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11章 自杀者

  昏暗的地鐵站台。

  廣告牌裏老化的電線發出滋滋的聲音,燈箱忽明忽暗。

  那是夢神集團的廣告。

  一個西裝筆挺的中年男人,指著一台銀色睡眠箱,舉起大拇指,滿臉笑容:“夢神牌睡眠箱,讓您告別失眠,每晚好夢!”

  月台的肮髒地面上,十幾個上班族躺在地上,陷入噩夢之中,面容驚恐無法自拔。

  面對如此怪異的景象,夏亞心中滿是悚然。

  “你是夢女?”

  夏亞不由將她和都市怪談中的夢女聯系在一起。

  雖然不知道夢女到底有什麽目的,但是夏亞心中湧起強烈的不安。

  黑衣少女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凝視著夏亞。

  轟隆隆...

  幽深的隧道深處響起車輪的轟鳴聲,晚點的地鐵即將到站。

  沈睡中的上班族們呼吸變得平穩,表情平和,瘋狂轉動的眼珠也停了下來,這是即將醒來的迹象。

  “還好...地鐵快要到站了。”

  夏亞剛松了一口氣,面前那個中年男人忽然爬了起來,雙目依然緊閉,怪叫道:“對不起,艾麗娅,我不知道自己怎麽了?我是那麽愛你!不不不...我不是爲了保險金才殺了你,把你從樓頂推下去。我真的不是爲了錢...我只是控制不住自己,我真的不想繼續貧窮下去。對不起,艾麗娅....”

  男人正在做夢,而且是一個噩夢。

  他夢到了亡妻。

  最爲可怕的是,那是他親手殺死的妻子。

  男人的話,讓夏亞感到毛骨悚然。

  他面前的是一個殺人犯。

  這時候,中年男人猛地睜開眼睛,雙目猩紅,充滿瘋狂。

  “夢!我知道,這是夢!艾麗娅,你每天都折磨我!想讓我崩潰,讓我瘋狂!我不會屈服!我要活下去,用你換來的錢,潇灑的活下去!”

  中年男人已經分不清夢境和現實,他以爲自己還在做夢。

  這時候,隧道中傳來尖銳的呼嘯聲,地鐵即將進站。

  “這是夢,我要醒來!”

  中年男人忽然身形一縱,朝著鐵軌沖去。

  “危險!”

  夏亞下意識伸出手,想要抓住那個男人。

  可夏亞的肩膀被一只冰涼的手牢牢抓住,是那個黑衣少女。

  雨衣罩帽被氣浪吹落,露出一張少女的臉龐。

  她的年齡跟夏亞相仿,十五六歲,淩亂的紫色短發,皮膚白皙,濃濃的煙熏妝,淺紫色雙眸冰冷而叛逆。

  她的相貌氣質跟夢女完全不同。

  “我要醒來!”

  此刻,中年男人已經翻過欄杆,站在鐵軌上,猩紅的雙眼望著越來越近的地鐵前燈,放聲狂笑:“艾麗娅,你贏不了我!你活著時,我折磨你。就算到了地獄,我也要折磨你!”

  砰!

  一聲悶響,中年男人的身體轟然破碎,被地鐵撞成一灘爛泥。

  鮮血和碎肉鋪滿窗戶上。

  一只斷手飛了過來,落在月台上。

  啊!

  剛剛走出地鐵的乘客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頓時嚇得尖叫了起來。

  地鐵站陷入一片混亂。

  身穿黑色制服的安保人員立刻沖進地鐵,維持秩序。

  很快有清潔工過來,手腳麻利的將屍體裝入黑色密封袋,打掃著月台和地鐵車廂。

  還不到十分鍾,地鐵就恢複運行。

  “希望城的自殺者越來越多了。自殺率已經攀升到聯邦第一。”

  “網上說,自殺跟噩夢病毒有關。聽說是夢神集團爲了販賣睡眠機,研制出這種能讓人做噩夢的病毒,悄悄投放在城裏。”

  “那些資本家吃人不吐骨頭,爲了錢,什麽事都做得出來。”

  車廂裏乘客們神情惶恐,悄聲議論。

  地鐵的第一節車廂。

  清潔工已打掃過,可窗子的縫隙中依然能看到猩紅色的血水緩緩流下。

  乘客們甯願像是沙丁魚一樣擠在後面的車廂,也不願意進入第一節車廂。

  空蕩蕩的第一節車廂裏,只有夏亞和那名紫發少女。

  事實上,在混亂結束之後,紫發少女沒有絲毫畏懼,徑直走進第一節車廂,坐在角落的座位上。

  夏亞遲疑了一番,咬了咬牙,也跟在少女身後進入車廂,在她對面坐下。

  轟隆隆...

  地鐵緩緩開動,在隧道中飛馳,巨大的風聲從窗子灌了進來。

  “喂,你是什麽人?你爲什麽攔住我,不讓我救那個男人。”夏亞心中蘊著怒氣,語氣毫不客氣,在他看來,中年男子的死,紫發少女有一部分責任。

  “他是人類的渣滓,他該死。”紫發少女的神情無比冷漠,說完之後,便拿出耳機,沈浸在搖滾樂中。

  “...”

  夏亞本來還想問她一些關于噩夢瘟疫的問題,可她一副拒人于千裏之外的冷漠,讓夏亞語塞,只能作罷。

  “怪人。”

  夏亞小聲嘀咕了一句,頭疼又開始蠢蠢欲動,他忙打開全息手環,意識沈浸在虛擬空間,學習課程。

  果然不出所料,夏亞閱讀記憶著大量知識,頭疼便緩緩消退了。

  這個發現讓夏亞很驚喜。

  雖說是治標不治本,可是能不被頭疼折磨,哪怕只有幾分鍾時間,對于夏亞來說,也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

  “啧,優等生。”

  紫發少女瞥了夏亞一眼,一臉不屑,閉上眼眸,頭微搖,旁若無人的沈浸在猶如風暴的搖滾世界裏。

  嗤...

  地鐵在中轉站停靠。

  紫發少女讓夏亞感到十分不安,夏亞不想跟她獨處,哪怕一秒鍾。

  車門打開的一瞬間,夏亞就沖了出去。

  中轉站是希望城最大的地鐵站。

  密密麻麻的乘客在月台上等候,連續故障造成的地鐵晚點,早已將他們的耐心消磨一空。

  乘客們全然不知這一節車廂剛發生過事故,你擠我扛,蜂擁而入,將原本空蕩蕩的車廂瞬間塞滿。

  夏亞回頭看了一眼,紫發少女似乎在座位上沒動,已然被人潮淹沒。

  跟著語音導航,夏亞快步走上樓梯,穿過隧道,換乘一條地鐵線路。

  夏亞的運氣不錯,開往東區的地鐵剛剛靠站。

  相對于其他三區,東區偏遠荒涼,車廂裏的人不多,夏亞找到一個空座位剛剛坐下,地鐵便開動了。

  夏亞擡起頭,表情陡然凝固。

  紫色短發的叛逆少女盤膝坐在夏亞對面的位置上,帶著耳機,閉著眼,輕擺著頭,沈浸在搖滾歌手聲嘶力竭的咆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