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六十五章:半年(萬更求收藏)

  回到竹樓小院後,林蒙就鑽進了修煉室,現在他的右手手腕的傷已經很嚴重,就將今天換的精血草直接嚼碎吞到肚子裏,然後就開始修煉了,隨著修煉,林蒙很明顯感到右手手腕原本火辣腫痛的感覺有所好轉!

  精血草中的一絲絲木之靈氣在他的控制下往右手手腕滲透,帶來一絲絲的清涼感!

  只是這次受傷,林蒙硬是花了近半個月才好,這還是因爲他去貢獻樓那裏買了治療外傷的藥。

  半個月的時間,林蒙就沒有再練劍,而是全身心的修煉靈氣和恢複傷勢,他的修爲也突破到了養氣五重!

  只是進入養氣五重後,林蒙感覺自己的修煉速度就慢了下來了,青靈果樹葉的作用已經不是特別的大了,當然也比他自己修行要快。

  而在林蒙恢複傷勢的這段時間裏,他和趙家的恩怨也傳遍了青雲劍派的內外門,林蒙後來問了一下薛易,的確是他傳出去的,這也坐實了薛易在他眼中的影響,就如趙雅所說,一個大嘴巴!

  在傷勢好了之後的日子裏,林蒙就每天在竹樓修煉了,偶爾去一下貢獻樓換取一點修煉資源或者是去藏書閣查資料,換取劍法!

  轉眼間,離葉海靜離去已經過去大半年了,再過一天就到了青雲劍派年終大比的時候了,這個時間,很多外出的劍派弟子都陸續回來了,劍派開始熱鬧了起來!

  天色還未亮,林蒙就起床了,簡單做了一點靈米飯後,林蒙就拿著掃帚在院子裏掃雪,昨晚剛下了一場大雪,將青雲劍派五大峰都裝飾得銀裝素裹,劍峰北苑的梅花也都開了,聽林小燕他們說那邊現在每天都有很多的師兄師姐在那裏吟詩論劍!

  林蒙傷好了之後也去了兩次北苑梅林,只是終于見到了薛易所說的師兄師姐,便不再去了,有時候師兄師姐會在那裏小小的親密一下,所以林蒙也就不在去那邊打擾了。

  等林蒙將院子裏的雪都掃到了院子外,便在院子裏練起劍來了,他是在萬宗曆13948年四月四日加入的劍派,到今天十二月二十九日,已經過去八個多月了。

  手中練的已經不再是《春芽》,亦不是《長綿劍法》,因爲觸類旁通天賦的緣故,林蒙在將《長綿劍法》練到圓滿之後,每個月都拿著劍法第一的靈石去購買其他的劍法秘籍,只是大多數都是一品低級還有中級的。

  就算是如此,借助觸類旁通和自身的感悟,他的劍道境界也突破到自化輕重中期了,林蒙已經感覺到了,人劍合一到了自化輕重這個階段,進步是緩慢的,除非有那種對劍法的頓悟,就像當初他從舉重若輕進入到舉輕若重一般!

  而現在,自化輕重的每個階段,都差不多有一個小瓶頸!

  林蒙也不著急,只是每天都規律的練劍,還有就是修煉,因爲有劍魂空間的原因,相比較劍道境界的進步,林蒙的修爲反而要增長得快一些,已經成爲劍童之中當之無愧的第一人了!

  這大半年的時間,林蒙都沒怎麽出門,只有在兩個月前出去了一次,爲了保持每個月二十塊靈石的福利,在兩個月前的劍童小比,林蒙已經將其他的人幾乎都揍了一遍,用于鞏固自己劍童第一人的位置!

  今天是林蒙和林戰他們約起的日子,在年前一起去劍童鎮逛一逛,他們都向各自的劍主請了假,至于林蒙,葉海靜從出去之後一點消息也沒了,或者說有消息,但是不會傳到林蒙這裏來,所以說林蒙自己做主就好了!

  劍峰大門,林蒙他們就約在這裏集合!

  當林蒙駕馭著千紙鶴來的時候,看到林小燕和林戰都已經到了。

  打過招呼之後沒多久,張穎和于磊也都來了。

  林蒙見跟屁蟲居然不在,“葉真呢?”

  要知道自從入門小比之後,葉真是隔三差五就來找林蒙學習劍法,後來林蒙實在是受不了了就閉關一段時間出來,然後才又教一段時間葉真!

  林小燕解釋道,“他和小狼一起呢,說是要帶小狼去北苑看美景!”

  林蒙想了想北苑的師兄師姐,還是算了吧,“那就我們幾個去吧!”

  幾個人雖然離養氣後期還差得遠,但是在劍童鎮內也是相當安全了,劍童鎮在青雲劍派的保護範圍內,是有弟子安排在劍童鎮接待外來修仙者的。

  林蒙幾人在劍童鎮外就下了飛行符器,選擇走路進去,只是他們穿的依舊是劍派的灰衫劍童裝,但是劍童鎮裏面的人看到他們都見怪不怪了,畢竟劍童鎮中還有很多曾經的劍派弟子,都是到了年齡沒有突破的老人,他們很多人就留在劍童鎮養老了,沒有回自己的家鄉去!

  林蒙他們一路上就看到不少修士開的店鋪,林小燕看到了有賣冰糖葫蘆的,一人給買了一串,林蒙看到了後又買了一串放到了儲物袋中,這個山楂是從山上采的,擁有一定的靈氣,在劍童鎮生活的人的壽命也要普遍高于外界,這裏的人都很少得病。

  還有三天就是年關,所以這幾天劍童鎮都很是熱鬧,林蒙他們從上午一直逛到中午,幾人都餓了就在在一個酒樓裏面吃的午飯,味道很好,不管是蔬菜還是肉食都含有微量的靈氣,但價格也貴,他們五人吃了兩塊靈石!

