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194章 这不公平

  第194章這不公平

  “是這樣的,我……”

  凱莎撇了雲揚一眼,將手指放在最唇上,做了一個“噓”的動作,打斷她的話,才開口道。

  “不要解釋,要行動。”

  雲揚愣了愣,然後露出一個笑容,將凱莎擁進懷裏。

  在凱莎的注視下,雲揚手中出現那把飛劍,再次從上面弄下來一塊。

  想了想,雲揚心念微動,那塊夙銀材料開始發生形變。

  不多時,又一個雲紋戒指出現在手中。

  “怎麽樣?這個禮物喜歡嗎?”

  話音落下,雲揚來到凱莎身前,想要給她戴上。

  出乎預料的事情發生了,凱莎面帶微笑,輕輕躲開了雲揚的手。

  雲揚動作一滯,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凱莎也沒有說話,只是用目光盯著雲揚手指上的薔薇花紋戒指,意思不言而喻。

  愣了一下的雲揚,在順著凱莎的目光,來到戒指上以後,也是明白過來。

  飛劍再次缺少一塊,兩枚金屬同時開始形變。

  出現了一對時空之翼樣式的項鏈,不過只有單翼,兩人正好一人一個。

  這次雲揚沒有再問凱莎喜不喜歡,直接來到她身後,輕輕撩開她脖頸之後的頭發。

  雙手環過凱莎的脖頸,輕輕戴上這單翼項鏈。

  這次凱莎沒有躲,而是戴好以後轉過身,將雲揚手中剩下的項鏈拿過來。

  雲揚想要轉身,但是被凱莎扶住雙肩,就這樣,凱莎在兩者四目相對的情況下,爲雲揚戴上了項鏈。

  戴好以後,雲揚嘴角勾起,手指捏住兩個小小的翅膀,然後輕輕合到一起,一對時空之翼出現在兩人之間。

  “這個我很喜歡。”

  語畢,凱莎輕輕閉上了眼睛,一副任君采撷的樣子。

  雲揚第一次見到凱莎這幅模樣,這一瞬間,雲揚看呆了,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好美。

  閉上眼睛的凱莎,心中被幸福之感填滿,這才露出小女兒姿態。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雲揚完全沒有動作,心中羞惱之意頓生。

  豁然睜開雙眼,淡紫色的眸子中有著絲絲水霧。

  自己第一次露出如此姿態,雲揚竟然無動于衷,實在是太過羞人和讓人氣惱了。

  然而,等目光聚焦在雲揚臉上,看到雲揚那副呆呆的樣子,凱莎心中羞惱盡去。

  伸手撫摸了一下雲揚的臉,然後獻上香吻。

  雲揚下意識的給予回應,雙手環住凱莎的腰肢,索取著她的香甜。

  不知過了多久,唇分,凱莎感受到雲揚不老實的手,臉上再次浮現羞惱之意,直接用力推開雲揚。

  然而沒能推開,兩人被連在一起的項鏈拉住。

  雲揚臉上浮現一抹尴尬,將不老實的那只手背到背後,想要說點什麽。

  “抱歉,我……”

  後面的話雲揚沒能說出口,只是低下頭,不敢去看凱莎。

  實在是太丟人了,自己怎麽就沒忍住呢,現在又幹不了什麽,竟然還不老實。

  隔壁小院,琪琳回去以後,十分認真的考慮了一下,越想越吃虧,竟然被叫了單身汪。

  實在是太氣人了,雖然剛剛被那個天使嚇住了,但是,琪琳還是想找回場子。

  反正那天使白天一般不在這裏,想好了,明天天再去找雲揚麻煩,這事不能就這麽算了。

  另一邊,葛小倫也醒過來,有些難受的揉了揉腦袋。

  想起了早上拼酒的事,有些自嘲的搖了搖頭,完全不知道自己當時在想什麽。

  感受到自己身上的酒臭味,葛小倫直接走進衛生間,“嘩嘩”的流水聲響起。

  只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麽,衛生間裏傳出了一句。

  “握草,爺到底錯過了什麽?不對,趙信我跟你沒完!”

  與此同時,雄兵連暗通訊裏的照片,被葛小倫利用權限全都撤回。

  然而,他剛剛撤回,趙信就重新發上來。

  葛小倫再撤回,趙信再發。

  來回幾次,葛小倫有些惱了。

  “孫賊,說吧,想怎麽死?”

  “……”

  葛小倫撤回圖片。

  趙信:“你再撤回我就私發你信不信?”

  趙信上傳圖片。

  葛小倫沈默了,澡也不洗了,身上覆蓋上黑甲,手中出現了虛空大劍。

  同時,一個暗通訊撥到雲揚這裏,雲揚下意識的接通。

  “揚子,你看一下咱們雄兵連的頻道。”

  “怎麽了?”

  雲揚有些不解,但還是打開了雄兵連的頻道,直接看到了頻道裏趙信的操作。

  臉色頓時變得漆黑無比,開口道。

  “小倫,你在哪?”

