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十六章 陈留一哥 上

  遊戲前期,遊戲中根本不可能從野怪身上爆出兵營圖紙,玩家攻伐boss可以依靠的惟有玩家,于是便誕生了這樣一個職業,專業遊戲打手。他們或接單協助別人打boss,或自己組隊打boss,刷圖紙,刷材料,刷屬性丹,刷錢幣。。。以目前市場價一枚銅幣十塊錢的價格,這些東西的價值不言而喻。

  大量玩家暴斃的那個工作室就是這樣的一個組織。退伍軍人吃苦耐勞的優良品質在這件事情上起了反作用,由于巨大的利益,這個工作室的玩家日夜不休,每天下線吃喝拉撒睡的時間不足六小時,他們不是在打boss就是在去打boss的路上,可以預見以目前玩家的實力對上實力強勁的boss又豈能不死?或許是遊戲中短時間內死亡的次數太過頻繁,對現實中的大腦造成了損傷,或者是頻繁的死亡讓大腦誤以爲肌體已經死亡,于是就真的死了~

  這就是ZF對于這次死亡事件的調查說明,有點避重就輕的意思,面對群情激憤的民衆ZF似乎成了瞎子,采取不聞不問的放任態度。唯一的回應是,是否進行遊戲全憑自願,如果想退遊,遊戲頭盔只要沒有損壞可以全額退款,就算已損壞也可以部分退款。

  這場風波對于不需要下線的張白來說,只偶爾在其他玩家的聊天中聽到個只言片語的,他根本不在乎。這兩天張白帶著張大以陳留城爲中心逛了一個大大的圈。白天,兩人四處尋找可以下手的boss,夜裏則輪流守夜。皇天不負苦心人,兩天下來大有所獲。

  一共獵殺了四頭boss:

  三級的雞王,一頭;

  五級的鵝王,一頭;

  七級的貓王,兩頭。

  越級單挑擊殺boss,能得到天賦點,屬性丹甚至根骨丹的獎勵。

  越一級,掉落天賦點十;越兩級,掉落天賦點二十;越三級,掉落天賦點三十,屬性丹兩顆;越四級,掉落天賦點四十,屬性丹五顆;越五級,掉落天賦點五十,屬性丹十顆,首次越五級擊殺boss能獲得根骨丹一顆;越六級,掉落天賦點六十,屬性丹十顆,首次越六級擊殺boss能獲得根骨丹一顆...

  其中,天賦點是超越級數的十倍,天賦點可用于提升屬性,升級功法,兵種等等。屬性丹最高掉落十顆,根骨丹超越相同級數的擊殺只能獲取一次。另外,越三級以上可以放棄部分獎勵換取該種族王者級別戰寵一只。

  天賦點張白自己全部使用掉了,而殺怪經驗和屬性丹則全部給了張大,張大因此升到二級。擊殺第一頭貓王時獲得的根骨丹在張白確認自己無法使用後也給了張大。消化完戰利品的兩人,此時四維屬性分別爲:

  張白

  等級:1

  根骨:11

  武力:39

  智力:5

  體力:17

  內政:5

  張大

  等級:2

  根骨:5

  武力:37

  智力:10

  體力:15

  內政:10

  當然,除了這些之外張白又獲得了四具王者級別的屍體,雖然現在還不知有什麽用,另外就是四張難民收容所設計圖紙,雞王爆出來的是1級白色圖紙,鵝王給了2級的橙黃色圖紙,貓王則是出了金黃色的3級圖紙,設計圖紙還分有等級這個是在獲得圖紙後張白才注意到的,一級圖紙沒有附送特殊人才,只有十個普通的難民,二級圖紙一個特殊人才,三級圖紙兩個特殊人才。最後,就是又得到了六百多枚的銀幣,現在張白還不知道的是,爆出這麽多銀幣主要是他獨立殺死boss,同時又是越階,又是首殺種種因素結合,這才爆出這麽多銀幣。最後,也是挺重要的一項收獲,就是一枚F級將魂和兩枚E級將魂。只要有合適的人選,張白的家園又能新添三名武將。

  ‘看來屬性每十點是一個等階,一到九點時每個屬性只需要一個天賦點,十到十九每個屬性就需要兩個天賦點,二十到二十九時要五點,三十的要十點,四十就二十點了,也不知道五十屬性的時候提升一個屬性要多少天賦點。’分配完戰利品,張白看著自己的最新屬性既是歡喜又是憂愁。這是天賦點的一個弊端,不像屬性點那麽直接,不管多少屬性一個屬性點就是對應一個屬性。以張白11的根骨,達到10級的時候屬性點也就110.主屬性沖擊一下加上天賦點提升一些根骨丹用上幾顆,妥妥的超一流將領標准啊。當然這是張白11點根骨的變態,普通玩家能有個8、9點的根骨已經是精英中的精英。

  其實屬性丹這個東西用在越高的屬性上越是劃算,這樣說來如果二十五顆屬性丹全由張白來用的話價值更大,不過這樣一來張大就要完全落伍了,會跟不上張白的變強腳步。而且張白作爲主公自己刷那麽高的屬性其實作用不大,就是一個空中樓閣。他的目的是培養出一個舉世無雙的強大勢力,而非獨行俠。

  ‘謝主公栽培!’經這一次,張大的忠誠直接刷滿。

  張白看在眼里心中也颇为满意。

  ‘這次我們找了兩天,逛遍了陳留周圍數千米,看來新手boss已經清理的差不多了。’

