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十一章 F级将魂,武将张大!

  第二天,議政廳完工。

  張白難得體驗了一把睡民居的感覺,一大早,張世前來請功。看他的樣子,張白明白他是急著收錢來了。

  將他打發去辛農那裏算工資後張白自己迫不及待的起床走了進去,遊逛了半個小時才心滿意足的查看起議政廳的功能。

  ‘殘次品阿,神佛保佑,千萬別把吸引特殊人才的功能給我殘次掉了。’張白忐忑祈禱,可惜老天最是不作美。殘缺議政廳只保留了兩個功能,提升産量的功能,查看聲望的功能。

  ‘可惜。’但也在情理之中,張白也沒有太過糾結。能得到就是萬幸,貪心不足,自取其咎。轉而專心查看起議政廳的功能。

  入駐産地,提高産量。需要派遣內政高的將領,既是將領就需要將魂。單這一點,張白的家園很長一段時間都滿足不了,好在現在的産業也就兩片農田。

  查看聲望,這個說法其實不准確,應該是查看領地內的各種情報,聲望只是其中可以查看的一項。另外比如居民總數,居民類型和數量,領地總民心,領地繁榮度,軍隊類型和數量。。。等等這些領地的情報在議政廳都可以查看的到。

  聲望系統分爲:無名小卒,小有名望,名聲鵲起,遠近聞名,名揚四海,名滿天下,名垂青史,萬古留名。

  每個階段間沒有明確的數值標識,只會讓你知道你現在處于哪個階段。距離下一階段還差多少聲望根本無從得知。

  張白看了下自己的聲望:小有名望。

  ‘差強人意,也還行。就是不知其他人聲望都多少了,不知道來個玩家排名的嗎。’張白拍拍屁股走出議政廳,沒了提高特殊人才出現概率的功能,他的興致低了不少。

  出了門,剛好遇到張世和辛農面紅耳赤的從一間民居中出來,一見是張白辛農愁眉苦臉的上來見禮,然後苦大仇深的瞪視著張世,說道:‘主人,這小子好不要臉,兩天時間就要了一個銀幣的報酬,我們家園勢力只是剛起步,長此以往,如何爲繼?’

  張白一看到這兩人就覺得很有意思,性格都算鮮明,真看不出是一股代碼,越是接觸越覺得他們就是兩個有血有肉的人類。

  面對辛農的指責,張世老神在在,手中上下抛著一枚銀幣:‘這是大人親自答應下來的,你這個代村長莫非也想當著大人的面反悔?’

  辛農梗著脖子,翻開手中緊捏著的賬冊,遞到張白面前:’主人請看,這個定價是不是高了?‘

  張白好奇的接過,細細翻看:民居,建設費十枚銅幣,三間;校場,建設費三銀幣;殘缺的議政廳,建設費六銀幣;鋪路,建設費每米十銅幣,建設長度七米。

  這就是張世領取一銀幣的構成了,張白心中默算,總共十枚銀幣的花銷酬勞一成,果然剛好湊夠一枚銀幣。先前急于查看議政廳沒有注意,這會再看,校場果然也建好了,就在議政廳側後方,又踩了踩地面,確實與昨天不同,更加的結實。

  張白好笑的看向張世,他雖然看起來神采奕奕紅光滿面卻頂著兩個黑眼圈,看來他自己早就算好了阿,連著趕工兩天一夜,硬是趕出了一枚銀幣的工資。

  ‘只要對領地的發展有貢獻,我不會虧待任何人,這些都是張世應得的。’張白走到張世身前,張世急忙將手中銀幣收了起來,看的張白既是好笑又是氣惱,‘你放心,答應你的就不會反悔,只要你用心建築,保證好質量,該給的好處一分不少。不僅如此,如果建的好,我還另外有賞。’又轉過去拍拍辛農的肩膀,‘辛農你也辛苦了,你的帳記得不錯。以後也繼續這麽保持,不過最後在加上個總賬,我要知道領地裏每天總花銷和剩余的錢幣各是多少。‘

  辛農急忙說道:‘主人你翻開第二頁看看,我都有記錄的。’

  張白翻頁一看,這一頁正是記錄整個領地的收支情況的。收入只有四條記錄,張白帶來的八十五枚銀幣和辛農自己入賬的五枚銀幣再加上民居人頭稅收,最後是糧食的入賬。支出也是條條碼碼清晰分明。錢幣方面除了在建設上的支出就是給張世的銀幣,另外就是糧食的支出。

