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二十一章 张邈的招揽

  陳留王府。

  張邈給張白安排了一間客房,張大就在門口打地鋪。

  張大帶回來的消息,原來這兩天家園一直在建設中,繁榮度不斷提升早已達到升級要求,而民心又一直是滿值,在帶回去幾十個居民後,立刻就能夠升級到聚集地。

  原本新居民的加入令民心回落了一些,可在辛農的組織下,原居民現身說法,幾次洗腦之下竟然也快速將民心提升了上來。

  張白奇道:‘沒想這老頭還有迷惑人心的能力!’

  不料張大卻是搖搖頭:‘主公,末將正要向你禀報,村長他不過是發起者,之所以民心能這麽快提升功臣其實另有其人,那是一個年輕的方士,自稱唐周。’

  ‘唐周?是這次一起過去的新居民?’張白立馬精神了起來,這家夥一聽就像是特殊人才啊!

  ‘不是,聽村長說,是昨天才到咱們家園的,給他安排民居他也不要,只在村長家借宿了一晚,似乎不准備長住的樣子,村長讓我通知您看是否要回去親自看看。’正因爲這個張大才急匆匆的趕回來,‘末將在這人身上感受到了將魂的存在,極爲強大!’

  ‘還有這種事!’張白興致勃勃,‘走,看看去!送上門的武將,可不能放跑了!’

  可是兩人剛出了門迎頭就撞見了李繼。

  ‘張大人,陳留王請您過去敘事。’李繼恭敬的說道。

  張白看了他一眼,有些奇怪,笑道:‘先前張超將軍說起,他麾下也就你一個千夫長,怎麽,你還負責跑腿?’

  李繼微微一笑,顯得更加恭敬了:‘先前見大人武勇,翻手間令數萬玩家臣服,方知大人心中溝壑,繼深感仰慕,見賢而思齊,特請命而來,只爲能多見大人一面,讓大人見笑了。’

  張白心中一動,深深看了李繼一眼,陳留的玩家滿打滿算也就一萬二,其中參與這次活動的更只有千人左右,李繼這麽說分明是在擡高自己啊:‘待黃巾禍亂之後,我們自然可以多親近。將軍正當打之年,成就當遠不止于此,不知可願隨我一起征戰四方建功立業?’

  李繼大喜,當即下跪:‘承蒙主公不棄,李繼願爲驅策!’

  ‘哈哈。’張白有種撿到寶的感覺,‘快起來。’他連忙將李繼扶起,又等了一會卻遲遲收不到系統消息,怎麽回事?他狐疑的看了李繼一眼,該不會在糊弄我吧?

  不知是不是看出了張白的疑惑,李繼接著滿臉憂愁的說道:‘只恐張超將軍那邊不願。’

  原來還要讓張超放人嗎?

  ‘不用擔憂,張超將軍那邊交給我!’平白得了個武將,張白說什麽也不可能放手的。

  兩人又走了一會,所到之處應該是會客室。

  一進門張邈就迎了上來,張超也在,還有另外一個不認識的,那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清瘦高雅,一張臉猶如刀削斧刻,張邈介紹下才知道他就是劉翊,先前一直在城牆上駐守,兩人見面互相見過禮後,他立刻又匆匆的回去駐守,順便帶走了所有的士兵,包括玩家新兵,明天就是活動正式開啓的時間了,也不知道黃巾會什麽時候來,以怎樣的形式來。

  ‘天使。’張邈過來挽住張白的手,‘不知這些玩家你有多少把握,明日的戰事上他們是否可信?’

  說到這個張白也慎重了起來,他總覺得奇怪,按照目前的發展似乎張邈的成敗完全由玩家群體的選擇來決定,以目前的遊戲階段來說未免太過誇大玩家的作用。

  張白轉過身面色嚴肅的看向張邈:‘凡戰者未謀勝先慮敗,玩家群體雖然大但畢竟不是正規編制,也不好操控,變數極大,不知陳留王可還有其他後手?’

  ‘天使當面怎敢稱陳留王?天使還是直呼某孟卓吧。’

  ‘也好,孟卓兄。’張白拱了拱手。

  張邈還禮。

  ‘前些天我派遣使者往泰山,濟北等諸郡求援,方知各郡如今也是戰亂四起,匪患橫行,自顧不暇。如今陳留已是孤城,惜哉典韋,臧洪,陳容等將皆棄吾而去,本王如今已無依也~’言罷,張邈以手捂面,拭去眼角淚痕。

  ‘大哥何必喪氣。’張超走上來輕聲安撫。

  良久,張邈才收斂。從懷中掏出一張紙:‘天使請看。’

  張白接過一看,竟是一張物品清單:特殊居民,糧食,鐵,礦石,武器,護甲,圖紙,黃金...

  ‘這是?’

  ‘黃巾賊子觊觎我陳留物資,本王豈肯資敵?若放任黃巾擄掠將民不聊生,如天使這般天生將魂天眷者也將無物資可用,談何發展?爲蒼生計,本王自知不敵,亦不敢退。’

  張白眉角直跳,這清單裏面羅列的每項都是以百萬爲單位,按照張邈的說法,難道被搶了之後玩家在陳留中就買不到東西了?繼續翻看,清單的最後是蔔己留下的一句話:若敢不從,休怪天師降罪,以困仙繩滅之,至那時後悔晚矣。

  ‘孟卓兄,不知這困仙繩?’