  雞群,鵝群和貓群,這三個新手怪經過五天來玩家的瘋狂獵殺還有其他野怪的捕獵基本已經絕迹了,很難再遇到。而新手boss之上張白自認爲現在還不是對手。

  ‘若非將魂試煉每人每個月只能進入一次,以我們現在的戰力說不定E級將魂都有機會拿下,可惜。’

  閑聊中,兩人步入了陳留城,這裏是西門。之前張白一直在南門那個方向出入,西門還是第一次過來。

  接受完檢查,還未來的及進門就聽見城樓之上一道聲音呼喊起來:‘張白,張大人!您可算來了。’

  這道聲音引起了不少玩家的注意,張白同樣被吸引住了,擡頭看去,只見城樓之上上次登門的那名使者冒出半個頭,正朝他揮手。

  見張白已經注意到他,他又嗖的一下縮回了頭,身影消失在城樓之上,張白停下腳步。

  沒一會。

  ‘張大人,小的總算將您盼來了。’人還未到信使就大聲呼喊起來。

  ‘你在等我?’張白看著他。

  ‘籲~籲~’信使氣喘籲籲趕到張白身邊,不敢多喘氣急忙說道,‘張大人,我家主公特命我等再此恭候。’

  ‘張~陳留王專門找我什麽事?’張白微微詫異,隨即立馬警惕起來,張邈對他的態度有些異常阿,莫不是有什麽陰謀?

  信使傻笑兩聲乘機多喘了幾口氣,‘這,在下一跑腿的如何得知?張大人,您若無事,不如且隨我進王府?主公兩日來可是等的急了。’

  張白看着他,微微摇头:‘不急,约定的日子不是明天么?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明日一定到。’

  信使猶豫,似乎不願輕易放張白離開又不敢過分強求。張白自然不會慣著他,轉而問道:‘你叫什麽名字?’

  信使微微楞神,隨即微笑抱拳頗爲驕傲的說道:‘在下李繼,隸屬張超將軍麾下,現任千夫長。’

  張白认真的回想了好一会,张超?李继?确实没有印象,便也失去了兴趣,告辞准备离开。

  ‘張大人請慢。’李繼朝城門口將士招招手,立刻有四名士兵走了上來,‘你們跟隨張大人左右以護周全,但有所命,爾等必須聽從。’

  說這話的同時李繼朝四人使了個眼色,幾人皆明:‘是。’

  張白没有反对,他来陈留一是应约,二也是有点私事,有这几个士兵跟着说不定效果更好。他准备在城中找找有没有如张大这般的npc居民可以招揽,还有就是看看机会准备学点生活技能,再有就是去拍卖行和店铺看看有没有复活草,养魂果可以买点以备不时之需。

  走著走著,張白發現玩家人數竟然越來越多,更過分的是他們似乎就是爲了圍觀而來。他卻不知道,張白這個名字早已在陳留城的玩家之中瘋傳,先是李繼的一聲張大人,後來更是畢恭畢敬,最後甚至派遣出四名士兵跟隨保護。這~同樣都是玩家,上哪說理去!

  ‘他就是張白?連臉都不敢露,賊眉鼠眼,說不定是犯了事,那士兵估計是在監視他。’有剛趕過來的玩家酸溜溜的說道。

  ‘現階段玩家怎麽可能入得了系統大佬的法眼。估計是接了什麽任務。走,上去打聽一下,不能讓他吃獨食!’這哥們性子急,說著就准備上前。

  身旁一人急忙將他拉住:‘兄弟,你剛才沒看到嗎?攔路的玩家被他身邊那個張大一刀一個,一口一個保護張大人的,你還敢上去送死?這個張白怕真有些背景的。’

  ‘一刀一個?這個張大難道是曆史名將?你們快想想曆史上有沒有這個武將。’

  ‘或許是張邈的族人,你們也知道軍營中的張超將軍就是張邈的弟弟,在曆史上有些記載,這個張大可能也是,只不過沒有在曆史上留下名聲。有可能是遊戲公司自己杜撰出來的,當然也可能是出自野史或其他一鱗半爪的記載。’一個對三國有些研究的玩家開口說道,他在現實中是一名曆史老師。

  這時,又一名玩家出聲道:‘會不會是張達?’

  ‘誰是張達?’衆玩家猶如在撥開雲霧複原真相,都顯得興致勃勃。

  ‘就是殺了張飛跑去投靠東吳的那位大哥啊。’

  'C!就是他殺了我飛哥?果然是小白臉,我們上去滅了他!'

  。。。

  這一番討論卻讓某位玩家上了心:‘張大,張白~你們說這張白是不是因爲姓張才得到張邈的側目?他該不會冒充了張邈的族人吧?’這名玩家越說越覺得可信,別人信不信他不知道,反正自己是信了,‘實不相瞞,我叫張黑,張邈是我叔,我這就去認親!’

  ‘...’

  張白耳朵尖,周围玩家的窃窃私语被他听了个全,不由苦笑,没想到不知不觉他竟然出名了,周围玩家不敢上前,却步步跟随,这样一来,他什么都做不成了。

  ‘神特麽張黑。’張白一臉黑線,‘算了,不如先去找張邈看他究竟在搞什麽鬼。’

  于是,在幾名士兵的帶領下,張白一行朝著陳留王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