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十一章 出师未捷身先死

  第十一章出師未捷身先死

  當薔薇沖出帳篷的時候,戰場已經圍了一圈荷槍實彈的士兵,把現場的群衆隔離在外,槍口正對帳篷,也許是因爲戰爭的緣故,人群中沒有發出一絲聲音,空氣中的緊張就差一個火星就就能引爆。

  看到倒在血泊中的雲揚,心中很痛,不知從什麽時候開始,自己的心中有了對方一席之地,也許是被人調笑的時候,也許是自己住進那個帳篷的時候……有點顫抖的手試了試雲揚的鼻息,一片冰冷,心中還有一絲期望,大聲喊著醫療兵。

  醫療兵在聽到巨響的時候就往這裏趕了,這麽大的聲音不管是發生了什麽,肯定有人會受傷的。

  來到事發地點,經過簡單的檢查,判斷沒救了,對著薔薇輕輕的搖搖頭。

  心中最後一絲期望破滅,一滴晶瑩的淚珠滑落,一件件铠甲從暗位面搬出,組合到身上,對著帳篷喊到:“你是什麽人,出來。”

  在出手後的一刹那,涼冰就知道壞事了,雖然雲揚的暗信息讀不出來,代表他有很強的潛力,可是潛力畢竟是潛力,並不是實力,一只沒有成長起來的小獅子甚至不能在綿羊的踐踏下活命,更不要說在另一只獅子口中了。

  可是身爲惡魔女王,幹出來的事情從來都不會後悔。

  身上的妝容一變,巨大的鋼鐵雙翼伸展,一股氣勢爆發開來,帳篷外的衆人都感覺到一陣陰冷的氣息散發出來,群衆往後挪了幾步,戰士把手中的鋼槍緊了緊,嚴陣以待。

  “我,惡魔女王莫甘娜,涼冰,天使的女兒,已經告訴過你們了。”

  莫甘娜信不走出帳篷,身後的鋼鐵雙翼和那邪惡陰冷的氣息讓人不能忽視。

  “對于這個人類小朋友的死亡,我不作表示,神不需要解釋。”

  “去尼瑪的神,敢殺我同胞,給我去死。”

  韋七聽到這是外星人的女王,雖然不是饕餮,但他們都是外星人,殺外星人就對了,他要爲七連遇難的同袍還有群衆報仇,率先開火。

  有人開頭,其余戰士也不再猶豫,手裏的鋼槍紛紛爆發出一陣陣轟響,子彈飛射向莫甘娜。

  莫甘娜沒有躲避,只是把薔薇射向她的飛刀接住,等戰士們把槍裏的子彈打空,莫甘娜說話了。

  “借用你們地球小說裏的一句話,雖然世界觀在這個宇宙不太對,但是有一句話他寫的很對,毀滅你們,與你何幹?”

  說完,莫甘娜的身前打開了一個微蟲洞,一步跨進去,在蟲洞關閉的最後一刻,傳出一句話。

  “去戰鬥吧,爲你們的國家戰鬥,爲你們的人民戰鬥,向我證明你們信仰的堅定,你們終將成爲我的戰士。”

  隨著莫甘娜的離開,圍觀的群衆和戰士們默默地去收拾那一地狼藉,而褪下盔甲的薔薇則是走到雲揚所在的汽車殘骸,抹了一下他那還帶著一絲驚詫的臉,一滴滴晶瑩滑落。

  沒有一個人去打擾她,都心有靈犀的避開了這塊區域,因爲老張的大嘴巴,整個營地的人基本都知道雲揚和薔薇的關系了,現在人家“男朋友”被惡魔殺了,沒人會沒眼力見到現在去打擾。

  再見我們親愛的雲小哥,他現在正在一片乳白色的天地之中,有點不敢置信的問:“我這就死了?說好的穿越者都有主角光環呢?說好的王霸之氣呢?說好的拯救世界呢?我這算不算出師未捷身先死?”

  聽到了雲揚的提問,系統適時的出聲了。

  沒有管雲揚後面的臆想,簡單精要的回答了一句。

  “物理意義上宿主你已經死了,你現在只不過是系統的自我保護措施拯救的意識,不過出師未捷身先死倒是真的。”

  “那我還能複活麽?要不系統大大你給我複制一個身體。”

  雲揚有點急切的問道,知道生命主神的生命長度,知道自己的未來不可限量,他現在一點都不想死啊。

  “不可以,你是最特殊的一個,不管是意識還是身體,不然主神也不會選中你作爲祂的傳人。”

  系統機械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僵硬。

  “那怎麽辦啊,真的要死了啊。”

  雲揚有點絕望,在系統的提醒下,他知道了自己的傷勢,這都過去多久了,大羅金仙過來都救不回來了吧。

  “能量,因爲你身體的特殊性,能量可以讓你的身體複蘇,”

