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二十章 陈留一哥 完

  ‘你確定?’

  張白不屑一笑,沒有回答,而是讓士兵快速清理出一大片的空地,他就站在空地中央,手持長刀孑然而立,有如一名獨戰天下的豪邁刀客。

  幾人面面相觑,最終還是從各自手下挑選出三十名最精銳的戰士一起迎戰。這三十人裏面十六個武力值接近二十點的主力輸出,十四名體力接近二十點的肉坦。

  肉坦一馬當先朝張白圍了過去,輸出落後半米左右緊跟而上。

  張白嘴角挂出一抹冷然的笑意,眼中森寒殺機一閃,腳踩靈犀步猶如一陣風驚起的蜻蜓,眨眼的功夫已經來到了肉坦小隊的前面,手中刀光連閃。

  -78

  -78

  -78

  .。。

  一刀封喉!刀刀封喉!一刀之間連劃過四人喉嚨,一連串的傷害數值飙出,兩名肉坦當即倒地,另外兩人僥幸躲過一擊,還剩下一絲血皮。

  ‘嘶~’

  全場響起倒抽冷氣的聲音。

  ‘這尼瑪什麽傷害?他多少武力?!’

  ‘退!’圍攻的衆玩家中不知誰喊了一聲,剩余二十八人齊齊後退。

  ‘不要退!’這時,圍觀的穆東大喊了起來,‘他不是boss,直接上,圍住亂刀砍死!’

  ‘對啊!現在玩家能有多少血!’幾人醒悟過來,但還沒等他們再次攻擊,張白已經主動找上門。

  刷刷刷~刀光猶如劃過夜空的閃電,深深印刻在在場中人的腦海裏。

  後方,張超和李繼都兩眼放光,張白的武力說不上多高,但是對力量,身法和時機的應用著實能令人眼前一亮。

  ‘此子有大將之風,他日一旦他武力值提高起來,我非其敵手。’張超心中如是想。

  ‘此人有霸主之資,絕非池中之物!’李繼心裏如此想到,先前他與張大一起在王府之外候命,已經將其內發生的一切偷聽偷看了個全,早已對張白的身份和手段欽佩不已。

  而此時場中,三十個玩家已經只剩下七人,他們遠遠的躲開再也不敢讓張白近身。張白追了一會見追之不上也就停下了腳步:‘第一場比武力你們可服氣?’

  ‘服氣!’這是陸明喊出來的,其他衆人卻都是呐口不言。

  ‘呵呵。’張白輕笑,‘上來收屍吧,誰的東西自己撿回去。’有人上前撿取屍體上的刀和其他值錢寶物,而這時張白朝人群中招招手:‘張大,過來吧。’之前他就是見到張大過來了,這才快速出手解決戰鬥。若張大沒來,他就要借用張邈的手震懾衆人,現在既然張大來了,他倒是不介意再臭屁顯擺一下。

  ‘不過仗著武器有什麽神氣的。’張強突然開口嘲諷道,‘如果我的幾個兄弟也有神兵一樣虐你。’

  好幾人一起朝張強看去,等待他解釋。

  ‘大家想想,每刀都至少七十八的傷害,這要多少武力?你們覺得可能嗎?他手上的肯定是高階的武器。’

  衆人嘩然,果然如此?看向張白的眼神不由變的貪婪起來。

  張白目光猛的一冷:‘張強,上次滅你張國時搶回來的刀,這會就變神兵利器了?你買的刀什麽貨色心裏沒點B數嗎!’他表面雖然表現的憤怒心裏卻樂開了花,本來第二關就准備比拼領地實力,這會有人願意把臉湊過來挨揍,哪有拒絕的道理!

  ‘是你!’張強和穆東一起跳了起來。

  張白把面貌隱藏起來:‘現在認出來了嗎?’

  ‘MD!我記住你樣子了,你別想跑!我張強把話撂這了,我要滅了這雜種,誰要是幫他就是與我張強過不去!’張強的樣子異常的扭曲,之前那個張國他花了將近一個億啊!就這樣沒了!

  張白臉上笑容一收,重新收起了隱藏容貌,陰著一張臉大聲喝道:‘張超聽令!’

