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七章 陆明的请求

  山道上,一道身影快速奔跑,形如閃電,狀若奔雷。這人正是張白。

  來到一處山頭,這是附近最高的山。張白攀上一顆大樹放眼遠眺,入眼處除了山石便是樹木。

  ‘怎麽會這樣?’張白眉頭皺起。

  從鵝王巢穴躲入山林後,一開始張白還小心翼翼警惕四周,怕一不小心就落入山賊的包圍之中。可是漸漸的他越跑越是心驚,不是路途凶險,反倒是太過安逸了。居然一個山賊都沒有遇到。後來,他更是特意繞了遠路,可依舊毫無所獲。

  ‘陳留城周圍除了刷出一些新手怪之外,其他地方一個怪都沒有。’張白憂心忡忡,從大樹上落下,繞過山壁,來到一處洞穴。這裏原本是黃巾軍的駐點之一,現在卻只是一個普通的空曠山洞。

  ‘對遊戲的了解是我超出其他玩家的優勢,很多都變了。是女娲的設定?’他很不理解,最後一次測試,遊戲過程都還沒有變。

  黃巾起義,討伐董卓,江夏之戰,兖州之戰...等等數十個戰役是張白專門查過資料後定下來的,也是推進遊戲進程的節點。但是現在,似乎第一個戰役‘黃巾起義’就出現了問題,如果黃巾軍都沒了,到時候如何發動黃巾起義?憑空刷出黃巾軍來麽?

  ‘不僅如此,我越五級殺了鵝王竟然還未能讓我升到一級?’當初他爲了怕接任務而升級還專門推掉了陳留城中那個npc老頭的任務。

  ‘而且殺掉鵝王後獎勵居然是出現在巢穴之中,而不是直接爆出來。’這原本也沒什麽,但是現在想來也是一個變化。

  先退出遊戲找女娲問個清楚!張白很快有了決斷,在山洞中找了個角落直接下線。

  現實世界。

  房間中,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現,張白並未發現他是真身進入遊戲,還以爲只是從遊戲中清醒過來。他打開電腦屏幕,呼喚女娲,等待許久女娲並未回應;又試著朝手腕上的三葉草標記呼喚,依舊沒有響應,心中疑慮愈深。

  他從網絡上搜尋到遊戲官網,進入論壇,數條回複量過十億的置頂熱帖。

  ‘這遊戲竟然這麽熱門了?’先前與女娲的聊天中他確實知道女娲已經通過自己的方式聯系了某個勢力協助她宣傳和發布遊戲,張白沒想到的是,竟然這麽火爆。

  點開第一個帖子,建貼時間是在開服二十分鍾後,張白看了眼現在的時間:2:44。也就是說短短兩個多小時的時間這個帖子就有了超過十億的回複量!這是什麽變態回複,服務器不會爆炸的嗎!張白快速的浏覽了一下,臉色愈發的怪異,回複內容大多都是抱怨,浏覽下來,張白也大致了解了所發生的事情。

  新紀元這款遊戲,想要進入遊戲需要遊戲頭盔,價格上分爲三個檔次,分別是:十萬,一百萬,一千萬。

  難以想象一個遊戲頭盔,相當于一個進入遊戲的資格或者說賬號就能值一千萬,而且看樣子銷量還不差!竟然需要預定。按照說明,十萬款的有百萬分之一的概率能夠進入遊戲,百萬款的有十萬分之一的概率進入遊戲,一千萬款的是保證可以登錄遊戲。但是現在千萬級別這款高級貨只接受預訂,並不對外售賣。更過分的是預訂需要提前付款,但是不代表預訂了就肯定能拿到貨,到時候還要由系統從預訂名單中隨即抽取派發頭盔的幸運玩家。

  這一做法引起了廣大玩家普遍的不滿,從帖子回複內容中就可以看出來,那一長串的預訂人數大多數網友表示假的太明顯!

  ‘太TM扯了吧!’哪怕以張白的心性都忍不住爆了粗口,但這愈發勾起他的好奇。繼續浏覽,接下來也沒有什麽值得關注的,都是些買了頭盔又進不了遊戲的家夥酸溜溜的問責,要求官方退錢。還有的就是整齊隊列,召喚官方,請求購買千萬款的遊戲頭盔的。

  ‘我C!’張白擡手看看手腕上的三葉草,‘這東西值一千萬?’

