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三章:張家來人

  一覺醒來,林蒙感覺自己的精神好了很多,特別是身體感覺丟掉了十多斤的包袱,輕松了許多!

  九叔林仲元還是控制著飛毯趕路,飛毯其實只是一張布狀法器,主要靠靈石來運轉。

  林仲元只需要控制一下方向就好了,看著九叔全神貫注的控制著飛毯,

  遇山越山,遇水渡水,這讓林蒙深深的覺得九叔就是一個沒有感情的飛毯司機!

  天色已經有點暗了,過了不久其他人也都醒了。

  林仲元見天色晚了,就停下飛毯讓大家聚在一塊休息了。

  十幾個孩子坐在地上圍著一堆篝火烤著面餅,除了林月兒外,他們的興致都不高。

  要知道從林家出發,到今天第九天,他們一路上都是吃的自帶的面餅,都吃膩了!

  只有林月兒,兩眼冒光的看著林蒙烤得發紅的面餅,至于她的,看起來黑黑的一坨,林月兒這種吃貨都不敢下嘴!

  “月兒,吃吧!”

  見面餅烤好了,林蒙便把手中的插著面餅的小木棍遞給了林月兒,自己又拿出一個來烤!

  “謝謝林蒙哥哥!”

  林星月一臉激動的接了過去,立馬就放到嘴裏咬了一口。

  嘴裏嚼著面餅還嘟囔著:“前天林蒙哥哥你被那鬼怪吸了陽氣,沒有辦法給月兒烤面餅,

  月兒只有吃林戰哥哥烤的,不好吃!還好林蒙哥哥醒過來了!”

  額,一旁身材高大的林戰聞言只能在那尴尬的笑!

  林蒙他們自帶的水在第三天便喝完了,現在喝的都是林仲元在經過河流時去打的水!

  還別說,沒有工業汙染的水就是甘甜清亮!

  吃飽喝足,林仲元讓林蒙他們各自修行!自己也盤腿坐下恢複白天消耗的靈力!

  林蒙也坐下准備修行養氣決!

  臥槽!

  只是剛一修行林蒙便發現不對了。

  他在今天下午上飛毯前,吞了一片氣血草的葉子,丹田中産生了五縷氣血。

  自己修行了一個周天,應該還剩四縷又五分之四的氣血,但是現在林蒙發現丹田內空空如也!

  聯想到下午睡醒後感覺精力比之前好多了,看來不是睡覺的原因!

  而是將那片氣血草的葉子完全煉化掉,身體的氣血得到了補充,這才讓他精力恢複不少!

  可是在飛毯上無法修行,那麽是怎麽煉化掉這些氣血的呢?

  林蒙想到了睡覺時做的夢,難道是因爲易筋經?

  估計是做夢的時候易筋經在身體內運轉起來了。

  林蒙之前便想過要不要修煉易筋經,只是害怕修煉易筋經的時候被林仲元發現不對,問起來不好說!

  現在看來林仲元應該是沒發現他下午在飛毯上修行了其他的功法,這樣看來凝液境中期是看不出他修行其他的功法。

  但是這並不排除是因爲他體內還沒産生內力的原因!

  既然不擔心林仲元發現了,林蒙從懷中再取了一片氣血草的葉子吞入腹中。

  他想知道易筋經煉化氣血到底有多快!

  氣血草在腹中很快便化作五縷氣血,林蒙當即開始修行易筋經!

  雖說換了具身體,但是對于易筋經林蒙是再熟悉不過的了。

  功法修行間,一縷氣血隨著易筋經的筋脈修行路線開始在林蒙身體遊走吸收!

  一炷香後,林蒙緩緩的吐了一口氣,抑住內心的激動之情!

  只見林蒙腹中只剩下了三縷氣血,一炷香的時間他煉化了兩縷。

  要知道之前修行養氣決的時候,一炷香的功夫,他只煉化掉了大概五分之一縷!

  差不多十倍的差距,氣血草還剩七片葉子,加上一片葉子五縷氣血,加上我腹中剩下的氣血,一共三十七縷氣血。

  一炷香可以煉化兩縷,也就是說五個時辰就可以將這氣血草的葉子全部煉化掉!

  這樣看來,我也許在劍童試煉前便可以把這株氣血草全部煉化掉。

  只是不知道這氣血草的根莖可以補充我多少氣血?

  也不知道憑這株氣血草能否補上我失去的精血?

  知道自己可以在劍童試煉前煉化掉氣血草,林蒙便重新安靜下來認真修行易筋經!

  ……

  四個時辰後,天剛蒙蒙亮,林仲元便帶著大家繼續趕路了!

  今天便是最後一天了,在黃昏的時候,林蒙他們經過十天趕路終于抵達了青雲劍派下方的青雲鎮!

  青雲鎮是青雲劍派裏面一些長老執事弟子的後代建造的,大多數都是凡人。

  青雲鎮從誕生開始便是給青雲劍派服務的!

  林仲元帶著他們一行人來到青雲劍派的劍童報道處的時候,便被告知他們是最後一支家族了,其他的家族都到了。

  主要是林家距離青雲劍派比較遠,再加上林蒙那晚出事耽誤了一些時間!

  “我叫章淦,仙劍宗外門弟子,你們就叫我章師兄就好了,跟我來吧!你們今晚就住在劍童樓!”