  “啊!”

  林蒙他們結完帳剛准備離開,突然有一個人從二樓摔了下來落在林蒙他們腳下。

  林小燕趕緊將地上的人拉起來,卻是這個酒店的小二!索性二樓不高,那小二倒是沒受什麽傷!

  一個頭戴玉冠的少年探出頭來,“呸!什麽東西,就這麽一點東西也要五塊靈石,你們靈氣酒樓這是店大欺客嗎?”

  張穎問道怎麽回事?

  小二答道:“他們點的菜都往貴的點,我們的菜譜幾位上仙應該也有看了,是明碼標價的!”

  誰知上面那人從二樓跳了下來,“什麽明碼標價!我只知道不值這個價!”

  跟著這個玉冠少年跳下來的還有兩個青年模樣的人,都站在一旁。

  林小燕忍不住說道:“你覺得不值你可以不點呀!非要到這裏吃嗎?吃不起就別吃,幾個修仙者欺負凡人,窮鬼!”

  那玉冠少年聞言大怒道:“哪來的小丫頭片子!”

  “青雲劍派林小燕!怎麽!你不服!”

  林蒙聞言恨不得把自己藏起來,小燕這作態就活生生一個仗勢欺人的大小姐呀!

  誰知那玉冠少年聞言露出幾分譏笑,“看你這衣衫,怕入門一年都沒有吧!也敢這樣放肆!”

  那玉冠少年話音剛落,一掌就向著林小燕拍來,林蒙沒有動手,一旁的張穎見狀一掌迎了上去,林小燕是媚火周火的劍童,主要是走煉丹師一路,所以是沒多少戰鬥力的!

  砰!

  張穎和那玉冠少年兩者一接手,張穎就向後退了兩步,而那玉冠少年卻是一步未退!

  玉冠少年大笑兩聲,“哈哈,不過如此!看你背著一把長劍應該是走的劍修路吧,何不拔出劍來和我較量一二呢?”

  “權兒不得無禮!”

  玉冠少年還有他身後的兩個青年聞言都看向二樓破碎的地方,“師父!”

  林蒙他們看去才見著一個半百老道也從二樓跳了下來,他滿臉笑意的對林蒙他們說道:“幾位小道友,是這店家見我們幾人是外來的,就用剩菜剩飯糊弄我們,我這徒兒氣不過才動手的,實在不好意思!”

  林蒙林戰他們聞言向著半百老道行了一個禮,林蒙又向于磊使了一個眼色。

  老道他們將這些都看在眼裏,只是微笑的看著于磊上樓下樓。

  林蒙從于磊那裏聽說了事實就向著老道再次行了一個禮,“前輩莫怪,我們幾人先前不知真相,實在是抱歉。”

  林戰他們也從于磊那裏得知了事實真相,林戰氣呼呼的一把將店小二給舉了起來,“你說實話,不然有你好看的,我們也敢騙!”

  林戰在大半年前就有一米八高了,經過大半年和林霸一起打鐵,呸!煉器的經曆,身體是更加的壯實,他這麽一舉頓時就把店小二嚇住了,“上仙!錯了,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把你們掌櫃叫出來!”

  這個時候,一個身穿員外服的富態中年男子跑了出來,“實在不好意思,幾位上仙!我們小店竟招了這樣的人!余事,你走吧!你這般欺瞞顧客,你被辭退了!”

  那小二余事聞言,跪在地上滿臉的後悔,“對不起,掌櫃的,我給你惹麻煩了!我走!這些年麻煩你照顧了!”

  “行了,行了!”

  只見那個玉冠少年說道,“算了吧!師父,我們不給他們靈石便是了,希望這個小二以後改正吧!”

  那老道聞言臉上滿是笑意,“好,那我們換個地隨便吃點吧!店家你也別辭退他了,這麽忠誠的人不好找了!”

  林蒙他們也是相當的意外,沒有想到這個玉冠少年是如此的單純天真!

  店家在一旁讪讪笑了笑,沒有答話!

  “那,幾位小道友,我們就先走了!倒是麻煩你們了!”

  林蒙他們聞言都有些尴尬,畢竟錯在酒樓,他們還差點做了爛好人。

  見老道他們走遠了,那個掌櫃的就對林蒙他們說道:“實在是不好意思,幾位上仙,讓你們見笑了!我姓石,以後想吃飯了都可以來我們這酒樓!”

  林蒙笑著說道,“不用了,石掌櫃,這劍童鎮是劍派管理的,還是請不要壞劍派的名聲,說得好聽一點,這劍童鎮可是劍派的第一個顔面,可不要再出現這種事情了!”

  林蒙說完就帶著林戰他們一起離開了,發生了這等事,他們已經沒有興趣再逛了!

  等林蒙他們走遠之後,那石掌櫃把小二叫到了後廚,“余事,不是我說你,這幾個人劍派弟子還在呢,你幹嘛給那樓上的人送昨天的菜食,如果被劍派知道了,我們酒樓還開得下去嗎?”

  “掌櫃的,不是有人護著我們的嗎?”

  “是護著的,但是也最好不要讓劍派的人知道了,不然如果有哪個不開眼的人去反應了呢?我們上面的那個上仙還不是難做!”

  余事聞言點了點頭,“我知道了,掌櫃的!”

  “好了,上去收拾一下吧!出了這檔事,這幾天就正常營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