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152章 社会性死亡?

  第152章社會性死亡?

  雲揚壓下心中的思緒,臉色有點難看。

  “謝謝你讓我知道這些,我得先回去一趟。”

  “嗯,應該的。”

  天使彥微微颔首,示意雲揚自便。

  雲揚沒有再多說什麽,直接回到城堡,在薔薇還有點茫然的眼神中,找了個理由就出發了。

  來到太陽系以後,雲揚找到了葛小倫,現在他還在勤勤懇懇的修著黑色長城環帶。

  “小倫,你知道地球發生的事嗎?”

  葛小倫露出茫然之色,停下手中的動作。

  “是揚子呀,地球怎麽了?”

  雲揚一愣,他沒想到葛小倫竟然不知道。

  “你不知道?”

  “不知道呀,我一直在這裏,每天累死累活的,哪裏知道去啊。”

  葛小倫有些委屈,但也有一些理所當然。

  雲揚沈默了一會兒,感覺葛小倫比自己剛碰到老李時還慘,畢竟當時還有清雪陪自己。

  而葛小倫竟然只有自己一個人,雲揚拍了拍他的肩膀,給葛小倫講了一下地球發生的事情。

  “什麽?這個威利斯,該死!”

  葛小倫眼神變得有些陰狠,冷聲道。

  雲揚也是點點頭,然後盯著葛小倫的眼睛。

  “他說雄兵連怎麽樣我可以不管,說我怎麽樣也沒事,但他們竟然把矛頭對向薔薇,我忍不了。”

  “我也忍不了,但是你想怎麽辦?”

  葛小倫拍了一下大腿,表明自己的立場,然後問道。

  “對于這種輿論,我也沒有什麽辦法,鍵盤俠我也當過,所以,我也不想多說什麽,威利斯是核心,我想讓他消失。”

  雲揚分析了一下情況,握拳道。

  “等等,揚子,謠言止于智者,殺人是不是不太好?”

  聽到這裏,葛小倫不確定的說道。

  “呵呵,但是這個世界智者太少,我們還是解決制造麻煩的人吧。”

  雲揚冷笑兩聲,表示不敢苟同。

  葛小倫皺眉思索一會兒,才狠狠點頭,然後問道。

  “既然你已經有了決定,那你去幹就好了,應該不用我幫忙吧。”

  “跟我回去地球一趟,我需要大家爲我站台,雄兵連需要有立場。”

  這時,雲揚才說自己來找葛小倫的目的。

  不多時,雲揚和葛小倫來到天刃七,拉上陪媳婦兒的趙信,隨後來到北之星的那個四合院。

  通知所有人以後,雲揚就一一過去,將他們接過來。

  只是到了孫悟空這裏的時候,出狀況了,他表示自己不摻和這種事,就不去了。

  但這也在雲揚的意料之中,也沒有讓孫悟空爲難,直接將其他人帶走。

  這麽大的動作不可能瞞過憐風,她索性便帶著黃老不請自來。

  人都到齊以後,雲揚直接起身開口。

  “這次我回來就是爲了威利斯,他的行爲在我心裏已經越線了,大家認爲呢?”

  “小雲,我們知道,薔薇還有你受委屈了,你想采取什麽行動?”

  黃老接著開口道。

  黃老已經開口,剩下的人都識趣的沒有說話,而是目不轉睛的看著雲揚,等待他的回答。

  要知道,這段時間威利斯的言論,也是令他們心情不太美好,就說劉闖,作爲一個知道內情的人,已經好幾次想要去教訓一下他了。

  但都被何蔚藍壓住,因爲以前是警察,她還是過不了心中的那道坎。

  雲揚聽後則是沈默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堅定。

  “黃老,我想解決制造麻煩的人。”

  “多少人,會有什麽影響?”

  黃老沈聲發問。

  “首腦極其核心成員,影響我不知道,但他們會消失的很合理。”

  雲揚沒有猶豫,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黃老深深的看了一眼雲揚,然後又環視了一圈在場的衆人。

  “記住,我們什麽都不知道要要消失的合理。”

  說完,黃老便是拉上憐風,直接離開。

  憐風表示很苦惱,自己還想聽聽他們會怎麽幹呢,出門以後,憐風就直接開口。

  “黃老,不需要聽一下嗎?”

  黃老對著她笑了笑,轉身離去。

  “我們什麽都不知道。”

  聲音從遠方飄來。

  憐風苦笑一聲,也沒有再說什麽,繼續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等兩人離開以後,裏面的氣氛頓時放松不少,開始議論起來。

  首先開口的就是劉闖,他可是心中憋著一股火。

  “揚子,咱們過去直接砍了他們吧,這段時間可把我氣壞了,特別是罵薔薇妹子的話,太難聽了。”

  話剛說完,他就被何蔚藍揪著耳。

  “砍砍砍,就知道砍,要消失的合理聽不懂嗎?”

