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五章 击杀鹅王

  東少也不是真的無腦,很快想明白了其中關節。

  ‘好。’他眼中蘊藏無窮的戾氣,死一次還不夠!這個人!他要讓這個人無法在遊戲中立足!他要殺到這個人退遊!不過正像張少說的,現在他們的首要目標是消滅鵝群。

  他快速的浏覽過聊天群中的消息,沒有過多思索便發出了聲音:‘各位兄弟,我是穆東。先前張少承諾的獎勵僅代表他一人。’

  看到消息的衆多玩家微微一愣,東少這什麽意思?就連張少張強都蹙起了眉頭,不過,很快東少的消息再次發出:‘所有張少承諾的獎勵,我穆東會額外多支付一份。兄弟們,拼殺起來吧!幹掉這群蠢鵝。等鵝王回來後,我們兄弟屠王!’

  又是一陣震天的歡呼,那是近千人的齊聲呐喊,氣勢驚人。衆多玩家前赴後繼悍不畏死,在先後付出數百玩家死亡的代價後竟然將一頭精英大鵝生生磨死,這是他們殺死的第一頭精英大鵝。

  ‘歐~!’玩家小弟們齊聲歡呼,聲震長空。

  。。。

  沙沙沙~張白這邊,巨大的鵝蛋被他推到了一處斜坡邊,半米之外就是陡峭的峽谷斜坡,坡壁上嶙峋的石塊猶如突起的尖刀,鵝王撲騰著翅膀奔襲而來。

  張白露出邪魅的笑臉:‘大頭鵝,你遲到了。希望你趕得及救下你的孩子。’

  話落,他雙手用力將鵝蛋推下。咕噜噜~巨大的鵝蛋在斜坡上翻滾跳躍。

  ‘噫~!’鵝王發出慘厲的嘯聲,身形化作一道閃電流光從張白身邊飛過,它只來得及匆匆用充滿戾氣的眼神瞪了張白一眼便飛身躍下。

  ‘’呵呵。‘張白的眸子中不帶絲毫感情色彩,在鵝王飛身而過的瞬間他極速俯身撿起地上的石塊瞄准鵝王的雙腳砸去。

  ’噫~‘鵝王痛呼,石塊並沒有對它造成太大傷害卻擾亂了他的步伐,再加上極速俯沖帶來的動能它的整個身軀就地滾了數圈才在翅膀的幫助下重新找回了平衡,一聲聲仿佛要刺穿耳膜的厲嘯宣泄著鵝王心中的憋屈,若不是鵝蛋就在前頭翻滾著,它恨不得現在就調轉鵝頭從那個可惡又渺小的兩腳蟲身上咬下一塊肉來。

  ’三次碰擊凸起的尖石才掉了三十多點血?‘跟在鵝王後面躍下斜坡的張白一直留心觀察著鵝王的狀態,見鵝王這副皮糙肉厚的樣子心中不免泛起嘀咕。同時,他也在留心周圍的一切,按照遊戲裏的時間,現在應該是180年前後,也就是在黃巾之亂前夕。先前他推著鵝蛋前行了這麽遠早已遠離了陳留城的周圍,現在這個地方說不定就盤踞有山賊強盜什麽的。遊戲初期,時間大概在一周左右,算是新手保護期,這段時間遊戲中boss不會主動出擊,高等級的山賊強盜等這些怪也不會出現在城池周圍,算是給玩家一個適應,探索和發展的時間。然而與挑釁boss的設定相同,如果像張白這樣直接闖入進來,那被突然出現的強盜山賊殺掉也就正常了。而且張白選擇將鵝蛋推往這個方向也是因爲之前見女娲玩的時候,曹操就曾在這個地方設伏坑殺了數千黃巾軍。也就是說黃巾起義之時,這個山頭是有黃巾軍盤踞的,那麽現在,這些人很有可能會以山賊或者流民之類的角色出現。

  想到這裏張白越發的急迫,奔襲中他抄起斜坡上的一根幹枯樹枝不時瞄准機會朝鵝王的大屁股捅去。

  -10,-10,-11,-8,-3...

