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九章 招揽大娃

  第二日。遊戲開服的第二天。

  昨天夜裏,黃巾軍在山洞外駐紮了一夜,兩名黃巾將領休憩于山洞之內。張白也便在門內躲了一夜不敢外出,甚至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響。

  黎明時分,黃巾軍起營拔寨。又等了許多時間,確認安全後張白悄悄潛回了陳留。

  陳留城中,氣氛有一絲凝重。一隊隊全副武裝的士兵不時往返巡邏,城門之外更是有常駐的士兵把守,出入城門都需要經過嚴格的檢查。陳留城中就連玩家都不敢再高聲喧嘩,這一刻,給人的感覺似乎遊戲的主宰不再是玩家。

  城門,門口邊上的牆壁上貼著一張告示,兩名身著衣甲的士兵持械把守。

  經過城門時,張白也接受了盤問和檢查。通過檢查後張白走上前,看向告示:

  募俠勇豪傑告示

  陳留王:張邈

  黃巾起亂,天下苦之久矣。本王以慈悲相權,奈何遭殘毒黑手。原有丹心一顆,今已損失殆盡。今賊兵犯境,四海傷心,中原怒目,天理難容。茲建民事,切诰蒼生,英雄豪傑,盡展身手,巾帼俠客,大顯威姿。毀除邪神,以獎天衷,以受天福。使士農工商各力其業,念其蘇之有望,爲此特行告示,安爾守道,布告天下,鹹曉萬方,各宜凜遵踴躍,特示。

  新紀元十一年五月初一日宣告

  在張白迷迷糊糊看完告示的時候,收到了系統消息:請選擇是否響應陳留王張邈的征召。下方兩個選擇,一個是單人響應,一個是勢力響應,而張白的勢力下方有一個叫家園的小型勢力,顯示擁有武將零,擁有部隊零。

  ‘這是?那隊黃巾軍跑陳留來了?還有這個家園是什麽鬼?’張白的心裏隱約有一絲猜測,不過現在還言之過早,也覺得不大可能,看來得找個時間去確認一下了。

  ‘不過我現在都還零級,還是別參合了。’那兩名黃巾將領給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絕不是現在的玩家可以招惹的存在,他隨即選擇了拒絕,退出圍觀人群,朝陳留城內走去。徑直來到他之前到過的那間破屋,就是那個老叫花和大娃的屋子。

  敲了敲門。

  吱呀~破舊的屋門打開,開門的是大娃。

  ‘小白哥?’大娃還記得張白,微微一愣後露出驚喜。

  ‘是我。’張白輕笑,一點不見外,點了點頭後不等招呼就走進了屋裏,屋中清淨,老叫花不在,角落裏一只拔了毛的小雞仔,處理了一半,看樣子大娃又出去打獵了。

  隨意找了個角落,召喚出隨身的門,從中取出巨大鵝蛋:‘大娃,你認得這個麽?’

  ‘這是?鵝王蛋!’大娃果然認得。

  ‘沒錯,大娃,我看你很是雄壯,比一般的居民強壯不少,有沒有想過成爲一名武將?’

  ‘成爲武將?!’大娃明顯意動,身處亂世誰又會不想成爲武將,不過憧憬的神色只持續了一瞬便又快速落寞,‘當然想!不過大娃聽說成爲武將需要借用勢力的校場進行將魂試煉,大娃一介賤民,如何有資格使用校場?而且就算進行了試煉,大娃自認爲也絕不可能完成,通過不了的,何必途傷了性命。’

  這一點張白當然清楚,像大娃這般沒有勢力背景的,想要成爲哪怕最低階的武將,也需要武力達到二十點左右,才有一絲獨立通過試煉的可能。就大娃目前的屬性來說,還差的遠。還有一點大娃沒有說,將魂試煉可不是擁有校場就行,還需要一枚將魂用來開啓試煉。將魂試煉的時候並不是只能自己獨戰,假若有背景,可以帶上幫手,比如帶上另一名武將,或者帶上一隊士兵,亦或者穿著神甲神器。

  張白將這個話題暫時擱置,轉而談論起張邈這次的征召:‘大娃,你知道城裏發生了什麽嗎?張邈怎麽貼了告示?難道城裏還隱藏著很多高手?’

  大娃嚇了一跳,急忙想要過來捂住張白的嘴,被張白靈犀步輕松閃開,大娃微微驚愕,轉而迅速將手指擺于自己的嘴唇上:‘小白哥,你不可以直呼陳留王名諱,被外邊巡邏的士兵聽到要受罰的。’

  ‘說個名字就要受罰?罰什麽?’張白自然是沒有在意,對于一個玩家來說,現實中****的名字都沒有避諱,區區一個遊戲人物,更是名字都沒聽說過的曆史人物,這麽吊?

  ‘大概是錢幣吧,大娃也不清楚。’雖然知道這是忌諱,畢竟沒有親身犯過更不會去打聽相關的信息,大娃尴尬的抹了抹額頭。

  ‘無妨。’

  ‘我知道小白哥是大人物,但還是...’大娃欲言又止。

  張白看大娃的反應,知道他並不是多麽崇拜這個張邈,只是害怕受罰,也松了口氣:‘大娃,你怎麽說我是大人物?’