  ‘末將在!’張超一激靈,猛的從馬上跳了下來拱手回道。

  ‘這人勾結黃巾,乃是反賊,現著你點齊兵馬前往南門將他的收容所消滅!記住了,收容所叫張國。’

  ‘末將領命!’張超遂點齊兵馬朝南門而去。

  張超的反應並不是說他就被張白招募了,只不過是張白狐假虎威罷了,他現在代表的是劉協!若這時候敢落他面子,那來自‘劉協’的資助自然沒了,以現在的情況,張邈必敗無疑,那就是兩敗俱傷了。正因爲看清楚了這點張白才敢這麽明目張膽,這樣的機會以後很難遇到了啊。

  ‘嚇唬誰呢?’張強猶自強裝鎮定,暗地裏卻已經給好幾個馬仔發去消息,讓他們盡快把張國裏能夠轉移的資産先全部轉移走。

  ‘呵呵,幾天時間又把張國建起來,不容易啊。花了不少錢吧?’張白的笑如魔鬼,‘既然說到這份上,我也不妨把話說明白了,今後凡你張強建立或參與的勢力,我見一個滅一個!’他魔鬼般的眼神掃過衆人,無人敢與之對視,‘穆東,上次你想搶我的鵝王沒有成功,現在還想搶嗎?’在張白示意下,張大放出鵝王,巨大的身軀,其實比很多話語來的震撼。

  ‘鵝吼~’鵝王猛的扇動翅膀,狂風咧咧。

  張大同時拿出長刀,霸氣側漏,睥睨四方。

  穆北搶在穆東前頭出來說道:‘我們穆家沒有異議,同意張白成爲陳留玩家公會第一任會長。’他是穆家兄弟裏面年齡最小的,卻是深得老爺子厚愛,可以說能力眼光都是最強的。張白神秘的身份和背景,強大的武力,武將張大,鵝王戰寵!這一樁樁一件件無不透著神秘,這樣粗壯的大腿怎能得罪!必須緊緊抱住才是正理啊。

  陸明猛的一拍大腿,媽蛋,竟然落後了:‘我陸明同意張白成爲會長!’

  就在這時,系統公告響起:恭喜玩家張白將領地收容所家園升級爲聚集地家園,獲得聲望獎勵。

  這一下玩家群徹底轟動了,穆北的眼中充滿侵略性,這根大腿我TM抱定了!只要掌握議政廳圖紙的出處,他的領地很快也能升級爲聚集地。

  張白露出清新脫俗的笑:‘很好,現在領地發展我也是第一了,還有誰不同意我成爲會長?’

  ‘同意~’

  ‘同意~’

  玩家群中稀稀落落的喊話回答。

  ‘整齊一點!同不同意!’

  ‘同意!’

  ‘同不同意!’

  ‘同意!’

  ‘很好,既然都承認我是會長,那現在我宣布,所有玩家不得加入黃巾陣營!誰贊成誰反對!’

  這下玩家的回答更加稀疏了。

  ‘陳留是我們的新手城,讓黃巾攻進來你們以爲是好事嗎?如果他們劫掠,城裏店鋪東西被搶了我們以後買什麽?’張白知道自己的話很沒有說服性,因爲他也不知道黃巾破城之後會怎麽樣,但不要緊,目的能達到就行,他還有手段沒出。

  ‘所有參與黃巾陣營的玩家將不允許再進入陳留!這是陳留王張邈的決定,自己看著辦吧。’朝張邈看了一眼,張邈會意,掏出城主令一陣操作,下一刻,嗖嗖嗖~數百道身影突然被傳送到了城門之外,此地就在門口,被傳送走的玩家試著回來卻被系統告知他們已經被張邈驅逐無法再進城。

  ‘我C!’很多玩家炸了,如果不能進城,這遊戲還玩個毛!很多人都是找個安全地方睡覺然後下線,遊戲裏也需要睡眠的,下線會自動進入睡眠狀態,如果在城外哪有安全地方啊。都睡在城門口嗎?就怕被抓進去關進地牢~

  ‘不要慌!我身爲會長自然會爲你們爭取,能脫離黃巾陣營的歡迎隨時回來,脫離不了的只要黃巾軍進攻時你們不參與,活動過後同樣允許你們回來。如果能協助張邈陣營給黃巾軍造成損傷的,不僅能夠回來,還有獎賞!’張白看向張邈,張邈點了點頭。下一刻,這就變成了一個張邈的招降任務發布給了每一個黃巾陣營的玩家,衆人的情緒這才平複下來。

  張白也看了任務內容,終于放心起來。任務內容有兩個,一是提供一個轉陣營的機會。二是留在黃巾陣營隨時通風報信或者搞破壞,按照功勞大小照樣計算軍功。而且如果接了任務又不做事,雖然有機會獲得黃巾軍那邊的軍功,但是張邈這邊的軍功會扣除乃至變成負數,到時候一抓一個准,那就真的別想再進入陳留了。

  就在這一刻,張邈陣營的玩家不斷的提升,看著不斷跳動的數值,張邈心中的陰雲才散去一些。

  ‘孟卓兄,幸不辱命,有了這些能夠複活的天生將魂的玩家,對付區區黃巾不在話下。’

  張邈正想恭維幾句,突然玩家之中又騷動了起來,原來是張強的領地又一次被滅了。

  ‘張白我與你勢不兩立!’張強幾乎要哭出來。

  張白微微一笑,沒有理會,重新上馬與張邈一起返回了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