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9章 都市怪谈

  夏亞獲得“過目不忘”的能力,就是大腦進化的結果。

  “按照紅女巫的說法,進化是有路徑的。只要知道路徑,就有可能進化到下一個階段,成爲下一個等級的異能者?那麽,我的下一個階段是什麽?築夢師嗎?”

  夏亞遲疑了片刻,輕輕敲了敲桌子,沈聲道:“兩位對築夢有什麽看法?”

  三人開始討論到現在,一直都是紅女巫和梅林在探討,隱者始終一言不發,並未加入討論。

  在紅女巫和梅林看來,隱者大人跟往常一樣,對世間萬物的態度淡漠,對于他們的討論沒有什麽興趣。

  這是隱者第一次主動開口,談起築夢這個話題。

  “築夢?”

  紅女巫眉頭微皺,雙眸望向隱者,說道:“築夢師是一條新的路徑,相關信息被夢神集團壟斷,我也所知不多。我只知道,築夢師前的第一序列是‘讀者’,記憶力超群,有著過目不忘的能力。築夢師是第二序列。至于第三序列的稱號,我就不清楚了。”

  “我現在是第一序列‘讀者’嗎?有趣的稱呼。”

  夏亞的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他預料的沒錯,自己已是異能者了。

  這也解釋了爲什麽夏亞通過考核之後,夢神集團的安德立刻與他聯系,邀請他參加培訓。

  安德有些急切的態度,讓夏亞認爲“美夢成真”是一場騙局。

  現在看來,也許夢神集團確實在培訓築夢師。

  畢竟,哪怕是一級異能者“讀者”,也經過了基因變異,從人類整個族群來看,十分罕見。

  “我對築夢師不了解。但是,提起築夢,第一個想到的,不應該是希望城的噩夢病毒和夢女嗎?”梅林說道。

  “...”

  紅女巫聽到希望城三個字,臉色微變,不過她的神情很快恢複如常,嗤笑道:“荒謬至極的都市怪談罷了!”

  “說說看。”夏亞卻對梅林的話很感興趣。

  “網絡上流傳著許多怪談,大部分是杜撰,少部分是真實的。其中最古怪的,就是希望城的噩夢病毒。有一家研機構進行過調查,希望城有數百萬人,每天晚上都會做噩夢。而且是明知道自己在做夢,卻無法醒來的恐怖夢境。”

  梅林興致勃勃說道,“這一家研究機構稱,這種蔓延性的噩夢,已成爲一種流行傳染病,取名爲噩夢瘟疫。這場瘟疫很可能跟夢神集團位于希望城的地下研究所有關。

  “人都會做夢。只要是夢,就有美夢噩夢之分。這家機構是在嘩衆取寵,陰謀論罷了。”紅女巫對梅林的說法嗤之以鼻。

  “如果噩夢瘟疫是陰謀論,那夢女又怎麽解釋?”

  梅林辯解道:“希望城這些做噩夢的患者,都曾經夢到一名身穿黑裙的少女。他們醒來後,把夢境中的少女畫出來,結果每個人夢到的黑裙少女,長得一模一樣!夢女的說法已經在網絡上流傳開來,有人已建立了新宗教,將她奉爲夢境女神。”

  梅林手指微動,一副畫像出現在夏亞和紅女巫面前。

  那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女,披肩黑發,臉色蒼白,黑眸陰郁,穿著一襲黑色長裙,跟人一種虛幻不真實的感覺。

  她就是夢女!

  “數百萬人,夢到同一名少女?這就太古怪了。”夏亞心中暗道。

  “所謂夢女,只是集體潛意識作祟。”

  紅女巫是一個理性的人,她從不相信虛無缥缈的都市傳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當人在網絡上看到所謂夢女的畫像,晚上做夢時,就有可能夢到她。夢到夢女的人,會談論這場古怪的夢境,進而擴大影響,形成了羊群效應。這屬于心理學的範疇。”

  梅林沒有爭辯下去,小聲說道:“我看未必...也許希望城中藏著夢魇。”

  “夢魇...”

  紅女巫的身體一震,想要繼續追問,可是梅林並不打算說下去。

  “感謝隱者大人和紅女巫。”梅林站起身向夏亞和紅女巫躬身告別,身影消散,離開了酒吧。

  夏亞對紅女巫點了點頭,離開了酒桌。

  酒桌前,只剩下紅女巫一人。

  她的右手搖晃著手中的酒杯,杯內的紅酒猶如風暴,掀起一疊疊巨浪。

  紅女巫的內心,就像杯中的紅酒,已掀起滔天巨浪。

  “梅林的表現出乎我的預料。他竟然知道夢魇的存在。要知道,就連我也是機緣巧合之下,聽說過一些關于夢魇的事。”

  “還有他的稱號梅林。他說是來自第二紀元,一個真正巫師的名字。第二紀元啊,距離現在已有一千年以上,早已湮滅在曆史的塵埃之中。普通人甚至不知道第二紀元的存在,更不可能知道一位巫師的名字。”

  “總之,梅林的身份不尋常,要對他多加小心。”

  “隱者爲什麽忽然提起築夢?難道他已經知道,我住在希望城?這是敲山震虎嗎?不愧是隱者大人啊!不過,從他的話裏,我也得到了寶貴的信息。隱者有可能不知道希望城噩夢瘟疫的傳聞。也就是說,他不是希望城的人。甚至不是聯邦的人。那麽他是什麽地方的人?”

  “AND,築夢,夢神集團...等一下。”

  紅女巫忽然想起了什麽,手指微動,立刻開始查詢相關訊息。

  “找到了!AND是夢神集團的一種基因藥物,可以讓人的大腦産生異變,進化成一級異能者‘讀者’。不過這種藥的副作用極大,死亡率很高,就算不死,大腦也會被損壞,成爲植物人。因此,AND被聯邦列爲禁藥,很快就停産了。”

  “後來夢神集團找到了一種新藥代替AND,雖然安全了一些,可成本更高,效果也很差,需要持續服用。”

  最終,紅女巫的注意力落在“美夢成真”計劃上。

  “難道,隱者指的是美夢成真計劃?可是,他跟這個計劃有什麽關系?他會參加這個計劃?這不可能!”紅女巫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承認隱者太高深莫測,她還無法揣測大巫的想法。

  “既然如此...”

  紅女巫的身影消散,離開了暗影街。

  “銀翼獵人公會嗎?我有一個委托...”

  紅女巫以一個匿名身份,向銀翼獵人公會發送了一份申請和訂金。

  ......

  夏亞並未離開酒吧,而是來到吧台前,微笑著對鮑勃說:“鮑勃,我需要一些信息,一些關于文學、哲學、曆史的課程。”

  “隱者大人,您的運氣真不錯,不久前,一位巫師正好將一些破解課程放在我這裏。”酒保鮑勃擦拭著酒杯,輕快說道。

  “鮑勃果然是一個人工智能,他幫巫師們寄售情報,就像一個拍賣行,只要告訴他關鍵詞,就能從他那裏購買情報。鮑勃絕對不會透漏出售者和購買者的任何信息。”

  夏亞點了點頭,笑道:“鮑勃,這些課程多少錢?”

  “很便宜,一枚暗影幣。”鮑勃回答。

  夏亞從口袋中取出一枚硬幣,屈指一彈,落在鮑勃面前。

  這是一枚暗影幣,一面是數字“1”,另一面是一副精美的浮雕。

  那是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植根于天空,樹冠垂落大地。

  倒生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