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二十九章 招揽度尚

  想了又想,張白嚴肅的朝張超詢問:‘張超將軍,事到如今也該坦誠相見,各方齊心協力方才有可能度過眼前難關。請張超將軍實話實說,陳留中還有哪些未曾動用的手段?’嚴格來說,張邈張超兩兄弟麾下只有劉翊一個將領,作爲一座郡城,作爲一個在曆史上留下名字的諸侯,這樣的場面未免太過丟臉,也難以取信。今天突然冒出來的連弩兵就是例子,張白相信張邈應該還隱藏有其他手段。

  張超詫異,他沒想到張白會這麽說,認真的想了一下,搖搖頭歎息道:‘數年來大哥並無爭霸之心,再加上獻帝隱居于此,各方諸侯不管如何攻伐都有意避開這裏,當年盧公一語幾讓我大哥成爲漢室...今幸得大人出世,使我等得以擺脫,只可惜臨陣磨刀爲時晚矣,如此局面我也不會騙你,如你所見,已是我陳留全部的實力。’張超歎息,有備無患這個道理看來他們兄弟都不懂啊。

  張白傻眼了:‘當真?’他認真的盯著張超,只見他滿臉不甘,卻無半點心虛不似作假。

  張超認真的點了點頭,緊緊盯住張白,希望他能夠拿出什麽拯救陳留的寶物來。十一年了,劉協第一次出手必定是有的放矢!豈肯讓他的使者無功而返贻笑天下。

  ‘哎~’張白歎息,‘張超將軍,如今兵臨城下,遠水解不了近火,唯一能靠的只有我們自己,擊潰賊兵不敢說,但若將軍能堅守三天,我保證到時轉機必至!只是堅守三天,不知將軍是否有信心?’

  張超看了張白一眼,陷入了沈默,三天~談何容易,一旦賊兵動用臨車和戰車,到時凶獸,賊兵都可輕易登上城頭,那時陳留拿什麽來守?靠戰陣都還沒有學會的玩家軍嗎?烏合之衆而已!

  但事到如今也唯有殊死一搏了:‘天使,你確定三天後會有轉機?’

  張白毫不猶豫的點頭。張超深吸一口氣,似乎做出了某個艱難的決定,面色一肅,對著張白說道:‘如果只需三天,超還有一法!’

  ‘願聞其詳。’

  ‘將吾之武技沖射龍炮依附于陳留城,龍炮之威天使也見識過了,當能堅持三天。’張超堅決的說道。

  武器類武技一旦依附于城池或具體的兵器上,武技就會永久消失,本人再也無法使用,張白肅然起敬,雖然這本就是他想讓張超做的。

  ‘只不過...’他眼中閃過一抹厲色,‘多年來大哥並不對居民征收賦稅也未占據錢幣礦,如今府中已是入不敷出,沒有多少金幣了,怕是不夠制造出沖射龍炮的花銷。況且,若要守下陳留,其他器械亦應增設。’

  ‘那當如何是好?’看張超的樣子就知道他定然有辦法,不過張白還是順著他。

  ‘如今唯有一法,天使上次去王府之時見過度尚,衛茲等人,可還記得?’張白點了點頭,‘度尚與我大哥一並爲八廚之一,具是豪門。廚者,言能以財救人也,還有衛家,爲我陳留大族,亦自當義不容辭。如今陳留危急,也該是他們舍財救人之時了。’

  張白明白他的意思了,這是准備吃大戶了啊,不過他也不反對,反而贊成的說道:‘理當如此。’

  張超掙紮著想要站起來,不過剛起來一點,臉色陡然蒼白,又瞬間跌坐了下去:‘超身體不適,此事恐怕要勞煩天使親自前往勸導了,實在慚愧。’

  張白嘴角一抽,這種得罪人的活就交給我?不過看在張超表演這麽賣力的份上他還是欣然答應了下來:‘可以。’

  張超明顯大松了一口氣,招手叫來一名士兵給張白帶路:‘此事勞煩天使,陳留之存亡皆系于大人之手,還請務必成功。’

  張白沒有多言,在士兵的帶領下離開了城樓,首先到的就是度尚的家裏,這是位于陳留豪華住宅區的一座巍峨豪宅,占地極爲廣闊,單是一個大門就要比普通的民居還要大。

  禀報過後,度尚在書房接見了張白,七拐八繞,一路上可以見到有許多的下人正在打包東西,張白心中嘀咕,這老小子莫非是准備搬家?

  ‘大人前來所爲何事?’從張邈那裏知道了張白獻帝使者的身份,度尚頗爲恭敬。

  ‘爲救陳留而來。’張白也不廢話,直截了當的將來意說明了一遍。

  度尚沒有猶豫似乎早已猜到張白的來意,爽快的應承下來:‘老夫正准備出門訪友,臨行之前能爲陳留多做一份貢獻再好不過,天使請稍等,來人。’

  一名小斯跑了進來:‘老爺。’

  ‘去取一千金幣來。’度尚吩咐道。

  張白大驚,一出手就是一千金幣!這家夥好有錢!但這卻有點超出他的預料,有些打亂他的計劃了。

  ‘度公真乃仁義之士。’張白還是稱贊道。

  度尚擺擺手:‘老夫年輕時也曾做過太守,深知戰亂中百姓之苦。’

  所謂八廚包括度尚,張白都不認識,但此時聽說他竟然做過太守,不由的大喜:‘老先生既然曾爲太守自然深谙兵法,如今賊兵壓城,太守大人何不出手相助?’