  章淦是一位背著一把長劍,身穿青色衣衫的青年,他給林蒙一行十五人做好登記後便帶著他們前往他們今晚住的地方。

  “劍童樓現在還剩十幾個房間,你們自己選著住吧!”

  “明日辰時到仙劍山腳參與劍童考核!”

  林仲元這個時候對章淦行了一個拱手禮問道:“章師弟,冒昧的問一句,今年劍童樓住了多少人?”

  章淦回了一個禮答道:“林師兄,這個不妨告訴你,加上你們一共十七個家族,一百九十八人!”

  雖說章淦身爲青雲劍派外門弟子,潛力地位比林仲元一個普普通通的家族長老要高。

  但是章淦是外門弟子也就意味著他的修爲不到凝液境,林仲元卻是貨真價實的凝液境中期。

  修仙界終究是看修爲實力的,所以章淦才會對林仲元回禮,除此之外,他也挺看好林家的。

  十五個人參與劍童試煉,在一個家族中很多了,還有一個九歲的小蘿莉居然都養氣二重了!

  當然除了林家,其他家族問起章淦也會說的,結個善緣!

  “多謝章師弟了!”

  章淦大致說了一下劍童樓的規矩就走了,他的任務在接到林家這最後一支家族之後便完成了。

  林仲元問向一個身材稍胖的中年男子:“金掌櫃,現在剩余的房間在幾樓?”

  金掌櫃答道:“三樓丁字號!仲元兄今年來得怎麽這麽晚呢?”

  “路上出了點狀況。”

  “那運氣可不太好。”林蒙感覺金掌櫃往他這裏看了一眼!

  身爲劍童樓的掌櫃自然不會簡單,林蒙身體氣血的虧空他一眼便瞧了出來!

  “我帶著他們先上去,你送點吃的上來!”

  林仲元扔了一塊靈石給金掌櫃便帶著林蒙他們往三樓去了,走到一半突然想起了什麽又轉頭問道:“上元張家在幾樓?”

  “五樓!”

  來到三樓林仲元選了一個最大丁字一號吩咐道:“你們先去選房間,兩人住一間,自己分配,門口的木牌寫著無人便是沒人住的。

  選好後把記得把木牌翻面,東西放好後來我這裏!”

  林蒙和林戰選了丁字二號,房間不大,有兩張床,但是勝在幹淨,林月兒和另外一個女孩林楠選了丁字三號。

  一會功夫,選好房間的他們就來到了丁字一號林仲元的房間!

  劍童樓每層樓分爲甲乙丙丁四號房間,頭號房間都要大一些,都是留給帶隊人住的。

  林蒙他們一行十五人現在就圍著丁字一號房裏面的桌子吃著飯菜!

  劍童樓每三年開一天,一個家族不管來人多少,住多少房間,都只收一個靈石的費用。

  十七個家族也就十七塊靈石,靈石都給了金掌櫃,他每年也就在劍童試煉前找人打掃一番,還有就是准備充足可口的飯菜!

  林家今年來人加上林仲元一共是十六人,桌子上滿滿的都是菜,他們這十天趕路嘴都淡出鳥了。

  林仲元也是如此,在他的授意下,一群孩子就開始狼吞虎咽了。

  等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林仲元便叫人將東西撤下去了。

  “明天就開始……”

  咚!咚!咚!

  林仲元剛剛才說話,便聽見敲門聲了。

  看十幾個孩子都盯著自己,林仲元笑了一下說道:“不用問,這個時候過來的肯定是張家人,

  只是不知道帶隊的還是不是張老三?林戰,你去開門!”

  林戰答應了一聲便離開座位去把房門打開了。

  剛一開門林蒙就聽見了爽朗的笑聲,只見一個長得很有喜慶的胖子滿臉笑意的望著他們。

  “張三叔!”林戰很明顯是認識的!

  張三叔拿出肥膩膩的胖手摸了摸林戰的頭說道:“喲!小戰這都這麽大了!”

  “我就知道是你這胖子,張老三,你跑來幹嘛?”

  張老三笑嘻嘻的說道:“林小九,看來今年又是我們兩個帶隊呀!

  我這不是見你們都吃得差不多了來抽個熱鬧嗎?”

  林仲元一臉無奈道:“我還不知道你打什麽主意?叫他們進來吧!”

  “我就說你們林家還是你小九最懂我!”張老三笑著說道,“都進來吧!”

  這時林蒙才注意到門外還站著十三個和他們一般大小的孩子,看樣子應該也是來參加劍童考核的,爲首的是兩女三男,應該是張家嫡系。

  五個嫡系又以最前方的是一個女孩爲首,年紀輕輕卻是個美人胚子,只是看起來對什麽都莫不關心的樣子!

  “還不見過你們林九叔!”

  “林九叔好!”

  張家的孩子看起來格外的乖巧!這讓林家的十幾個孩子覺得很是親近!

  “嗯,都是好孩子,小穎應該還有兩個月才十三歲吧,這都養氣三重了,不錯!”

  張家爲首的張穎聞言低頭輕輕說了一聲:“九叔過譽了!”

  哇!

  林家子弟聞言看張穎的眼神變了,要知道他們十五人中只有林戰是養氣三重的,可林戰已經十四歲了!

  “哈哈,林小九你還是說正事吧!”

  林仲元知道事情輕重緩急:“我們林家和張家的關系你們都知道,雖然說,青雲劍派下我們一共十七個家族,但我們兩家關系是最親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