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三十三章誤傷

  第三十三章誤傷

  “回來吧,天宮秩序的戰士。”華烨看的出來,現在涼冰真的發怒了,因爲那兩個地球星的小東西,現在自己剛剛回歸各大文明的遊戲場中,不能這麽快和涼冰結仇,如果自己和惡魔打的兩敗俱傷,那些等著看笑話的文明估計嘴都能樂歪。

  看到回到自己身邊的只有兩個個天使,華烨無奈的攤攤手,繼續對涼冰道:“你也看到了,一個天宮秩序的戰士換地球星的這麽一個小東西,我虧了,以後得在你身上拿回來呀。”說完還做了一個下身聳動的動作。

  看著華烨的動作,飛在半空中的涼冰面上有些發黑,這個碧池果然還是死性不改,讓人這麽厭煩,凱莎這個碧池就是留下了一個禍害。

  看到猖狂大笑著離開的華烨,若甯還想要對涼冰說些什麽,但看到涼冰那冰冷的眼神,最後還是放棄了,轉身跟上了華烨的步伐。

  若甯雖然判離天使之城,但她對凱莎的尊敬可是實打實的從未改變,只不過是不滿天使之城的一些制度罷了,和涼冰比起來,她的做法簡直就是個小白花。

  看到華烨離開的涼冰,她來到韋七身邊,語氣莫名道:“想成爲我的戰士嗎?你快要死了。”

  聽了涼冰的話,韋七有些艱難的道:“哈哈咳咳,你是惡魔女王,觊觎地球的敵人,讓我成爲你的戰士還是別想了。”

  “好,韋七,我跟看好你,我會成讓你爲我的戰士,哈哈哈”伴隨著涼冰猖狂的大笑聲,她已經想好了,這種意志堅定的戰士,正是自己所需要的。在暗通訊裏給阿托下達了接引韋七的命令以後,她幫已經失去生息的韋七合上了眼睛。

  “睡吧,睡一覺後,你就會成爲我們惡魔的一員大將。”合上韋七眼睛以後,目光轉向薔薇,看到她正用仇恨的目光看向自己,涼冰趕緊對著她擺擺手說道。

  “你這眼神是什麽意思?韋七的死可不管我的事,完全不是我動的手。”

  “那這個男天使難道不是來找你的?這還不管你的事?”薔薇因爲受傷,說話有些艱難,但還是憤怒的吼了出來。這段時間,一直都是她和韋七搭檔,探路出任務,她對這個在林中小屋認識的漢子還是很有好感的,可是現在,因爲涼冰的原因,讓他失去了寶貴的生命。

  “讓你這麽一說好像也對,那好吧,爲了表達我的歉意,讓韋七成爲惡魔戰士吧。”涼冰聽了薔薇的話以後,有些無良的回答道。

  “你……無恥!”薔薇被涼冰的話差點給氣吐血,作爲韋七的戰友,經過這麽久的相處,薔薇知道韋七是個什麽樣的人。作爲華夏的戰士,他深愛著這個國家,憎惡著一切對華夏有敵意的人,現在讓他一下變成他曾經最憎惡的人,這比殺了他還要難受啊。

  涼冰來到薔薇身邊,看她現在也起不了身,有些輕佻的勾了一下薔薇的下巴,得意道:“我可以理解爲你在誇我嗎?無恥可是對身爲惡魔的我的誇獎呀。”

  薔薇有些羞憤的別過臉去,被一個女人這麽輕佻的調戲,讓她很不適應。

  涼冰看到薔薇不搭理自己,腦子一轉,重新想了一個話題,道。

  “你那個小男朋友呢,我記得剛剛還在你這裏呢,剛剛這麽一場大戰,他怎麽沒在?讓你自己戰鬥,真不稱職啊。”涼冰覺得自己重新找了一個話題,而且還能順便挑撥一下薔薇和雲揚兩人的關系,真的是太棒了。

  薔薇聽到涼冰提起雲揚,以爲她又要對雲揚不利,一臉堅定的說道:“我不知道,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別想從我口中得到一點消息。”

  涼冰聽了薔薇的話不由得臉色一黑,心中腹誹道:我不就是失手殺了那個小子一次嗎?至于這樣嗎,這麽大反應。

  薔薇如果知道涼冰現在的想法,估計都能重新站起來和涼冰拼命了,什麽叫失手殺了一次?要不要點臉了。

  當然心裏的想法涼冰不會說,薔薇也不會知道。

  既然薔薇這麽大反應涼冰索性也不再繼續剛剛的話題,把薔薇給扶起來,抱在懷裏,手放在薔薇胸前。

  薔薇突然被涼冰扶起來保住,又被突然襲胸,聲音無比驚恐道:“你要幹什麽,我不喜歡女人,我有男朋友,你你你。”

  被薔薇的聲音嚇一跳,涼冰沒好氣的說道:“你腦子裏都是些什麽?我給你療傷。”

