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19章 那个女孩不是人

  安德的強勢態度之下,學員們終于安靜了下來。

  他們都很年輕,有著旺盛的好奇心。

  他們的家境普通,甚至稱得上惡劣。

  只有抓住這一次機會,成爲序列1讀者,他們才能改變命運,改變人生。

  他們都不想失去這一次難得的機會。

  餐廳中的氣氛有些低沈。

  卡莎的失蹤在每個人的心中都籠罩了一層陰霾。

  蘇珊娜原本就我行我素,跟其他人格格不入。她從卡莎房間出來這件事,確實很可疑。

  她完全被孤立了。

  當然,蘇珊娜並不在乎,依然帶著耳機,沈浸在搖滾樂中。

  卡莎的莫名失蹤,並未對蘇珊娜産生任何影響。

  歐陽端著一碗熱湯,經過蘇珊娜身旁的時候,不小心絆了一跤。

  滾燙的湯汁灑在蘇珊娜的手臂上。

  “對...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歐陽連忙拿來毛巾,嘴角噙著一絲惡毒的笑容。

  “不必了。”蘇珊娜站起身,徑直離開餐廳。

  夏亞狼吞虎咽將盤子裏的食物吃光,也離開了餐廳,在露天花園裏找到了蘇珊娜。

  有一些問題,夏亞想要當面問問蘇珊娜。

  露天花園裏,清晨的陽光灑落在蘇珊娜身上,她坐在長椅上,掌心捧著面包屑。

  幾只鴿子飛了過來,落在她的手腕上,輕輕啄著面包屑。

  紫發少女正在喂著鴿子。

  這幅景象,像是一幅美麗的油畫。

  “咳...”

  夏亞輕咳了一聲,鴿子被驚動,撲閃著翅膀飛起來,幾枚羽毛從天空悠悠飄落。

  蘇珊娜轉過頭,表情有些愠怒,淡紫色的眼眸凝視著夏亞,說道:“你有什麽事?”

  “我想跟你談談。”夏亞走過來,坐在長椅上,說道。

  “關于卡莎?”蘇珊娜輕蔑一笑,“我只能說,無可奉告。”

  “你欺騙了卡莎。”夏亞低聲道,“卡莎昨天早上,一定是去問你,你是否做了噩夢。一個關于死亡的預知夢。”

  “你怎麽知道?”蘇珊娜有些驚訝,詫異的望著夏亞。

  “因爲她也問過我這個問題。”夏亞歎息一聲,“她很可憐,被噩夢困擾,想要在別人那裏找到認同。她跟你聊過之後,顯得很高興。你一定告訴她,你也做了噩夢,並且願意晚上來陪她。”

  “所以呢?”蘇珊娜冷笑道。

  “你欺騙了她,利用了卡莎的純真和善良。你根本沒有做噩夢。你甚至沒有睡!”夏亞神情冷峻,“我不一個喜歡多管閑事的人。我只想知道...真相。”

  夏亞腦海中浮現出自己的聲音:“停下吧,真相毫無意義。”

  夏亞搖了搖頭,將腦內的聲音驅趕出去。

  也許真相確實意味著不可知的危險。

  夏亞只想確定,卡莎是不是還活著。

  “前天晚上原來是你在窺探我。”

  蘇珊娜先是一怔,隨後笑了起來,“讓我猜猜看,序列2築夢師的異能‘夢境漫遊’。當然,你不是真正的序列2,只是借助幻夢藥劑,短時間獲得夢境漫遊的能力。啧啧,不愧是優等生!其他人努力想要成爲序列1讀者時,你已經成爲讀者,繼續朝著序列2築夢師進化。”

  這次輪到夏亞吃驚了。

  夏亞沒有想到,前天晚上蘇珊娜真的察覺到了自己的意識存在。

  只是從只言片語,蘇珊娜就判斷出,自己掌握了“夢境漫遊”,即將進化成序列2築夢師。

  “夏亞,你很優秀。缺點是好奇心太強。”蘇珊娜走進夏亞,在他耳畔低聲說道:“我確實欺騙了卡莎。我可以向你保證,我不知道卡莎在什麽地方。但她一定遇到了危險。我能夠預見,這裏將會有極其血腥邪惡的事發生。你如果想活命,就立刻離開威廉古堡!”

  蘇珊娜說完之後,轉身離開。

  “極其血腥邪惡的事?”

  夏亞呆愣在花園裏,陽光灑落在他的身上,他沒有感到絲毫暖意,而是徹骨冰寒。

  過了許久,夏亞回過神來,剛剛走出花園,就遇到了黑發少年歐陽。

  歐陽雙手環抱,身體斜依在牆壁上,嘴角噙著冷笑,道:“我看到你剛剛去花園裏找蘇珊娜,問她卡莎的事?”

  夏亞點了點頭,說:“她什麽都沒有說,只是告訴我,這裏有危險,讓我離開古堡。”

  “她的話,你一個字都別信。”

  歐陽壓低了聲音,眨了眨眼睛,神秘道:“告訴你一個秘密,蘇珊娜不是人!”

  “蘇珊娜不是人?”

  歐陽的話猶如驚雷,在夏亞的腦海中轟然炸響。

  旋即,夏亞搖了搖頭,說:“你別開玩笑了。她不是人,還能是什麽?”

  “爲了提高記憶力,我服用了一些藥物。”歐陽嘴角上挑,笑容詭異,“藥物裏有一些違禁品,能夠極大的增強我的五感。讓我的感知能力變得敏銳,遠超其他人。比如我的聽覺,就比普通人敏銳的多。我可以聽到你的心跳,聽到你的呼吸。猜猜看,我從蘇珊娜身上聽到了什麽聲音?”

  “什麽聲音?”夏亞被歐陽的話吸引了,舔了舔嘴唇,心情有些緊張。

  “齒輪轉動和電流的聲音。她外表看起來,確實跟人類一模一樣。但是人類的皮囊下面,沒有人類的血肉,只有冰冷的鋼鐵!她是一個機器人!”

  歐陽冷笑道,“剛剛我故意把熱湯灑在她的身上。她根本沒有喊疼,甚至沒有被燙傷的痕迹。是啊!一個機器人,怎麽會被燙傷?”

  “你說蘇珊娜是機器人?難怪...”

  夏亞身體一震,恍然大悟。

  難怪,蘇珊娜躺在床上卻不睡覺。

  機器人當然不用睡。

  還有地鐵站月台上,所有人都陷入沈睡,包括夏亞。

  唯獨蘇珊娜保持清醒。

  夏亞剛開始以爲蘇珊娜是夢女,以爲是她編織了噩夢,散布噩夢瘟疫。

  現在看來,蘇珊娜之所以沒有被噩夢瘟疫影響,因爲她是機器人。

  昨天深夜,夏亞的意識漂浮在古堡上空,依稀看到一道猶如蜘蛛的人影在古堡的牆壁上攀爬。

  他眉頭微皺,仔細回憶。

  那個蜘蛛模樣的古怪生物,有一張人類少女的面孔。

  紫發紫瞳,皮膚蒼白,正是蘇珊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