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10章 梦女

  夏亞回到個人終端,查看剛剛購買到的文史哲書籍。

  書籍是人類進步的階梯,夏亞不知不覺便沈浸其中。

  他擁有過目不忘的能力,只看過一遍,就將書籍上的文字印刻在腦海中。

  不知道爲什麽,夏亞在閱讀書籍時,頭疼並未如期而至。

  伴隨著閱讀,夏亞的頭腦越來越清晰,對這個世界了解的越來越深入。

  不知不覺,已經是傍晚時分,腸胃的饑餓感告訴夏亞,是時候停下了。

  夏亞來到窗前,望著樓下肮髒的街道和來來往往的行人,輕吸一口氣,自語道:“安德說三天內到培訓基地就行,不過,我最好今天就去。至少那裏免費提供一日三餐。”

  夏亞給房東洛克發了一封郵件,告訴他,自己要離開幾天,回來時一定會補齊房租。

  隨後,夏亞收拾了幾件貼身的衣服,在抽屜裏找到一個老舊的全息手環。

  全息手環是這個時代的便攜式終端設備。

  手環的作用,相當于舊時代的手機,只是更加方便攜帶,比手機更加結實耐用。

  不過,只有下層城市的窮人,才會購買廉價的全息手環。

  而上層城市的富人,則追趕著潮流,購買最頂尖的電子産品,比如全息眼鏡。

  夏亞換上一件T恤衫和牛仔褲,將換洗衣物放在單肩包裏,離開了房間。

  街道肮髒汙濁,汙水橫流,空氣中徘徊著一股驅之不散、令人作嘔的惡臭。

  天空飄落下淅瀝瀝的小雨,摩天大樓上的璀璨霓虹透過雨幕,宛如另一個世界。

  道路兩側隨處可見衣衫褴褛的流浪漢,他們眼神空洞,表情麻木,從他們的身上夏亞看不到一丁點生機。

  想到自己有可能淪落成他們的樣子,夏亞感到不寒而栗,打了個哆嗦。

  夏亞躲在屋檐下,打開全息手環,將培訓基地的地址輸入進去,在語音導航的引導下,朝著地鐵站走去。

  希望城是一座巨型城市,分爲上下層,東西南北四個區域。

  夏亞所處的區域,是西城區下層,這裏是貧民窟。

  培訓基地所處的區域,是東邊的外城區,是一個偏遠,人迹罕至的地方。

  地下通道的牆壁上畫滿了塗鴉,那裏有許多流浪漢在乞討,行人們神情冷漠,腳步匆匆,對他們視而不見,空氣中充斥著陰郁的氣息。

  月台上,十幾個上班族在等待著下一班地鐵,他們的臉上卻寫滿了疲憊。

  地鐵又晚點了。

  希望城的公共交通雖然免費,可是效率低到令人發指,故障晚點是家常便飯。

  上班族們早就習慣了地鐵晚點,手環中射出光線,在面前編織成虛擬光屏,手指觸碰在光屏上,意識早已沈浸在虛擬世界中,消磨著時間。

  夏亞來到月台上,並未將意識沈浸在虛擬空間繼續閱讀。

  今天他接受的信息已經足夠,比起虛擬世界,他更想親眼看看現實世界。

  “哈...”

  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人眼圈發黑,臉上寫滿了困倦,他揉了揉幹澀的雙眼,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哈欠像是病毒一般,在空氣中迅速蔓延,其他人也忍不住開始打哈欠。

  一時間,哈欠聲此起彼伏,夏亞也被影響,感覺到一股濃濃的睡意襲來,眼皮像是灌了鉛,沈重到擡不起來。

  等夏亞回過神來,他發現自己來到一個巨大空曠的遊樂場。

  旋轉木馬,摩天輪,過山車,滑梯,跷跷板...

  詭異的是,遊樂場裏空無一人。

  這些遊樂設施在沒有人的情況下,獨自運行。

  吱呀...吱呀...

  跷跷板上沒有人,卻不斷的一上一下,仿佛有兩個看不見的幽靈正在玩耍。

  “這是夢?”

  夏亞的意識很清晰,他很快察覺到自己是在做夢。

  可夏亞卻不知道自己如何才能醒過來。

  他努力回憶,也想不起自己在何時何地入睡,爲什麽來到這個詭異的夢境裏。

  “大哥哥,你來陪我玩嗎?”

  一個女孩的聲音忽然在夏亞的背後響起。

  夏亞感覺背脊發冷。

  “是誰?”

  夏亞的喉頭鼓動,艱難吞咽下一口口水,緩緩轉過頭,脖子上的肌肉無比僵硬。

  漆黑的披肩長發,蒼白的皮膚,陰郁的雙眸,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女。

  她坐在旋轉木馬上,正在朝著夏亞招手,臉上卻沒有一絲笑容。

  夢女!

  劇烈的頭疼讓夏亞猛地醒了過來,他滿頭大汗,大口喘著粗氣。

  頭疼只會遲到,不會缺席。

  不過這一次,頭疼卻救了夏亞。

  回憶起剛剛的夢境,夏亞心有余悸。

  夏亞從未做過如此清晰的夢,夢境並未隨著醒來而變得模糊,反而更加清晰,夢女每一縷飄揚的黑發,都牢牢印刻在他的腦海裏。

  “夢女的都市怪談竟然是真的,那麽噩夢瘟疫?”

  夏亞回過神來,目光掃過月台,表情頓時呆滯。

  所有的上班族全都躺在肮髒的地面,陷入沈睡。

  除了站台角落,一個身披黑色雨衣的人依然站著,眼神冷漠。

  見到夏亞醒了過來,怪人輕咦一聲,眼神中有幾分驚訝,向他看了過來。

  “難道是他在搞鬼?”夏亞十分警覺。

  “喂,快醒醒!”

  夏亞知道自己可能不是怪人的對手,快步走到一個沈睡的中年男人面前,抓住他的肩膀使勁搖晃,想要將他叫醒。

  然而,這個男人的表情驚恐,牙關緊咬,雙目緊閉,不管夏亞怎麽搖晃大叫,他卻沒有醒過來的迹象。

  夏亞撥開他的眼皮,發現他的眼珠在飛速轉動,正在經曆一場無法蘇醒的噩夢!

  夏亞不甘心,又嘗試喚醒附近幾個人。

  結果一樣,沒人醒過來。

  這一切,實在是太反常了!

  這時候,那個身穿黑雨衣的人開口,竟然是少女的聲音:“放棄吧,他們陷入噩夢中,除非你是築夢師,能夠進入他們的夢境,喚醒他們,否則在地鐵到站前,他們將一直沈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