  心中通過暗通訊對語琴命令到:開啓遠程治療,給薔薇治療。

  看到涼冰要給薔薇療傷,根本不用涼冰的命令,語琴就已經開啓了遠程治療,薔薇這個將軍的孩子,語琴還是非常喜歡的,就是不喜歡,薔薇身爲將軍的孩子,語琴也不可能不管。

  再看雲揚這邊,等蕾娜把那些饕餮攻擊機給炸的不剩下幾個以後,也把追來的饕餮們給嚇到了,連旗艦的命令都沒有收到就以來時兩倍還多的速度離開了大氣層。

  看到那黑壓壓的上萬艘饕餮攻擊機被蕾娜三下打的剩下一千不到,跟後面有什麽追著似的逃跑了,葛小倫也松了一口氣,好像突然想起什麽似的,低頭一看,只見手裏提著一個焦黑的人型物體,頓時把他下了一天,這可是一個新的雄兵連戰士啊,剛剛和自己並肩作戰,還沒問名字呢。

  小心侄翼翼的抱著雲揚來到炙心面前,沈聲問道:“炙心,我們被蕾娜的能量給誤傷了,我倒是沒事,只不過你看他,能救嗎?”

  蕾娜看著被葛小倫抱著的黑色人型物體,一下就知道自己又闖禍了,她把雲揚和葛小倫當成一樣的體質了,畢竟她用的能量是按照葛小倫身體的硬度來發射的,誰承想雲揚根本扛不住,想到這裏她就蹑手蹑腳的想要逃跑。

  “還有生命體征,他體內的能量正在快速修複他的身體,應該沒有生命危險,不過還是得快點給他治療一下。”炙心用查看了一下雲揚的傷勢,得出了這麽一個結論,只是洞察之眼用不了,也不能看出更多了。

  得到了炙心的答複,葛小倫身後雙翼一振,就向著營地飛去。

  趙信在後面一清二楚的看到了蕾娜的動作,跑到蕾娜身邊,語重心長的對蕾娜說:“娜姐,你這控制能量的精度還不夠呀,剛見面的一個新戰友,被你這麽一下給幹臥床了,心疼他。”

  正在逃跑的蕾娜突然被趙信給攔住,還聽到他說自己的話,當下就面色一黑,傲嬌道:“我這不是以爲他和葛小倫那個屌絲一樣硬嗎?當時也情況緊急,還有,你小子能耐了,連你娜姐都敢調侃了。”

  一個閃身躲開了蕾娜對自己踢來的美腿,趙信飛快的跑到炙心身邊,對蕾娜擠兌道:“媳婦兒,咱們快走,大隊長犯錯不讓說,她要殺你老公滅口了。”

  來到營地中央的葛小倫大聲喊道:“醫生,醫生,快來,這裏有重傷員。”

  因爲有上次斬首作戰自己對傷員無能爲力的不甘,葛小倫惡補了一下戰地醫療和生物學的知識,在來營地的時候,他已經利用雄芯給雲揚草草的治療了一下,在葛小倫的治療還有雲揚的自愈能力的雙重作用下,現在的雲揚已經不像剛剛那麽淒慘了,不過身上還是一片焦黑。

  不到半分鍾,聽到葛小倫大喊的戰地醫生就推著一個急救床飛快的來到葛小倫身邊,小心翼翼的把雲揚放到急救床上,看著戰地醫生跑遠,葛小倫又一次升起了學習醫療知識的想法,那樣自己就可以輕輕松松的救人了。

  看著躺在病床上的雲揚,小護士給他清理了一下身上的焦黑,看著地上的焦黑,發現那些都是雲揚已經被碳化的皮膚,把這些碳化皮膚剝落以後,頓時露出了下面血淋淋的肌肉。

  小護士被嚇得捂住了嘴巴,雖然她也見過不少血淋淋的場面,但是這渾身皮膚基本都已經碳化的傷員她還是第一次見,怎麽能讓她不驚訝呢。但是驚訝過後,憑借她身爲戰地醫生的強大心裏素質,還是一絲不苟的做完了清創,本來剩下的應該是縫合,但是雲揚這根本沒剩下多少皮膚的模樣,讓她無從下手,最後還是在一個中年醫生的保護下,把雲揚纏成了一個粽子。

  就這樣,雲揚和銀河之力的第一次合作,就這麽不太雅觀的結束了。而葛小倫坐在帳篷裏陷入了自責,他覺得是因爲自己的疏忽才讓雲揚傷的這麽重,如果第一時間把雲揚拉到身後,給他擋住熱浪,雲揚就不會傷成這樣了。

  同時葛小倫也發現自己好像對數量衆多的敵人沒有什麽好辦法,他決定應該開發一個群攻技能了,不然敵人一多根本應付不過來,甚至遇到一個強大的敵人,比如惡魔阿托,自己攻擊力都不夠。看來葛小倫還是忘不了被惡魔阿托吊打,甚至看著天使彥被擊殺而無能爲力的那種無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