  ‘沒想你還有這個本事。’張白欣喜。他不知道的是在這個亂世,找個識字的都極難,更何況還會計數。

  得了表揚,辛農一張老臉樂開了花:‘老奴年輕時當過會計,後來黃巾作亂才重操舊業耕起了田。’

  ‘入賬的五枚銀幣是上次我給你的那五枚嗎?’張白問道。

  聽到五枚銀幣,張世眼都直了,藏起來的那枚銀幣似乎也沒那麽香了。

  辛農得意的看了張世一眼:‘回主人,正是那五枚銀幣,老奴一家有主人庇護得以安居樂業也沒有多少花銷,于是老奴就將五枚銀幣重新入了賬。家園建設正值用錢之際,老奴又怎敢貪墨?’說完這話他狠狠的瞪了張世一眼。

  ‘很好!’張白重重拍著辛農的肩膀,’我許你每月一枚銀幣的酬勞,這錢你就收著不要再入賬了,只管記好賬,這銀幣就是你辛家所有完全歸你支配,若領地發展良好你的酬勞還會提升。好好爲我做事,將來辛家必成爲家園的世家豪強。等我的領地發展起來,若你的能力依舊匹配,我就讓你一直代爲管理領地,你須得好好學習。‘

  ‘老奴必不負主人所托,肝腦塗地,死而後已!’

  又跪!就是這點張白還有些不習慣,當然也不反感,反而感覺挺爽的。若是現實中張白可能還不會去接受一個老人的跪拜,但是遊戲裏,似乎也無所謂了,爽就完事了!

  ‘起來吧,我有事要出去。你繼續替我打理領地,若有難民來投你就收留下來,若是特殊人才你再來禀報我。我不在期間,領地內一應開銷和建設暫由你作主。’

  剛起來的辛農眼看著又想跪下,張白連忙一個閃身沖了出去,他確實有事。昨天確認了領地的存在後,張白就命張大回去接人了,原本應該昨天就回來,可現在還不見張大的身影。張白決定親自去看看,張大絕對不允許出事!他的大半身家可都在張大身上。

  出了領地沒多遠,迎頭就遇上了張大一行。

  ‘主公!’隔著還挺遠,張大就大聲呼喊起來,兩人迅速靠近。

  ‘回來就好,昨天是遇到什麽麻煩了嗎?’張白上上下下仔細查看張大的情況。

  ‘謝主公關心,張大沒事。昨天傍晚開始陳留城關了禁閉,張大辦事不利,沒有及時出城。’

  ‘無妨,回來就好。’張白看向後邊跟上來的幾名老者,這幾人在陳留城中可都是任務npc,被自己拐過來不知還能不能發任務?不過這都是後話,不急。

  ‘你帶他們去找辛農讓他安排住所,然後到校場來找我。’

  ‘主公,校場建好了?!’張大驚喜。

  張白神秘的一笑:‘不錯,今天就讓你成爲一名武將!’

  。。。

  片刻後,掏出背包中存放已久的F級將魂,試煉開啓!張白,張大,鵝王,攜手進入了試煉空間。

  張大的將魂試煉正式開始!這不止是張大的第一次,也是張白的第一次,更是整個新紀元的第一次。

  試煉空間中。

  迷霧重重的戰場,這是一片位于山林間的平原,兩邊都是高山,高山上茂盛的樹木遮擋了視線。

  ‘這就是我的試煉地麽?’對于突然出現在這個地方張大很是好奇。他不敢隨意亂走,但是一雙眼睛早在四處亂飄。

  ‘沒錯。將魂試煉大致有兩種情況,一是單將出現,一個比你高一個等階的存在,打爆他就過關了。另一個是帶兵出現,與你等階相當,不過會帶著士兵。值得注意的是,跟你對戰的武將身上功法,武技,裝備都有可能出現,不可大意。’

  ‘這樣?那我不是沒有希望了?就算拼命也打不過阿!’張大憂心忡忡,他有些膽怯。

  ‘別怕,這畢竟只是F級的將魂試煉,不會太難,有鵝王在過關沒有問題。’張白安慰道。

  ‘主公,我們能否自己選擇,我覺得單將是不是更簡單一點?’