  “我准備去找趙信,來一次負距離接觸,虛空大劍已經饑渴難耐了。”

  “等我一下,我也想來這麽一次。”

  話音落下,雲揚身上覆蓋上夙銀甲,雖然胸口有點難受,但是可以忍受。

  不多時,葛小倫就看到雲揚過來,點點頭。

  “信爺把自己的位置隱藏起來了,但是我估計大概率在天刃七上,炙心那裏。”

  雲揚點點頭,沒有說話,手中的王劍熠熠生輝,身後雙翼微振,目標天刃七。

  今天,天刃七迎來了一白一黑兩道人影,不過有點凶神惡煞的意思。

  兩人第一時間就看到了炙心,雲揚停在議事大廳外面,開口道。

  “小倫,你先進去問問,我還是先不讓炙心看到的好。”

  葛小倫雖然有點不明所以,但還是點點頭,走進議事大殿。

  “炙心,趙信在你這裏沒有?我找他有點事兒。”

  聽到葛小倫的話,炙心有些不解的問道。

  “趙信不是和你們在一起嗎?他沒在我這裏。”

  葛小倫臉上閃過一絲失望,然後靈光一閃。

  “那你能問問趙信在哪裏嗎?別說是我問的,我准備給他一個驚喜。”

  “驚喜?什麽驚喜?”

  “對,今天是我們雄兵連第一次集結的日子,所以,我想給他個驚喜。”

  葛小倫開始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但是他那真誠的眼神,也沒讓炙心有起什麽懷疑,而是點點頭,撥通了趙信的暗通訊,因爲是爲葛小倫問的,所以是外放。

  “趙信,你在哪裏?”

  “怎麽?媳婦兒,才一天沒見就想我了?”

  月球上,趙信在辦公室裏,悠哉悠哉的喝著茶,顯得心情十分不錯。

  “嗯,想你了,你在哪?”

  “我在月球呀,明天就回去找你,這些天,可把我憋壞了。”

  趙信因爲自己辦公室就自己,所以口無遮攔。

  聲音在議事大殿回蕩,炙心的臉蹭的一下紅到耳根。

  葛小倫露出一個我懂的表情,周圍的天使們也是紛紛看向炙心,其中的目光有詫異,有羨慕,也有個別跟著面紅耳赤。

  這下,炙心臉上的紅潤蔓延到脖子。

  “去死!”

  吼完以後,炙心直接挂斷暗通訊,也不敢去看周圍的人,掩面而逃。

  葛小倫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直接開到雲揚身邊。

  “趙信這孫子躲月球了,趕緊,別讓他再跑了。”

  而趙信則是有些愣愣的聽著盲音,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平時也這麽聊天呀,今天反應怎麽就這麽大呢?

  想了一會兒,想不明白,趙信也不去想了,反應明天面對面問也行,又開始了悠哉悠哉的飲茶。

  就在他給自己倒好,准備端起杯子的時候,一道聲音在他身後傳來。

  “呦,信爺,挺會享受呀。”

  聽到葛小倫的聲音從自己身後傳來,趙信身體一僵,沒敢轉頭,而是又倒了一杯,覺得自己還可以搶救一下。

  “小倫,那啥,也算是你占便宜對不對。”

  葛小倫沒有說話,而是轉頭看向雲揚。

  雲揚攤攤手,拍在趙信肩頭。

  “信爺,你想不想也占占我便宜呀。”

  聲音很好聽,但也非常冷,雲揚這叫個氣呀,勞資把你當兄弟,你竟然想讓別人占我便宜。

  好吧,雲揚已經完全把自己先坑趙信的事情給忘了。

  趙信有些僵硬的轉過頭,看到一臉冷笑的兩人,手中提劍的兩人,心中最後一絲幻想破滅。

  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再次作個大死。

  “還真郎情妾意哈。”

  雲揚和葛小倫額頭同時出現黑線,提劍的手蠢蠢欲動。

  然而,趙信卻是在話音落下的第一時間,體表電弧閃爍,瞬間掙脫雲揚和葛小倫的手,跑出辦公室。

  剩下的兩人看著被趙信帶起的狂風,吹動的木門,有啥呆滯。

  不過呆滯過後,就是冷笑,直接跟上,今天非得錘他一頓不可。

  不久後,三人一前兩後來到月球基地外的一個環形山內,不是趙信不想跑了,而是他被追上了。

  “你們兩個,有翅膀,簡直就是作弊。”

  聽了趙信的話,雲揚和葛小倫對視一眼,身後雙翼消失。

  有了這一幕,趙信眼前一亮,再次開口。

  “你們兩個武器也太厲害,這也是作弊。”

  兩人手中武器也消失,然後看向趙信,想要看看他還要說什麽。

  “你們兩個打一個,這不公平,咱們單挑。”

  趙信繼續開口,想要再爭取一下。

  話音剛落,雲揚便是冷笑一聲,開口道。

  “呵,是你單挑我們兩個呢,還是我們兩個單挑你呢?”

  趙信嘴角一抽,沒有再多說什麽,而是擺出了一個標准的格鬥姿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