  難以置信!

  退出,重新點開一篇帖子。這是一些已經登陸過遊戲的玩家集合討論的帖子,有質疑爲何升不了級的,有抱怨遊戲太血腥太野蠻的,有抱怨玩家太弱野怪太強的,有揚言要退遊的,各式各樣,當然,除了抱怨以外,也有玩家表示很喜歡這個遊戲,特別是一些現實世界中身體出現殘缺或重病在床的,他們表示得到了新生。對于這些張白並沒有太大興趣,于是打開了另一個帖子,打開後才發現這是遊戲官方發的帖子,署名是女娲。帖子正文介紹了遊戲的部分設定和背景,最後還特意回複了要求退錢和退遊的玩家,大意是可以退,但是退了之後將可能永久失去進入遊戲的資格,因爲第一批賬號都已經派發完畢,接下來將不再公開發售普通遊戲頭盔。而這些進入黑名單的玩家哪怕花費千萬巨資進行預訂,系統或者說女娲也不會選擇他們成爲幸運玩家,所以~

  ‘女娲?是她嗎?’張白蹙眉看著帖子的署名,猶豫了一下他還是發言到:是你嗎?

  沒頭沒尾的三個字,但張白相信,如果真是女娲她肯定可以看到,也能明白他的意思。但是等了一分鍾後還是不見回複。

  ‘算了,先看看遊戲介紹。’

  遊戲時間是新紀元十一年,摒除了原來的公元紀年法。而標志著新紀元開端的重大事件便是武魂的出現,NPC將領擁有武魂,而武魂的最重要作用是它可以讓武將與玩家一般複活,當然這個複活不可能跟玩家一般死了直接複活就行,而是需要諸多條件,比如F級武將,死後有十天的將魂保留時間,這期間玩家需要給將魂喂食複活草一株和養魂果若幹以讓武將成功複生,若超過十天將魂消散,武將還是死。只有達到三流武將的水准,武將才能獲得一次直接複活的機會並且將魂本身也擁有不斷自我恢複的能力,這個時候的武將才可謂不死。當然,凡事都是相對的,將魂也可以被滅殺,不管哪一級別的將魂,若被滅殺,那就神仙難救了。

  武將複活這一特性催生了新紀元,也使得三國曆史發生了與曆史記載不一樣的發展曆程。經過十一年的演化,如今三國版圖共分有十三州,其中除了兖州每一郡都各自封王之外,其他十二州都已有主。正因爲兖州這種還算是群雄盤踞的局面使得這裏成爲了玩家唯一可以出生的點,其他十二州根本不允許玩家出生其中建立領地。

  除了這些變動之外,其余的就與張白的了解大同小易了,是一些關于遊戲規則和玩法的介紹。總的來說,這是一款沒有明顯主線的超高自由度的遊戲。張白所設計的黃巾起義等等曆史上赫赫有名的戰役或者史實不再是玩家的憑借,他們可能發生也可能不會發生,但不管如何,遊戲裏的三國與曆史上的三國已經不同。

  張白陷入了沈思:‘這樣一改遊戲的難度又要提升了啊~’

  沒有了各種戰役作爲主線,他所掌握的開啓戰役的條件和契機也都作廢了。這一下子就把他擺到了跟其他玩家同個起跑線上,心中微微擔憂。原本,張白像一個重生的人,對未來方向有一些把握,但是現在一切又都變得撲朔迷離迷霧重重起來。

  然而,轉念一想,其實也還好。對于遊戲的理解他依舊要比其他玩家深刻。比如目前大家都還沒有意識到聲望的作用,乘現在可以在沒有那麽大壓力的情況下更多的賺取聲望。

  接著,張白又隨意點開幾篇貼子。大同小易,都是說一些遊戲感受,介紹一些可接任務的獲取方式,也有做一些遊戲攻略的,對張白的作用不大。倒是其中有人對神秘玩家x做了一番分析,讓張白哭笑不得。x只是玩家隱藏自己真實名字的一個代號而已,並非他的遊戲名稱也不是張白的專屬。