  ‘嘿嘿。小白哥第一次來的時候,大娃還沒發覺,但這一次,小白哥身上有一股氣勢,就跟城裏的大人們一樣,站在小白哥面前,大娃...腳都有些發抖呢。’說到這個大娃顯得有些拘謹,‘小白哥肯定不是普通人,像大娃這樣的賤民,身上不會有小白哥這樣的氣勢。’

  張白若有所思,他想到了他的難民收容所,能夠擁有一個收容所,若得到兵營圖紙更能招募私兵,也算是一方豪強身上擁有所謂氣勢也說的過去,或許也是方便玩家招攬人口的設定吧,不過張白覺得更可能是因爲他身上的聲望。同時,這也愈發肯定了張白心中的另一個猜測,或許?我的難民區還在?一會倒是要過去看看。

  話到這裏也差不多該收尾了,張白相信他的籌碼足夠拉攏大娃。

  ‘大娃,你有准備響應張邈,哦不,陳留王的號召嗎?’

  大娃看向張白:‘小白哥是說城裏的征兵?’隨即他搖搖頭,‘大娃雖然有一些力氣,不過最多也就能當個小兵,十夫長的選拔不可能通過,家裏還有幾位叔叔需要大娃照顧。’他的頭搖的更勤快了。

  張白一喜:‘不如跟著我吧,這顆鵝蛋給你,你孵化出來,也算一份戰力,有了戰寵,你應該可以獲得最普通的將魂成爲一名武將。’

  成爲武將的標志便是擁有將魂,三流武將已經是能夠在曆史上留下只言片語的強大存在,哪怕是B級到F級這些不入階的將領,只要將魂不滅便不會死!達到A級三流武將的程度更是能夠跟玩家一樣自動複活,不過複活需要一定的時間玩家則不需要。三流以下,如果是只剩下將魂的情況,就需要服用還陽草和養魂果等蘊養將魂的寶物才可以複活,當然三流以上的武將如果死太多次也會消耗將魂,不能及時補充魂力的話將魂有可能會掉階。

  ‘給我?’大娃猶自不敢相信,其實他一直暗中偷窺著鵝王蛋,這可是戰寵!他曾遠遠看過鵝王一眼,強大的威勢,巍峨的身軀令他神往不已,以鵝王的龐大身量,甚至可以充當坐騎。眼中閃過熾熱的光芒,‘我~’

  ‘你放心,這次陳留城中的事,我不會參加,更不會讓你涉險。你跟你叔都可以搬到我的屬地中,我會給你叔安置一份田産或者置辦其他産業令他衣食無憂,而且我的勢力中很快也會有自己的校場,到時候你直接可以進行試煉。進一步說,往後我的勢力發展壯大,也能提供各種資源,屬性丹甚至悟性丹都可以提供,功法,武技,神兵利器也會有的。你現在孵化了他,立刻就擁有一頭鵝王戰寵,戰力飙升!還有這十枚銀幣,你拿給你叔,你跟隨我之後,不怕他衣食無依。’爲了大娃,張白可謂煞費苦心。從一開始接觸張白就判斷出大娃是崇尚武力的,而且本身也鍛煉出了不錯的底子,至少要比現階段的玩家強上一個檔次。于是他對症下藥,鵝王蛋就是他的殺手锏。

  身處亂世,有幸依附于城池的民衆,大多數學一門手藝一技傍身,主流的選擇諸如農夫,飼養員,馬夫,鐵匠,裁縫等等,次一級的選擇諸如建築師,礦工,醫生,水手,馴獸師,商人等等,這一類型的大多需要出入險地以身犯險。像大娃這般勤練身體的就很少了,這是將頭顱挂在褲腰上希翼著在戰場上搏殺出一片未來,在遊戲中,這叫獵人,算是士兵的預備隊員。大多數居民恨不得自己的身體瘦弱到一陣風就能吹倒,這樣就避免了被選擇成爲士兵。事實上,城裏大多數的人身體屬性還不如零級的玩家。當然了,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對于很多平民來說,不是他做出選擇,而是看他有什麽選擇,就是最普通的農夫也是有傳承的,不是想學就能學到。

  大娃沒有猶豫多久,猛然下拜:‘賤民大娃,拜見大人!不...拜見主公!’

  張白笑了,總算招攬成功。這就是新紀元的招募,沒有簡單的招募任務,能否成功全靠自己發揮:‘好!’張白心中也是異常激動,恨不得現在立刻查看大娃的屬性,‘起來吧,你先孵化鵝蛋,以後你是要成爲武將的,不要說什麽賤民,應該叫末將,哈哈。’

  ‘是!末將拜見主公!’

  ‘你不如隨我的姓,以後叫張大,如何?’

  大娃大喜,再次跪下:‘主公如此器重張大,是張大的大幸!’

  ‘好。’將張大扶起,‘把鵝蛋孵化出來吧。’

  鵝蛋的孵化有兩種方式,一是自然孵化,這樣孵化出來的是一只幼崽,具有成長屬性,需要經曆幼體期,成長期,巅峰期。另一種是滴血孵化,這樣孵化出來就是巅峰期,但是不具備成長屬性,且屬性要比自然孵化的要低一些。

  在張白示意下,張大選擇了滴血。血液滴入的瞬間,鵝王破殼!張白也一同激動的查看起兩方屬性。

  鵝王,武力25,智力25,體力26;

  張大,武力8,智力3,體力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