  張邈一臉悲怆:‘此乃張角妖道所煉制的專滅將魂之妖器,爲其所傷,將魂將無法複生。’

  ‘無法複生?’張白皺起眉頭,‘玩家也不能複活?’

  張邈鄭重點頭:‘將魂若毀,複生無望。’

  嘶~

  這麽恐怖的嗎?真有這麽玄?張白看了張邈一眼,從對方臉上看不出絲毫欺騙的意思。對玩家來說不能複活那是什麽?刪號重來?張邈的這番說辭內心裏張白是不信的。

  ‘吾弟孟高雖勇,恐不敵賊將人衆,兄陷弟于絕境,爲兄慚愧。’說著,張邈竟又哭起來。

  張白側目,這不是劉備專屬麽?你學個什麽勁。

  ‘一死而已,兄何出此言!如今我們兄弟外無所依,弟思慮再三,惟臧洪,當來救吾!就怕那袁紹不肯放人。’

  張白心中一動,他一直在思考爲什麽特殊任務只要求他守住陳留三天,現在看來,估計就應在臧洪身上了。

  張邈輕輕搖頭:‘若兖州亦能握拳,豈會讓太平道猖獗?本王雖無雄主之資,亦敢不惜身,爲蒼生謀劃,天使。’他突然整理了下衣服,莊嚴肅穆的盯著張白,‘不知天使可否留下幫我?’

  就在這時,張白收到了一條系統消息:你收到陳留王張邈的招攬,請選擇是否接受。

  ‘我C!’張白臉色怪異,他正盤算著怎麽挖牆腳招攬李繼呢,這邊竟然打上自己的主意了?!不過話說回來,怎麽都感覺有點扯!系統勢力能夠招攬玩家?

  一時之間張白竟不知該做出什麽表情,思慮再三,他還是決定實話實說:‘孟卓兄,你也知道我受獻帝所托而來,你覺得你比之獻帝如何?張超將軍比之獻帝麾下將領又如何?’

  ‘這...’張邈語塞。

  十一年前,劉協帶著還願意追隨他的一衆文臣武將來到陳留,那時候雖然仙人已經否定了劉協的帝位,然而畢竟虎死不倒威,那時候張邈還是以臣子之禮拜見,可那時劉協已經意志消沈,絲毫沒有要奪回江山的雄心壯志,只是讓他選擇一處山靈水秀的地方讓他居住,張邈給選了一個黃巾據點,衆將輕而易舉攻克,劉協等自此隱居不出。

  臨走之前,盧植拉著張邈的手,稱他:不忘故主,來去明白,真丈夫也。

  這一句話限制了張邈,其他諸侯紛紛自立爲帝,各自建國。但是張邈卻遲遲不肯邁出這一步,麾下將領因此多離他而去,等到數年後張邈被封爲陳留王的時候,將領大多已被瓜分,招無可招。張邈一時之間內心頗爲蒼涼:我果然不適合做一個主君啊。

  ‘陳留因爲有獻帝在,注定不是一個好的據點,想要有所發展,臥榻之旁豈容猛虎安睡?我也只是與之合作,後方斷然不會設在陳留,孟卓兄也是不甘平庸之人,不若與我一起?若孟卓兄願意幫我,我必待之以國士。我敢保證,必能讓孟卓兄與張超將軍的成就遠超今日!’

  張白反招攬起來,雖然知道不可能成功,但是先前張邈的招攬就這樣被他帶過了。

  ‘哎~’張邈輕聲歎息。

  ‘如果孟卓兄不信,不如我們定下一年之約,先讓李繼跟隨與我,一年之後,且看他成就如何!’

  張邈愣愣的盯著張白,這個小年輕還真是膽大包天,先是膽敢反過來招攬起自己不說,現在又開口要人,不過...他突然笑起來:‘也好,就讓李繼先追隨于你,不過他是否願意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張白欣喜若狂,當即招來李繼,將事情說了一遍。李繼先是朝著張邈和張超躬身一拜,接著又單膝跪在張白身前:‘李繼願爲主公效犬馬之勞!’

  張邈呆愣當場,張白卻是哈哈大笑起來,笑聲傳出很遠,很遠。

  李繼:C級將領

  等級:10

  根骨:7

  武力:47

  智力:42

  體力:45

  內政:30

  兵種:刀盾兵

  看到李繼的屬性,張白兩眼都往外冒著幽光。可貴的是居然自帶兵種,可惜沒有掌握陣法,但不管怎麽說這是一個C級的武將啊!也就是五流武將,而且七點的根骨是有成長爲三流武將的潛力的,發達了!張白笑的嘴都合不上,接著自然又是系統公告不提,不同的是這一次張白沒有隱藏姓名,引起玩家的又一次熱烈討論。

  接下來張白匆匆拜別了張邈,對于玩家的事情他說只要咬死黃巾陣營的不讓進城,應該就問題不大,然後張白自己在以會長的身份警告一番,到時候選擇背叛張邈陣營的應該就不多了。

  隨後,張白領著張大和李繼返回了家園。家裏還有一個唐周等著寵幸呢,張白覺得,今天一定是他的幸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