  又隨意看了一會,意興闌珊,既然女娲不搭理自己張白決定重新進入遊戲了。

  就在他關閉了網頁之後。

  嘟嘟嘟~樸實而複古的來電鈴聲響了起來。來電顯示是陸明,張白高中和大學同學兼舍友,也是他爲數不多的朋友和跟屁蟲。這個陸明也是一個妙人。高中的時候他仗著家勢成爲學校裏的一霸,有一次惹到了張白頭上,被狠狠的教訓了一頓,當時陸明帶著二十多個打手全被張白輕松打倒,自那之後陸明沒有繼續顯擺找回場子,反而總是屁顛屁顛的以小弟自居跟在張白屁股後面。又經曆了幾次事件之後,張白覺得他還算講義氣便也漸漸的和他成爲了朋友。

  ‘這小子?找我幹嘛?’

  接起電話。

  ‘幹嘛?’

  電話那頭,傳來陸明激動的聲音:‘白哥,你終于接電話拉,MD,我都打了一晚上。’

  張白連忙制止了他的話痨屬性:‘說事。’

  ‘白哥,張叔不是遊戲種子的發明人嗎。這遊戲也是張叔做的吧?還有遊戲裏聽說有人學了功法,那人是白哥你吧?’

  張白皺眉:‘是我,你怎麽知道?’

  ‘嘿嘿,我就知道,這麽牛逼的人物肯定是我兄弟。白哥你不是有個家傳功法也叫靈犀訣麽?我就想這麽牛逼的人物功法又剛好名字一樣,哪有那麽巧!。。。’

  這事確實透著詭異,似乎這功法有個約定俗成的稱呼,就叫靈犀訣。是巧合還是?陸明還在絮絮叨叨的說著什麽,張白已經沒有心思聽下去了:‘說事!沒事我挂了。’

  陸明很清楚張白的性子,急忙說出了請求:‘白哥,遊戲官方是不是張叔的人?能不能讓他們給小弟我一個頭盔?’

  ‘你還缺錢?’張白可是知道,陸家根底在燕京,天子腳下所以才低調許多而且他們這些特殊家族不會參與財富排行,若放到其他任意城市,妥妥的首富。

  ‘不是,錢照給。別說一千萬,一個億都行。白哥你不知道,那夥人也不知道什麽來曆,硬的很,我家老頭子都親自出面了,他們硬是不肯松口,最多就願意給幾個普通頭盔。’

  ‘陸伯出面還不成?‘

  ‘是啊!一開始也沒想到這遊戲這麽火。我爸前段時間不是剛好在前線麽,我對遊戲又不感興趣也就沒參合,分配的頭盔都送人了,回來我爸這一頓罵呀~’頭盔陸明其實不是送人,而是以一個六千萬的價格轉賣了出去,一共兩個轉手就賺了一個億,原以爲會得到稱贊,沒曾想被罵了個狗血淋頭。

  ’行了,陸伯父都不行,找我有什麽用?‘張白也是詫異,陸明一家可是紅色家族,雖然經商卻有軍方背景,沒想到居然連他們的門路都要不來頭盔。

  ‘別啊!白哥別啊!你一定要幫幫我!我是真沒招了!要不你找找張叔,張叔肯定有辦法。普通頭盔TM根本進不了遊戲,老頭子說了要是進不了遊戲就把我趕出門靠軍功換,我這小身板哪遭得住...’

  作爲爲數不多的朋友之一,如果可以,張白是不介意幫一把手的:‘你爲什麽認爲我爸可以要到頭盔?’作爲兒子,張白對父親的了解其實不算透徹。教師,遊戲開發,發明家,武器專家,殺手,雇傭兵,武術家,甚至還做過生意,炒過房地産...仿佛什麽事情在父親身上都能找到影子,神秘的很。

  ‘嘿嘿,那個,不是被逼的麽~我就提了張叔的名字,白哥你還別說,他們就吃這一套,給了我五十個百萬的頭盔,雖然每個要價一百五十萬,但只要能進入遊戲也值了,可惜十萬分之一的概率太坑,我連續試了十個都進不去。給我爸氣的,我就搞不懂了,一個遊戲而已,怎麽這麽上心,甚至大伯還跑去打廣告,白哥,你說這世道是不是變了,虛擬遊戲難道就這麽受歡迎?我爸和大伯他們這群老古董都愛上了?’

  陸明試探著,他覺得張白應該多少知道一些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