  ‘當年舊傷並發,老夫險些喪命,幸得遇神醫方才苟活至今,哎~老了,這把老骨頭怕是無力上陣,慚愧。’

  度尚直接拒絕,張白卻是成竹在胸,只見他掏出一枚E級將魂,微笑說道:‘有了此物,老先生還需要擔心身體嗎?’

  ‘這是?!’度尚先是一楞,隨即一驚,‘莫不是傳說中的將魂?’度尚驚喜的看向張白,‘老夫願出十萬~不,二十萬金幣購買此寶!還請大人割愛。’

  兩萬?張白不由咋舌,卻還是堅決的搖了搖頭,他肯接下這個任務很大的原因就在將魂上,上次他就已經發現了,度尚此人未曾擁有將魂,這給了他可乘之機。對于這些普通npc來說將魂意味著長生啊!誰能抵擋這股誘惑?果然!度尚的反應證實了這一點。

  見到張白搖頭,度尚不由惱怒,不賣拿出來幹啥!!眼饞老夫嗎?還是說兩萬嫌少:‘還請大人開價,老夫誠心求購。’

  ‘老先生勿惱,我可以將這枚將魂直接贈于先生,但我有一個要求,你需要搬家到我的領地居住,成爲我的居民,另外我還可以幫助你通過將魂試煉,但是你若有意出仕,只能仕于我。’

  度尚覺得這根本不算要求,當即就答應了下來:‘臣,度尚,拜見主公!’

  沒有系統提示,想必是還沒有給他將魂的原因,張白也不急,上前一步將度尚扶了起來:‘無需多禮。’他直接掏出一枚E級將魂交給了度尚,‘衛家爲陳留豪族,衛茲衛弘兄弟皆有大才,你覺得有沒有可能投效我?’

  度尚認真思索起來:‘衛茲衛弘兄弟具是恃才傲物之輩,欲讓他們臣服恐非易事。’這兩人都是三流將領,怎肯輕易投效到張白手下,畢竟張白根底還是太差。

  ‘先叫過來吧,此事就交給你了,就算不願意投效我,你也可以把將魂賣給他們。’

  ‘老臣遵旨,必盡力勸衛家來投!’度尚隨即叫來下人前往衛家,邀請過來共商此事。

  張白感覺怪怪的,遵旨什麽的好像是對皇帝才這麽說的吧?

  等了大概盞茶時間,衛茲衛弘兄弟前來,張白躲在隔壁房間由度尚出面接見兩人,這也是防止招攬失敗後以後沒了開口的機會。

  度尚雖沒有將魂,身份卻也不簡單,衛茲兩人還算恭敬,然而談及效忠張白卻也不熱衷,只言衛家乃是商人,無心出仕。最終,兩人以每枚五十萬金幣的價格收購了三枚E級將魂後離去。當一百五十萬金幣入賬,張白感慨萬千,原以爲不可能,如今竟已達到,可惜時過境遷,唐周已經離去。而且度尚能夠將將魂賣到五十萬金幣一枚,先前自己卻只出價十萬!真TNND坑!

  留下度尚繼續收拾准備搬家,張白返回了南門。一見張白回來,張超立馬迎了上去,接過一萬金幣,大喜,沒想張白竟然能要來一萬金幣,他陰沈而蒼白的臉色緩和了不少,白裏透紅流露出一絲喜意,有了這一萬金幣,陳留城防大大增強。當即招手喚來兩名系統士兵交代了幾句,隨後幾名士兵一人朝劉翊而去,另外幾人卻匆匆下了城樓往城內跑去,也不知道張超到底交代了什麽。

  ‘將軍?’張白上前想要問個究竟,張超只是擺擺手一言不發,甚至直接坐在了地上,臉色愈發蒼白,顯得更加虛弱了。

  不一會劉翊匆匆趕來,跑到張超面前躬身行禮:‘末將替陳留將士和居民謝過將軍大義!謝過天使大義!’

  張白一臉懵圈,剛才跑上來迎接的派頭不是挺足的麽?怎麽一下就這樣了。張超有氣無力的揮揮手:‘去吧,派遣人多加督促,此一戰我們只需要堅守三天,陳留寶庫和金庫任由你取用,只需戰後統計,戰時無需請示。’

  ‘末將領命!’劉翊難掩臉上喜色,如此一來大有可爲啊!

  ‘將軍,爲了籌集金幣,我已應允度尚,答應讓他舉家搬離避難,將軍不會不答應吧?’乘著兩個人獨處,張白提出了條件。

  ‘避難?’張超臉色不愉,‘如今兖州各郡皆有叛賊作亂,何處可避難?倒不如留下,齊心協力共度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