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27章 巨人墓地

  夏亞的意識離開身體,像一個真正的幽靈,穿過層層牆壁,深入地底。

  從牆壁後,夏亞才真正看清了威廉古堡的真正面目。

  牆壁和地下深埋著粗大的血管,粘稠的鮮血在血管中奔流。

  築造牆壁的材料並非是黑曜石,而是血肉和石塊的混合體。

  威廉古堡中的家具、雕刻、裝飾,都是人類的骨骼制造而成。

  地毯和床褥是用人類的毛發編制。

  威廉古堡是活的,它就像是一頭巨大的凶獸,蟄伏在希望城這繁華大都市的遠郊,吞噬著無知的闖入者。

  夏亞不明白,世界上爲什麽會有這樣的生命體存在。

  它顯然不是科技制品。

  在這個生物技術極其發達的時代,人類的科技也不足以制造出“威廉古堡”如此龐大的生命。

  “也許它是第二紀元黑魔法的産物。”

  夏亞在地底發現了許多殘破的祭壇、法陣,以及雕刻著未知語言的石柱。

  關于第二紀元,夏亞幾乎一無所知,因此無法繼續推測下去。

  在幻夢藥劑的幫助下,夏亞的意識活動範圍變得更大,足有五十米。

  他深入地底,穿過古老的隧道,來到一個陰森可怕的黑暗祭台前方。

  祭台的周圍遍布著幹癟屍骸,通往祭台的道路是用白骨鋪就。

  祭台上方倒吊著十幾個血肉包裹的肉繭。

  這些肉繭包裹的嚴嚴實實,只露出腦袋。

  “歐陽...戴安娜...”

  夏亞立刻辨認出來,這些肉繭包裹的正是他的同學們。

  卡莎也在其中,不過她的臉頰幹癟,猶如木乃伊,金色的頭發也早已掉光了。

  他們雙目緊閉,臉色煞白,沒有半點聲息,全都死了。

  噗通...噗通...

  伴隨著強有力的心跳聲,這些肉繭輕輕收縮,將他們的鮮血從屍體中擠壓出來。

  滴答...滴答...

  鮮血落在黑暗祭台上,將祭台染成一片赤紅,空氣中彌漫著強烈的血腥味。

  祭台中央,是一個一人高的巨大心髒,鮮血正好滴落在心髒上,慢慢浸入到心髒之中。

  這個心髒是如此的巨大,透過半透明的薄膜,可以看到鮮血在裏面流淌。

  心髒的下方蔓延出無數猶如樹根的根須,牢牢植根在祭台上,隨著心髒強有力的脈動,鮮血沿著根須,在經過牆壁和地下的血管,傳輸到威廉古堡的各個地方。

  仿生人安德站在心髒旁邊。

  安德依然穿著筆挺的西裝,雙目緊閉。

  祭台上的根須將他纏住,在他的全身上下蔓延。

  幾十根根須刺入到安德的頸部,心髒中流淌中的鮮血,先通過安德的身體,在被傳輸到其他地方。

  安德已經成了威廉古堡的一部分。

  “那枚巨大心髒,應該就是威廉古堡的核心!”

  夏亞走上祭壇,想要看的更清楚一點。

  “是誰?誰在窺探?”

  安德猛然睜看眼睛,雙眸血紅,朝著夏亞意識所在的位置看來。

  轟隆...

  淒厲刺耳的低吼聲灌入夏亞的耳朵,幾乎將他的意識撕碎。

  一陣劇烈的搖晃,夏亞睜開眼睛,出現在眼前的是紫色短發,神情焦急的蘇珊娜。

  蘇珊娜正抓住夏亞的肩膀,使勁搖晃,將他從夢境中喚醒,脫離了靈魂離體狀態。

  “剛剛你忽然尖叫起來,表情痛苦,好像在做噩夢,我只能冒險把你叫醒。”蘇珊娜略帶歉意的說道。

  “謝謝。”

  夏亞對蘇珊娜表示感謝。

  若不是蘇珊娜當機立斷,將夏亞叫醒,他的意識可能已被安德撕碎。

  面對安德,夏亞就像是初生的嬰兒,毫無反抗能力。

  “優等生,結果怎麽樣?”蘇珊娜見夏亞沒事,連忙問道。

  “我看到了通往地底的古老隧道,看到了鋪滿屍骸的道路和染著鮮血的祭台...”

  夏亞輕吸一口氣,盡可能讓心情平複,將夢境中看到的景象告訴蘇珊娜。

  “祭台...看來威廉古堡,果然跟第二紀元有關啊。”蘇珊娜的神情凝重,她還從未經曆過如此棘手的事件。

  遙遠的第二紀元,神秘的黑巫術,跳動的巨大心髒,活過來的古堡。

  蘇珊娜的身體除了大腦之外,全部機械義肢化,就連心髒也是冰冷的能量核心,她幾乎已經忘卻了恐懼爲何物。

  置身于神秘的威廉古堡中,未知帶來的恐懼將蘇珊娜籠罩,她的紫色短發在夜風中飄揚,嘴角上挑,笑容冰涼而瘋狂:“有意思!我追尋的就是這種刺激!除了搖滾樂之外,只有恐懼和死亡才能喚醒我的心靈,讓我感覺自己還活著,依舊是一個人類!也許,這就是我返回威廉古堡的真正原因!”

  夏亞凝視著紫發少女的眼睛,從美麗的紫色雙眸中,他感覺到強烈的情緒迸發。

  蘇珊娜全身上下都給夏亞一種冰冷、非人的感覺,像是一台冷冰冰的機器。

  唯獨她的眼睛還藏有人類的感情,那是屬于人類的眼睛。

  ......

  憑借夢境中的記憶,夏亞帶著蘇珊娜在繁複扭曲的古堡中穿行。

  威廉古堡的空間已經扭曲到了極致。

  衛生間,抽水馬桶就正對著大門口,而電燈的開關在走廊盡頭接近天花板的位置。

  盥洗鏡吊在房門正上方。

  水龍頭裝在門把手上。

  走廊和牆面歪七扭八,染滿血迹的地毯挂在牆壁上。

  所有家具陳設、裝飾布置,全都是扭曲的,給人一種不真實感,如同精神病人的夢境。

  夏亞打開廚房一側的壁櫥,沿著向下的樓梯,進入陰森的古老隧道。

  隧道裏,徘徊著許多身上長滿觸手的肉瘤怪物。

  蘇珊娜的戰鬥天賦展現的淋漓盡致,獨自一人在前方開路,所到之處,刀光閃爍,留下遍地鮮血和肉塊。

  令人作嘔的血腥味和越來越近的心跳聲,讓夏亞的眼神渙散,必須全神貫注,拼命集中注意力,才能跌跌撞撞跟在蘇珊娜身後。

  三十分鍾後。

  夏亞和蘇珊娜來到隧道的盡頭,一個巨大的地底空間。

  屍骸鋪成的道路盡頭,一座被鮮血染紅的祭台高聳。

  祭台之上,安德西裝筆挺,雙手張開,臉上帶著笑容:“歡迎來到巨人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