  葛小倫放下手中的杯子,沈聲道。

  “揚子,要不我直接定義他們,這樣應該就無聲無息了。”

  “不,我想親自砍了他們。”

  雲揚拔出王劍,比劃一下說道。

  這時劉闖再插嘴。

  “你看,揚子也說砍他們,我……”

  劉闖話沒說完,就被何蔚藍給打斷。

  “誰都能砍,就你不行。”

  劉闖面對何蔚藍任性的話,只能舉手投降。

  蕾娜對著雲揚攤攤手。

  “這是你們地球的事,還有就是,我也不會暗殺。”

  “暗殺很簡單,怎麽消弭影響才是最大的問題。”

  琪琳聽著衆人的話,翻了個白眼,指出重點。

  大家簡單琪琳一針見血,指出重點,紛紛將目光投向琪琳,想要聽聽她有沒有什麽好的見解。

  “都看我幹嘛?我能一槍崩了他們,但是影響怎麽消除?”

  “這些天的遊行示威,可不是安安穩穩的,還衍生出了無數的打砸搶時間,我們是不是可以在這上面做點文章?”

  趙信思索半天,沈聲開口道。

  衆人眼前一亮,將目光放在趙信身上。

  趙信連忙擺擺手,有些不自然的說道。

  “別看我呀,我就提個建議,看揚子。”

  雲揚在衆人的目光下沈思了一會兒,開口道。

  “聽沒聽說過社會性死亡?”

  衆人齊齊沈默,互相對視一眼,重新看想雲揚,想要讓他給一個解釋。

  “這個我知道,書面解釋是親友和鄰居所公知的死亡,叫做社會性死亡。”

  琪琳舉手解釋道。

  看到衆人露出不明所以的神色,雲揚也開口解釋。

  “還有一種解釋是,在公衆面前出醜的意思,已經丟臉到沒臉人見,只想地上有條縫能鑽進去的程度,被稱之爲社會性死亡。”

  “揚子,你的意思是,讓群衆唾棄他們對吧?”

  葛小倫問道。

  雲揚微微颔首,表示他說的沒錯。

  這時候,蘇小狸提出疑問。

  “我們也沒有他們的黑料,該怎麽操作呢?”

  “探聽黑料,我們這裏不就有一個最好的人選嗎?”

  雲揚若有所指,而衆人則是聽出弦外之音,齊刷刷的看向蘇小狸。

  蘇小狸臉色一僵,有些弱弱的問道。

  “你……你們看我幹嘛?”

  衆人沒有說話,但眼中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蘇小狸癟癟嘴,一臉不情願的樣子。

  “好吧好吧,我去還不行嗎?”

  敲定計劃以後,雲揚和葛小倫就帶著蘇小狸來到了威利斯今天要演講的地方。

  在這裏,威利斯的人已經開始搭建演講台,顯得十分忙碌。

  而蘇小狸這個大美女的出現,也是吸引了不然人的注意,但三人誰都沒有管。

  而是來到附近的一個咖啡廳,等待著威利斯的到來。

  時至中午,一群人拿著牌子和橫幅,好好浩浩蕩蕩的來到這裏。

  我們要想惡魔勢力宣戰。

  雄兵連要遵從民意。

  雄兵連不配守護地球。

  嚴懲叛徒薔薇。

  薔薇滾出地球。

  之類的話不絕于耳,雲揚手中的咖啡杯被他無意識的捏碎,目光陰冷的看著現在台上的那個人。

  深呼吸幾口氣,壓抑住自己現在就想砍了他的想法,轉頭看向蘇小狸。

  “就是他,那個台上的人。”

  “嗯,這個我知道。”

  蘇小狸現在情緒也不高,畢竟自己守護了一些不領情的人,換誰也高興不起來。

  葛小倫看了看雲揚身前的咖啡漬,一揮手,汙漬消失,一杯嶄新的咖啡出現在雲揚身前。

  “揚子,別激動,找到黑料咱們就讓他知道什麽叫做絕望。”

  雲揚輕輕點頭,表示自己沒事,繼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台上。

  知道下午三點鍾左右,演講散場,威利斯幾個身邊的骨幹離開,剩下的事情以他現在的身份,根本不用管。

  就在他們吃完飯以後,就在飯店門口遇到一個美麗的東方女孩,走到威利斯身前,對他表示了傾慕。

  這幾個骨幹十分識趣,紛紛找借口離開。

  而威利斯也沒有絲毫懷疑,畢竟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說句實在話,威利斯現在都有點見怪不怪了,甚至還想說一句,早知道就不去當當兵了。

  在去往酒店的路上,威利斯終于看清了這個女孩的臉,那是怎樣的傾國傾城,他感覺自己根本找不出用來形容的語句,因爲所有語句在她的容顔下,都會顯得很蒼白。。

  心中一個莫名的想法出現,這就是自己以後妻子了,是自己最心愛的人,她是那樣的令自己著迷,自己好像可以用生命去守護她。

  而威利斯想要守護的女孩,就是我們的蘇小狸,而且還是魅惑屬性全開的蘇小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