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四十五章 不知者无罪

  第四十五章不知者無罪

  “唉,你等等我。”看著快步向著神似糖葫蘆而去的凱莎,雲揚有點無奈的喊道。

  看到後面的男人過來,老板知道付錢的過來了,對雲揚說道。

  “誠惠,公子,一個銅子。”

  看著樂呵呵的老板,雲揚只能從兜裏逃出來一個銅球,大概和小時候玩的琉璃彈差不大小,是這個國家的貨幣,不要在意他怎麽弄的,科技神嘛。

  不過可能是因爲貴金屬儲量或者開發手段的問題,這裏的白銀反而比黃金貴重。

  快步跟上往前走的凱莎,看著她手上拿的一串“糖葫蘆”,吃味的問道。

  “我的呢?怎麽就一串。”

  聽到了雲揚說話的凱莎停下了腳步,回頭看了看雲揚,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糖葫蘆”,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

  “我以爲你會自己買一個的,要不,你吃我的?”

  看著杵到自己自己嘴邊的被吃了一個糖葫蘆,雲揚的嘴臉抽了抽,隨即心下一狠,也一口咬下來一個。

  凱莎是沒想到雲揚真的會吃,看到自己少了一個的糖葫蘆,有點心疼。

  自從晉升身體以後,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感受到饑餓的感覺了,現在的饑餓感覺,讓她很享受。

  也更加覺得手中的食物美味,現在自己的美味少了一個,當然會心疼了,至于嫌棄什麽的,又不是吃同一個果子。

  有什麽可嫌棄的,還有就是凱莎早已經過了那個年紀,你會嫌棄一個小娃娃嗎?

  飛快的從雲揚嘴邊把糖葫蘆抽回,再美美的咬下一個,真美味啊。

  就在雲揚有些愣神的時候,就聽見旁邊一個大媽小聲嘀咕道。

  “傷風敗俗,不知廉恥。”

  雲揚敢肯定,凱莎絕對聽到了,但看她那一點也不在意的樣子,雲揚也沒有傻到再提一下。

  逛了半天,雲揚的能量也恢複了,就提議繼續趕路,誰知道凱莎並不同意,表示要把這條街逛一遍。

  雲揚也沒什麽好說的,正好他也趕路趕的有點想吐。

  看到前面有一個小酒樓,覺得光吃小吃應該也不頂餓,就示意凱莎往酒樓走。

  來到酒樓,雲揚大聲的表示好酒好菜全都上來,好好的過了一把當土豪的瘾。

  “沒想到呀,你還這麽張揚。”凱莎有點戲谑的說道。

  “那可不,地球現在戰亂,有錢都沒地方話。”戰亂是地球的痛啊,也是有錢人的痛,因爲錢跟廢紙沒什麽區別,也就華夏還好那麽一點點。

  “根據我讀到的你的記憶,你好像在地球沒有任何財産,完全就是白身。”凱莎打擊到。

  聽了凱莎的話,雲揚有點氣餒,天也不是這麽聊的啊,我想要錢還不容易嗎?只不過是沒用而已。(敗犬嚎叫)

  看著猛吃菜不搭理自己的雲揚,凱莎也開始了對飯菜的進攻,不過相比于雲揚的胡吃海喝,就顯得優雅許多。

  就在兩人吃東西的時候,一個衣著華貴的青年來到了這個酒樓,還帶著一大堆狗腿子。

  就在他往裏走的時候看到了凱莎的容貌(雲揚被無視了),先是眼睛一亮,就想搭讪。

  但他走了兩步,就停了下來,因爲他看到了凱莎的發色,竟然是金色的,眼神中的傾慕突然散去,轉頭看向雲揚,質問道。

  “兄台,爲何身爲帝國人士,卻不著帝國衣裳,還讓蠻夷女子上桌?”

  本來雲揚還沒注意,但是發現周圍的人都在看自己,旋即反應過來這是在給自己說話,擡頭看向那青年。

  嗯,面色白淨,衣著華貴,還有狗腿子,應該是個官宦子弟。

  看了一眼自己對面的蠻夷女子,側過臉對那貴公子道。

  “關你屁事?”

  聽了這話的貴公子,臉色一陣漲紅,一甩衣襟冷聲道:“果然是蠻夷之輩。”

  也不再看雲揚,直接上樓去了,不過那這個狗腿子倒是沒有上去,而是一臉不懷好意的看向雲揚和凱莎兩人。

  其中一個說道:“竟然敢對丞相家二公子出言不遜,小子,你完了。”

  說完也不等雲揚說話,就對周圍吃飯的人說道。

  “都趕緊出去,爺爺我要替我家二公子收拾一下這兩個蠻夷,飯錢丞相府出了。”

  聽了這話,周圍的食客也沒有什麽怨言,直接走到酒樓門口,一臉看好戲的表情觀望著。

  就在雲揚准備出手教訓一下這幾個狗腿子的時候,剛剛吃完一口菜的凱莎擦了一下嘴角。

  歎了口氣,站起身對雲揚說道:“走吧,別惹事了。”

  詫異的看了一眼凱莎,都被別人叫蠻夷了,脾氣還這麽好,這真的是那個橫壓宇宙諸神的神聖凱莎嗎?

