈力很快便向著火紅色轉變!

  張鎮鈞和宮夢瑤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見這種情況了,自然知道《赤焰融天功》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