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八十三章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第八十三章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雲揚感覺自己被瞧不起了,本來還躲在自己的薔薇竟然,因爲他現在的狀態,在他面前脫衣服。

  “喂喂喂,你們面前還有個男人呢。”雲揚表達了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不過薔薇沒有理會他,自顧自地換了一件睡衣,中間的誘惑不足爲外人道也,然後看了看雲揚,倒頭就睡,都不帶搭理他一下的。

  感覺被無視(信任)的雲揚流下來感動的淚水,雲揚以自己人格發誓,薔薇這家夥絕對是因爲知道自己做不了什麽,才擺出那麽多撩人的姿勢誘惑他,簡直其心可誅呀。

  翌日,薔薇跟著涼冰去了惡魔一號,而雲揚也知道了葛小倫和炙心一起幹的事情,這讓他覺得自己現在的狀態應該應該能夠早點結束了,到時候他就可以去收拾薔薇這個管殺不管埋的假女朋友去。

  沒錯,因爲雲揚的升級,他已經可以定點傳送了,距離也更加的遠,而雲揚就給了薔薇一個項鏈,算是一個定位器,可以讓他隨時傳送過去,美名其曰爲了可以隨時隨地的來到薔薇的身邊保護她。

  另一層目的就是可以在想薔薇的時候去找她玩了,至于去玩什麽,暫時還沒想好。

  接下來幾天,雲揚就和葛小倫一起等著炙心把乾坤給做出來,這一等就是五天,中間葛小倫還能時不時的幫幫忙,而雲揚則是直接坐在沙發上眼巴巴的等著,連水都沒法喝。

  活像一個最敬業的甲方爸爸,時不時會問一句還有多久能好,讓炙心看他的眼神慢慢的都變了。

  本來可以不急不緩慢慢來的事情,現在變成了任務一樣,雖然炙心沒說什麽,但是看向雲揚的眼神越發的無語,她現在非常想問問雲揚,你現在都變成這個樣子了,不趕緊想辦法變回來,來催我算是怎麽回事?

  而跟著雲揚一起無所事事的葛小倫敏銳的發現了這一點,爲了不讓炙心被打擾,以至于影響到工作進度,直接帶著雲揚去了外面。

  “揚子,你這是咋回事?這幾天我發現你好像變不回去了。”本來葛小倫還沒有在意,以爲這是雲揚在練習什麽新的能力,可是這都好幾天了,葛小倫發現事情好像並沒有這麽簡單。

  “我在晉級三代,晉級完成就可以變回去了。”雲揚攤了攤手表示自己也不想這樣,什麽都幹不了。

  “得多久啊?”葛小倫圍著雲揚轉了一圈,好奇道。

  “還得半年,難受。”雲揚聽了葛小倫的問題,用一種生無可戀的語氣回道。

  葛小倫聽了以後,嘿嘿笑了兩聲,在雲揚莫名其妙的時候,葛小倫又開口了。

  “揚子,你說實話,薔薇是不是因爲你現在這個狀態才走的。”說著還用手在雲揚的身體裏掃了掃,露出了一個果然如此的表情。

  “去去去,就你會腦補,哪裏涼快哪裏待著去。”雲揚被葛小倫氣的牙根癢癢,沒好氣的說道。

  “我懂,我懂,肯定不會跟別人說的。”葛小倫知道自己現在的表情肯定是要多賤有多賤,看雲揚這吃了那啥一樣的表情就知道了,不過他開心呀。

  “說說吧,你丫的想怎麽死。”雲揚看到葛小倫那賤賤的表情氣的要死,爲了不讓他繼續,不由出言威脅道。

  誰成想,這貨根本不慫,再次戳了戳雲揚的身體說道:“看你這狀態,根本打不到我吧,來呀。”

  雲揚這小暴脾氣根本忍不了,意念一動,直接把王劍搬運的手上,只聽“哐當”一聲,王劍直接掉到了地上。

  四目相對,葛小倫露出一個果然如此的表情,讓雲揚有點尴尬,默默地對他比了個中指。

  雲揚的這種表現頓時把葛小倫給逗樂了,跑過來撿起王劍說道:“傻了吧,不光打不到我,連武器都成我的了,還別說,比我那大劍漂亮多了,先借我玩幾天。”

  對葛小倫這個不要臉的家夥雲揚也是沒脾氣了,畢竟現在打又打不著,罵了估計也沒用,反正自己也用不了,只得無奈的擺擺道:“用吧用吧,你還是個人?以前怎麽沒發現你這麽湊表臉呢。”

  “我這是悟到了人生的精髓。”葛小倫一臉正色的說道。

  “什麽?”聽得葛小倫這麽說,雲揚到也想聽聽他所謂的人生精髓,不由得問道。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葛小倫瞥了雲揚一眼,一臉高深莫測的說出了讓人不由捂臉的話。

  雲揚也不出意外的捂住了自己的臉,思考著自己的王劍會不要不回來,畢竟這家夥已經悟出精髓了,自己可能比不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風度偏偏的趙信從天而降,直接落在了兩人旁邊,看到捂臉的雲揚和手持王劍的葛小倫不由得問道。

  “揚子,小倫欺負你了?”