  “估計現在裝屍袋都拿過來了吧,明天估計就要火化了,沒救了,沒救了。”雲揚自嘲了一句。

  “系統可以和系統造物對接,傳遞信息。”系統提醒道。

  “那還等什麽,給小藝發消息啊,讓她提醒薔薇一下,小藝在薔薇身上。”

  突然發現自己還有救,雲揚臉都快笑出話來了。

  叮,對接完成,請宿主輸入信息。

  沈吟了一下,雲揚輸入道:能量,主人需要能量,海量的能量。

  因爲不想暴露太多,所以他也不能說的太明白,不過薔薇應該能懂,能量對雄兵連的人我不是事,不是有帝蕾娜這個充能寶寶麽。

  正在虛擬空間和一枚炮彈較勁的小藝突然收到了一條信息,就是雲揚的那條信息,看了以後意識到自己的主人可能遇到危險了,也沒在意信息的來源,急忙發出信號。

  正在悲傷的薔薇突然感覺褲兜裏的小藝正在瘋狂震動,有點不敢去拿,她怕是雲陽的父母打來的電話,但是轉念一想,現在全球的通訊都被惡魔給切斷了,不可能是電話打進來。

  小藝震動了一會發現自己還在褲兜裏,頓時急了,把揚聲器調到最大,大聲叫道:“薔薇姐姐!薔薇姐姐你在嗎?主人怎麽了?薔薇姐姐。”

  想通了關鍵的薔薇正要拿出小藝,就聽到的小藝的大叫,趕忙把小藝拿到手上,看向屏幕。

  屏幕裏一個小女孩一臉急切的問道:“薔薇姐姐,主人怎麽了,他說他現在需要能量,海量的能量。”

  “什麽?你說雲揚還有救,他需要能量?這怎麽可能。”薔薇不可置信的反問道。

  “是的,能量,主人說需要能量。”

  “好,我知道了,能量的事情我來想辦法,你放心,我一定把你主人救回來。”對著小藝保證完,薔薇第一時間想到了蕾娜,說起能量,那個文明能有研究恒星的烈陽能量多。

  想到此處,薔薇就想把雲揚身體收到微蟲洞裏,試了一下,竟然解析不了,好像有加密,沒辦法,她只好讓人找個一人高箱子,不過這不是一時半會兒能找到的。

  本來是要直接出發去找蕾娜的,可是沒有好的工具,只好等明天再出發了,把雲揚抱到一個新的帳篷裏,這個帳篷本來有一個人住的,不過看到薔薇抱著一個血人進來以後他就自覺的走了,畢竟誰也不想和一個死人帶在一起對吧。

  把雲揚放好,薔薇去提了幾桶水,有熱有涼,調了一下水溫,她要給雲揚清理一下身上的血迹,把身上的破布條扯掉,看到那不正常扭曲的脊柱還有露著森白骨茬的胳膊和大腿,心中不禁又多了幾分痛惜。

  薔薇覺得自己和惡魔的愁又可以加上一筆了,自己的愛人被惡魔女王殺了,打成這樣肯定算是被殺了,下的死手。應該算是愛人吧,畢竟老張和老七他們都承認了,想到這裏,薔薇臉上不禁一紅。

  可能是因爲戰爭帶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了,又經曆了父親犧牲,隊友下落不明還有陣亡的一位位戰士,她真的討厭不起來這個和自己鬥嘴還可以讓自己感到心情愉快和輕松的少年。

  心裏故事亂想,手上動作不停,畢竟是身爲軍人,看到赤身果體的男人在自己面前,也能臉色不變的做完要做的事情,換了幾次水,終于把雲揚身體上的血迹給清理幹淨。

  看到傷口不再流血,還有剛剛那地上的一灘血,薔薇很懷疑雲揚身上的血是不是流光了,自己是不是要把雲揚送去醫務處那裏,給雲揚輸點血漿。

  想了想還是不要了,估計沒啥用,還得流出來,小藝也說了,只需要能量雲揚就可以活過來,還是不要麻煩醫務兵小姐姐們了。

  把身體上的水搽幹,又把移位斷裂的骨頭歸位,雲揚的身體才看起來不那麽觸目驚心。就這麽把赤身果體的雲揚放到床上,蓋上被子,看了一會,突然覺得除了臉色蒼白一點,他好像和睡著了沒什麽區別,心中的擔憂更是放下幾分。

  躺到床上,薔薇想了很多,想起了那個不關心自己的父親,想起了雄兵連的戰友,特別是那個被自己吻一下的葛小倫,心中莫名的生出一股負罪感,還想起來對自己愛護有佳的憐風阿姨還有語琴姐姐,現在大家都因爲保護地球生死未蔔。

  而那個銀河系主神,自己父親最看好的人在哪裏?跟著天使跑去球了,雖然知道是命令不得已而爲之,但是她真的不能理解,還有什麽比地球的安慰更重要。

  這一夜,薔薇想了很多很多,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才沈沈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