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九章 危险份子云某

  第九章危險份子雲某

  又到哪一天一次的安營紮寨,小藝還是沒有回到雲揚的手中,而是流落到了後勤的人手上,而做出這個決定的還是那個紅發小妞,雲揚有苦難言啊,這小妞好像完全不拿自己當外人,小藝,你太慘了。

  想要也找不到人,因爲他都沒見到人,薔薇和康康他們幾個討論了一下,說要去巨峽市偵查一下,就把雲揚這個專職司機趕下了車,一溜煙的沒影了。

  不同于昨天來的晚,沒啥事,今天可就忙的多了,先是去小河裏拉了兩車水,又是搭帳篷,分食物之類的,不過不是他自己幹,營地枚所有的年輕人都買忙碌,心裏也不會有什麽怨言。

  忙活完,坐在石頭上,無語望天,他想打遊戲了,還是農藥,怎麽說也是每個賽季都王者的人,手癢了。就在他考慮要不要找李康康要回手機的時候,沈默了一天的系統冒泡了:

  叮,新隨機任務已更新,請查看。

  打開系統,任務欄顯示的是:隨機任務:床鋪保衛戰

  說明:有人正惦記著你的床鋪,抗爭啊,這可是和美女同居的機會。

  成功獎勵:生命點1

  失敗懲罰:已升級物品-1(可自主選擇)

  是否

  雲揚覺得自己靠著幾分小藝的幾分薄面還是可以保住自己的床的,大不了換就喊人。

  想到此處,心中意念一動,隨機任務已接取,請量力而行。

  看不起誰呢?在這破系統眼裏自己就是一個連床都保護不住的人嗎?在雲揚看來這就是個送分的任務好吧,還能真有誰來搶自己的床不成?

  今天雲揚沒吃成泡面,反而上了煮面,不過說句實在話,煮面真的比泡面好吃。

  正在他端著屬于自己的面和兩個小夥兒吹牛打屁的時候,一輛載著兩個人的幾機車停在了他面前。上面的人是薔薇和一個漂亮的女人。

  這個女人他認識,根據劇情和凶器來看,這就是惡魔女王莫甘娜了。

  只見薔薇對著雲楊拍拍車後座道:“車現在歸你了,記得加油!”

  雲揚准備皮一下,便道:“好的,我是最棒的,又不是不會開。”

  “我是讓你給車加油,沒讓你給自己加油。”翻了個好看的白眼,無奈開口。

  雲揚皮玩就看到剛剛被薔薇帶回來的惡魔女王用看傻子一樣的目光看著自己。

  不由得一陣尴尬,簡直無地自容,跨上車一溜煙的跑到了後勤處,大吼一聲:“加油,加滿,不差錢!”

  “呦,這不是雲老弟嗎,給媳婦兒加油來了?”

  後勤的戰士聽到了雲陽的吼聲,擡頭調笑道。

  事情是這樣的,在雲揚和薔薇洗漱完從帳篷裏出來的時候被這位管後勤的老大哥看到了,只聽他大吼一聲。

  “可以啊,小子,這才一天就把我們的小薔薇騙到手了,我告訴你,可別辜負我們的小薔薇,要不然你看我們三連的兄弟錘不錘你就完了,兄弟們,你們說對不對啊。”

  “對啊,這臭小子敢始亂終棄的話咱們三連的一百多號人會讓他體會一下什麽叫絕望。”

  周圍的一些戰士被開也沒注意他倆,但是聽到了後勤處老張的話也紛紛起哄道。

  薔薇也不能對戰士們發火,所以斜了一眼雲揚,意思很明白,你不解釋一下你就完了。

  雲揚頓時領會到了眼神中的意思,也不遲疑:“停停停!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我們是……”

  “咦…………”還沒等他把話說完,就被一陣起哄的咦聲打斷了,再看看那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戰士用你隨便怎麽說但我們不信的眼神看著兩人。

  雲揚給了薔薇一個我也沒辦法,解釋了他們不信的眼神。

  薔薇看了一眼雲揚這意義不明的眼神,對著他冷哼一聲,去吃飯了。

  就在這時,周圍的戰士一個兩個的都湊到雲揚的周圍,七嘴八舌的說道。

  “可以呀,兄嘚,一天……”

  “大哥,你是我大哥,怎麽做到的教……”

  “師傅,需要收徒不,自帶師娘的……”

  也有比較正直的,跟那些妖豔賤貨不一想。

  “小子,薔薇可是我們的連花,一百多號人的心頭肉,你可給我們小心點”

  “小子,我家祖傳八代斬妖除魔的道家傳人,要不要我給我們的小侄女取個名字呀。”

  雲揚聽了這句以後頓時驚了,這都什麽跟什麽啊,大哥你可是當兵的啊,嘴上也不留情:“你家道家傳人說怎麽傳八代的?”