  鵝王的頭上冒出一個個傷害數值,少數是因爲張白的攻擊,大多數則是受到尖石的傷害。長長的斜坡上,一顆巨大的鵝蛋遙遙領先,速度越來越急;在鵝蛋的後邊,鵝王不時的蹦一下,嘴中發出淒厲的吼叫,偶爾翻滾數圈又撲騰翅膀迅速站起,一雙狹長的眼睛中泛起紅光,緊緊盯住前方的鵝蛋;最後方,張白手持幹枯樹枝腳踏靈犀步蹦跳下落,每每借助下落之勢將手中樹枝狠狠往前方刺去。

  ‘鵝吼~’

  斜坡即將到底,眼見著鵝蛋馬上就要觸及峽谷底部,鵝王再也顧不上其他許多,雙爪猛踩地面,爆發出一聲震天怒吼,屬于boss的氣勢展露無遺,只見它突然飛騰起來,以張白都反應不過來的速度撲向鵝蛋,它先是用爪子試圖抓住鵝蛋,可如今這個局面又怎麽可能被它抓的住?緊接著它又落在鵝蛋前方,想要用自己的身體阻擋鵝蛋的滾落,可惜結果就是它被連帶著一起翻滾下去,翻滾中鵝王展開雙翅將鵝蛋緊緊護在其中,一連串的傷害數值瘋狂飙出密密麻麻的連成一片。

  -20,-70,-38,-50...

  緊跟其後的張白微微動容,偷出鵝蛋吸引鵝王追擊,這本是他的計劃之中,但是鵝王的護犢子反應卻超乎預料.

  ‘竟然甘願重傷也要保護鵝蛋周全。這真的是一頭boss該有的表現麽?’

  在這之前,鵝蛋在張白看來就是一個任務獎勵物品,完成擊殺鵝王任務,獲得鵝蛋獎勵,就是這麽簡單,可是如今張白猶豫了,哪怕他身爲刀尖舔血的國際雇傭兵雙手早已染滿鮮血,心中卻也有著自己堅定不移的堅守,從鵝王身上張白看到了最爲偉大的感情,母愛。

  追擊到峽谷底部,鵝王遍體鱗傷躺倒在地,已是奄奄一息,身上只存留著一絲血皮,懷中的鵝蛋卻被它緊緊的保護在內沒有絲毫破損,只是蛋殼之上已經沾染上斑駁血迹。

  張白站在斜坡一塊凸起巨石上,此時巨石尖端有著殷弘的血液滴落,心中百感交集。下一刻張白眼中閃過一抹陰冷殺意,從巨石上高高躍起,手中幹枯樹枝筆直朝鵝王胸口處的傷口刺去直入心髒!噗~沈悶的入肉聲伴隨鵝王淒厲的哀鳴,它展開雙翅,右翅覆蓋在鵝蛋之上,左翅奮力朝張白揮擊,這是生命最後的綻放,隨著這一翅膀的揮出,鵝王生命正式走向終結。

  張白腳踩靈犀步輕松閃開,手中的幹枯樹枝被留在鵝王胸口之上,仿如一塊聳立的墓碑。張白漠然站在不遠處看著一道生命的遠離,一如無數次傭兵任務中的收割。

  一團光影從鵝王的屍體上飄出朝張白而來,伸手接住!

  ‘恭喜獲得F級將魂。’系統通知適時響起。

  將魂能用來開啓將魂試煉,通過後可以讓居民蛻變成武將。

  ‘好東西啊。’張白將將魂收入背包,走上前,手輕輕的放在鵝蛋之上,嗖~眼前突然光影一閃,鵝王屍體連帶著巨大鵝蛋一起被收入了玩家背包。

  ‘咦?’張白一愣,‘屍體也能收?莫非鵝王屍體還有別的用處?’疑惑只是短短一瞬,看著眼前已經空空如也的地面,張白臉色一變,‘根骨丹呢?’

  他連忙再次查看背包。玩家背包空間與智力挂鈎,一智力等于一立方米。此時,背包之中鵝王屍體,鵝王寵物蛋,普通樹枝。三樣東西緊挨著堆在一起,有著系統的判定在,根本不存在看漏眼的情況。

  ‘沒有!’

  張白心都沈了下去。

  ‘難道悟性丹掉落的設定也被女娲改了?還是說我借用了地勢不算單挑boss?’但這也說不過去,這又不是回合制遊戲,你出一招我再出一招,單挑的設定是不依靠其他玩家的力量並非不能借助外力。很快張白想到了一個可能,‘鵝蛋是被我推出來的,或許獎勵物品還在巢穴中!’

  想到這個可能張白急忙手腳並用朝斜坡攀爬而上,靈犀訣被他用到了極致。

  靈犀訣,取心有靈犀之意,戰鬥中每每有神來之筆,強化人類的五感甚至能培養出強烈的第六感,往往能料敵于先以做出正確的應對和選擇。體現在攀爬之上那就是張白所選取的借力點往往都是最能借力也是最方便快捷的落腳之點。

  一路匆忙,近半個時辰之後,張白回到了湖泊,不遠處,鵝王的巢穴赫然還在那裏。湖泊的另一邊,精英大鵝只剩下一頭,血量顯示已不足十分之一,數十頭的大鵝更是一頭都見不到了。

  ‘還好,趕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