  好像是知道了雲揚在想什麽,凱莎不在意的開口道。

  “都是一群小屁孩,我不在乎。”

  聽了這話,雲揚也沒了收拾他們的心情,那樣會顯得自己很沒格調。

  想了想,雲揚把自己兜裏的金銀銅子往地上一丟,拿出小藝就要開始傳送。

  可誰知道凱莎竟然不進虛擬空間,正想問問怎麽回事的時候,突然看到凱莎的身後突然出現了一雙潔白的羽翼。

  “聽著,天使不是蠻夷,而是已知宇宙秩序的維護者。”凱莎一臉高傲的說完這句話,就進入了虛擬空間。

  雲揚看著那個幾個表情有些三觀崩壞的狗腿子,一個人在風中有點淩亂。

  聽見外面的人大喊著要妖怪,鳥人之類的話跑來,雲揚有點無奈,身型緩緩消失,在這個國家的帝都留下了一個鳥人的傳說。

  再次出現在一個未知的恒星系,雲揚對著出現在身邊的凱莎戲谑的說道:“鳥人。”

  還沒等雲揚笑出聲就被凱莎一個暴栗給打中,卡在喉嚨嘲笑變成了一聲痛呼。

  看著捂著頭蹲在地上痛呼的雲揚,我們的凱莎女王虛眯著眼說道:“不知者才無罪,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然後也不再管雲揚,洞察之眼開啓,掃描了一下這個恒星系的信息,發現沒有什麽值得在意的東西就回去了虛擬空間,留下雲揚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宇宙真空中恢複能量。

  天使星雲,梅洛天庭。

  得到神聖凱莎授權的天使彥,剛剛回到梅洛天庭,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妝容就去了天庭的議事大殿。

  今天是天使彥加冕的日子,懷著堅守正義的信念,還有忐忑的心情來到到議事大殿。

  只看到大殿的兩旁站立著兩隊全副武裝的天使,而象征著王權的那個王座上卻坐著一個銀發天使。

  她擁有一雙湛藍色的眸子,身著夙銀铠,和身後象征著天使三王天基王的披風。

  看到這個天使以後,讓彥本就忐忑的心變得更加不安,但不安之中又湧現出一股怒火。

  冷聲道:“天基王,鶴熙,你不應該做在那兒。”

  沒錯這個就是接受了凱莎請求的天基王鶴熙,梅洛天庭的另一個定海神針。

  平靜的看著台下的新天使之王,淡淡道:“怎麽?有刺兒?”

  “難道你要奪取神位?”感受到鶴熙對自己的輕視,天使彥心中更是怒火中燒,直接一個大帽子就扣在了她的頭上。

  看著這個前左翼給自己扣的大帽子,鶴熙表示這個她可不接,回擊道。

  “我就坐在這裏,奪取什麽了?”

  當天使彥要開口的時候,卻被坐在王座上的鶴熙開口打斷。

  “請所有這裏的其他天使先出去。”

  等站立在大殿兩邊的天使都出去以後,天基王鶴熙看向了站在天使彥身後有些不安的天使追和天使莫伊。

  威嚴道:“怎麽?阿追,莫伊。”

  雖然上面的是天基王,但身爲新女王的翼護衛,沒有得到女王的命令之前,她們是不會有什麽動作的,天基王也不行。

  看著沒有動作的兩個翼護衛,鶴熙心中微微點頭,表示肯定。但臉上威嚴更甚,嚴厲道。

  “先出去。”

  聽著天基王的話,天使彥知道不能讓自己的兩個翼護衛再爲難了,剛剛她們已經證明了對自己的信賴和支持,索性微微點頭,示意她們先出去,讓自己和天基王單獨對話。

  得到女王的應諾,天使追和天使莫伊只得轉身離去。

  在大殿裏所有的天使離開以後,整個議事大殿裏只剩下王座上的鶴熙和下首的天使彥。

  覺得自己被冒犯的天使彥搶先開口質問道。

  “什麽意思?”聲音中透露著冷意。

  就好像沒有感受到天使彥話中的冷意,王座上的鶴熙淡淡的開口道。

  “今天是你的加冕儀式,超過20000歲的天使都沒有來,除了我。”

  這個時候天使彥也聽懂了鶴熙話裏的意思,不就是老一輩的天使都不服嗎,不過好在早有心裏准備,語氣強硬的說道。

  “需要我親自去請嗎?”

  不等鶴熙回答,繼續搶白道:“我知道你肯定有成見,神聖凱莎被邪惡摧毀,你就無動于衷?”

  鶴熙秀氣的小鼻子微微聳動,發出了一個“嗯哼”來表達自己的不滿,解釋了一下。

  “跟這沒有關系。”

  聽了鶴熙那沒什麽可信度的解釋,天使彥心中更爲惱火,語氣已經有點不善起來。

  “你也宣誓過堅守正義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