  “這你就不懂了,道家也有區別的,分全真和正一,我是正一弟子,可以結婚的,孩子都四歲了。”

  說著還給了雲揚一個我就喜歡你這種沒見識的人的眼神。

  這雲揚能忍?反駁道:“還降妖除魔?我看就是騙子吧,哪來的妖魔。”

  “這不是咱們太祖說過,建國以後不許成精麽,所以現在沒有了。”

  语气自然,语速平稳,脸不红,心不跳,一看就不是第一次回答这个问题。K.O 云扬完败。

  眼見說不過,雲揚也不准備聽這些人的調侃,跟著薔薇的腳步一溜煙的跑了。

  圍著他的衆人也不攔,等他跑出去,對視一眼,都給了對方一個只有男人才能懂的眼神。

  回憶到此爲止,聽到張大哥的話,雲揚頓時露出來一個窘迫的神色,低聲道。

  “張哥別瞎說,你可要對我的生命負責啊。”

  這時周圍忙碌的戰士也紛紛看過了,他們是知道早上的事情的,聽說自己連隊的唯一一朵紅花被人摘走了,都是以訛傳訛,但他們不知道呀。

  雖然和自己等人關系不大,但是他們也想見識一下是哪個有本事的小夥子啊,要知道,薔薇和自己等人關系雖然不差,但是對每個人都是一樣呀,身上無時無刻不散發著冷冰冰的氣質。

  一見到正主過來,便都用著審視的目光看向雲揚,目光侵略性十足。被盯得有點不自在,心中不懷好意的腹誹。

  這些人不會看自己長得帥想gang自己吧,畢竟當兵當三年,母豬賽貂蟬呀。

  想到這裏雲揚不敢再往下想了,畫面太美,不敢想象。

  雖然在調侃雲揚,但是張大哥手上的動作可能停,不一會就把油箱加滿了,看到任務完成,也怕這些人真對自己下手,雲揚騎上車頭也不回的跑了。

  聽著身後傳來的竊竊私語,心中一陣後怕,幸好自己跑得快,不然就栽到這裏了,沒想到老張看起來這麽正直的一個人,朋友竟然還有特殊癖好,下次愛誰來誰來,自己是不來了。

  剛剛回到帳篷,就聽到薔薇和那個女人聊著什麽,走進一聽好像聽到了什麽不得了的東西。

  “你知道我的年齡嗎?”

  另一位也毫不相讓反問道:“你知道我的年齡嗎?”

  “我三千年!”

  “我三萬年!”

  “靠”薔薇不禁爆了一句粗口。

  “哼,小丫頭片子。”另一位也是驕傲的冷哼一聲。

  這時候雲揚也進來了,聽到這倆人的對話,仔細打量了一下兩人假裝驚訝的張了張嘴,道。

  “真的假的,看不出來,不會是騙人的吧,照你們說的,我這個十八歲的豈不是還成了嬰兒?惹不起惹不起,對了,薔薇這位是?”

  還沒等她說話,那個女人就開口了“涼冰,天使的女兒,魔鬼。”

  “魔鬼?還有這麽漂亮的魔鬼?魅魔吧。”雲揚和韋七對視一眼,調侃道。

  “你可以這麽認爲,畢竟魔鬼的魅力是與生俱來的。”

  涼冰嘴說平淡的說著,心裏卻在想另一件事情,神聖凱莎滿宇宙給治下的天使找男神。

  現在神聖凱莎沒了,惡魔頭頂最大的威脅沒了,是不是也能學的她給惡魔找男神呢,和惡魔有共同利益並且有能力的男神多了也可以在面對終極恐懼的時候多一分把握。

  剛擄來的那個德諾醫療官是不是可以往這個方向改造一下?就這麽決定了,幹就完了。

  心中有了決定,便也不再多想,現在還是薔薇重要。

  “嗯,沒錯,我看就是魅魔,還是那種不知廉恥的魅魔,這位魅魔女士的職業可是高級公關。”薔薇插話道。

  雲揚和韋七再次對視一眼,眼神意味深長。

  “今天我就要和你住一塊。”涼冰臉色不變的又對薔薇重複了一遍剛剛對薔薇說的話。

  心裏已經把那個給她弄身份的小惡魔罵的狗血淋頭,會不會辦事,弄的什麽破身份。

  “實在不好意思,沒位置了,自己去找。”薔薇語氣略顯不爽。

  “沒事,咱們兩個找一個新帳篷。”涼冰一點也不在意,好像已經料到薔薇會這麽說。

  “那也不行,我還有任務呢,必須監視一個人。”

  “這麽多當兵的,換個人去監視不就好了?”

  “那是個危險份子,別人監視我不放心。”

  薔薇已經決定把雲揚這個擋箭牌運用到底了,想也不想的就回道。

  聽到這裏雲揚頓時不幹了,自己怎麽就成了危險份子了,還有,明明是你要監視我的好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