  雲揚聽了趙信的話以後眼珠一轉開口道:“這道沒有,不過他說我破壞了他和炙心的二人時間,要教訓我,這不,武器都被搶走了。”

  葛小倫一聽這話臉都快綠了,再看看趙信那越來越黑的臉色,急忙開口解釋道:“信爺,你別聽他胡說,我的爲人你還不了解嗎?”

  聽了這話的趙信已經把龍槍給拿了出來,指著葛小倫說道:“當然了解了,追10個校花嘛,你可真行,沒了校花就把注意打到兄弟媳婦頭上來了。”

  “別別別,信爺別沖動,那是年少輕狂,你看揚子在笑,他在挑撥咱們的兄弟情誼啊,你別信他。”

  本來有點不知所措的葛小倫突然看到雲揚在偷笑,不由得指著一旁的雲揚急切的對趙信說道。

  雲揚一聽,趕緊收斂笑容,用一臉看變態的表情看著葛小倫。

  “我不管,信爺今天我就是不爽,我媳婦兒每天跟你在一起,你我該不該打你。”趙信都沒有回頭去看後面的雲揚,而是一臉陰郁的對葛小倫說道。

  “該,往死裏打。”雲揚繼續在後面拱火道。

  趙信聽後,對著葛小倫攤了攤手,一點寒芒先至,隨後槍出如龍。

  本來還想說些什麽的葛小倫臉色一變,想都不想就沖天而起,然後一臉悲憤的吼道:“你們兩個狗賊,我記住你們了。”

  看著灰溜溜跑路的葛小倫,雲揚和趙信對視一眼,然後哈哈大笑,笑了有一會兒。

  “小倫這家夥就是欠收拾,跑路還不忘把你的劍拿走。”趙信看了看葛小倫飛走的方向說道。

  雲揚則是不在意的擺擺手說道:“反正我現在用不了,拿走就拿走呗,讓小倫先用著。”

  趙信沒有說話,而是給了雲揚一個你開心就好的表情。

  “信爺,你得救我呀。”

  雲揚突然開口說的話把趙信整的一愣,不由得問道。

  “救你?你怎麽了?”

  “你看我這個狀態,不救我一下能行嗎?”雲揚先是轉了一圈然後說道。

  這下趙信更懵了,雲揚這個狀態他是知道的,但是突然讓他去幫,這可就有點難爲他了,不由得說道。

  “揚子,沖鋒陷陣我在行,可是搞科研我真不行。”

  雲揚用看傻子的眼神看著趙信,就在趙信有點吼不住的時候說道。

  “我當然知道你不行,可是你媳婦兒行呀,讓她幫我。

  趙信臉色一黑,什麽叫我媳婦兒行我不行,狗賊會不會說話了,不過他還是說道。

  “怎麽幫,我去問問炙心,看看能不能行。”

  “很簡單的,就是等她把超算弄出來以後,幫我算點數據就成了。”雲揚解釋道。

  “我還以爲什麽難事呢,你直接跟炙心說不就好了。”趙信無語道。

  “這個我知道,只不過,超算不是還沒做出來嗎?我想讓你幫我催催工程進度。”雲揚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

  趙信聽了以後,覺得這都不是事,滿口答應下來,邁著八字步去找他媳婦兒去了。

  雲揚想了想剛剛出來時炙心的眼神,決定還是一會兒再進去吧。

  不一會兒,趙信一臉懵b的被炙心推了出來,這家反應過來以後對著大門一臉不敢置信的喊道。

  “媳婦兒,難道你不愛我了?”

  這聲音可真是聽著傷心問這流淚呀,雲揚知道肯定是因爲自己的事情,才讓趙信被趕出來,不由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表示不敢說話。可是雖然雲揚已經極力降低存在感了,可是趙信還是走了過來說道。

  “走,咱們去喝酒,哥們今天不開心。”

  本來雲揚都做好道歉的准備了,可讓他沒想到的是,趙信好像根本沒有意識到這是因爲什麽,突如其來的峰回路轉打了雲揚一個措手不及,差點沒反應過來把道歉的話脫口而出。話脫口而出。

  但是差點就是差點,雲揚反應過來了,趕緊說道。

  “好嘞,陪兄弟喝酒我最喜歡了。“

  說著就做出要走的架勢,趙信也沒有多想,直接跟上,順手就要去摟雲揚的肩,可是他忘記雲揚的狀態了,直接穿體而過。

  然後兩個人都發出了略顯尴尬的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