  張白搖搖頭:‘你別看單將人數少,單獨出現是有理由的,相對來說帶兵的更容易過關一些,我們也可以帶幫手,將來我們領地發展起來,同樣可以帶一隊士兵進來。’

  張大眼睛一亮,可是很快又暗淡了下去,畢竟帶士兵什麽的都是將來的事情。

  ‘不過試煉空間是一個獨特的副本,帶入進來的裝備若是掉了沒及時撿回來那就永遠撿不回來了。而且若是帶進來的士兵死在這裏也無法複活。’

  說話間,山林之中一巍峨武將身披甲胄手持長槍,胯下一匹神俊白馬款款而出。

  ‘是單將!’

  對上眼的瞬間,張白看到對方一雙眼中盡是黑色,仿佛瞧不見底的深淵,給人一種著魔了一般的可怕感覺。來將一身的氣勢仿佛滾滾血海,單單看到他就會産生白骨累累的錯覺。從他的身上張白感受到凜冽的殺機。

  面對這樣一個可怕存在,張大心神受懾,畏畏縮縮。他雖是獵手,目前爲止也只殺過老母雞,更別說上戰場。

  ‘你的試煉,你自己來主持。’見到張大的樣子,張白故意說道,他有意鍛煉一下張大。

  聞言,張大身軀一震,轉過頭看了張白一眼,咬咬牙就要沖過去。

  啪~剛邁出腳步卻被張白猛的拉住。

  ‘叫你主持不是叫你上去送死!你是一名將領,不是大頭兵!先讓鵝王上去試試。’張白恨鐵不成鋼的撇撇嘴。

  F級的武將,屬性在十到十九點之間,F級的裝備,若是防具可提供一千到兩千的血量和一點的防禦,若是武器則附帶一個傷害大致在一百到兩百間的傷害技能和一點武力。這人身上甲胄武器都有,雖然張白不認爲那都是F級的裝備,仍然需要小心。張大的血量可只有一百五十點,別一上去就被秒了。

  ‘鵝吼!’受了命令,鵝王一馬當先直沖來將。

  白馬上的將領眼中冒著幽暗的黑芒,手中長槍朝前方一指,一道迅捷的槍氣猶如一柄短槍從槍尖上冒出。

  張白眼睛猛的一眯:‘真是F級長槍!’

  碰!槍氣跨過近百米重重擊打在鵝王身上。

  ‘-195’

  一個傷害數值自鵝王頭頂冒出,以鵝王高達2600的血量自然毫不在意繼續向前猛沖,張白卻是一驚:‘滿額傷害!’

  百米距離轉瞬即過,鵝王的翅膀揮擊出去,轟~來將長槍格擋。

  -15

  雖然格擋及時卻也只是讓他免受了部分傷害,整個人連同胯下白馬都被鵝王一擊打的橫向位移出半米距離。

  而鵝王的頭上再次冒出-3的傷害數值。

  ‘好強!’隔著百米距離,張大依舊感受到陣陣強風鋪面而來。

  張白看了張大一眼:‘不要害怕,好好觀察那人的戰鬥技巧。’他看到的更多,F級武將就算滿屬性武力智力都是十九點,防禦也就接近四,就算身上穿著的真是F級護甲,也就多增加一點防禦,鵝王高達二十五的武力,應該也是二十點的傷害,實際上卻只有十五點。

  ‘是那個格擋起了作用?還是~那匹坐騎的作用?’一想到這張白也坐不住了,‘你看情況上,首先要保證自己的安全。’撂下一句話張白就沖了出去。

  張大張大著嘴,身軀都在微微的顫抖著,從沒有一刻如此時一般害怕,楞神間,再回神時張白已經加入了戰場。鵝王依舊是主力輸出,張白卻如一尾靈活的魚,穿梭在鵝王和武將之間,一擊遠遁,絕不給對方攻擊到自己的機會。

  張大咬了咬牙,心中一發狠,既然選擇了跟隨張白,如何可以退縮!

  ‘主公!末將來也!’

  張白回頭一眼,滿意的笑起來,這一步邁出去了就好。戰場之上一身好本領與一顆強大的內心都是極爲重要的。

  當即,作爲回應張白也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好!你成就武將就在此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