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124章 战斗技巧

  第124章戰鬥技巧

  聽了索頓的話,雲揚嘴角抽了抽,一股強烈的吐槽欲望油然而生。

  “自己吃自己,你永遠餓不著了,想吃以後來找我,我給你切。”

  索頓則是用一種驚爲天人的目光看向雲揚,一拍自己大腿說道。

  “哎呀,還能用這麽玩,好,以後我就找你切。”

  周圍圍觀的惡魔們紛紛露出不忍直視的表情,對索頓的智商認知再次刷新,開始起哄。

  “打,繼續打!”

  “哦哦哦,打,繼續打。”索頓聽了周圍惡魔的話,對著雲揚揮了兩下月牙刃喊道。

  雲揚點點頭,欺身而上,一劍斬向索頓的胸口,雲揚想要一劍給他斬成兩半。

  而索頓也是明白了自己的武器剛不過雲揚的王劍,沒有用月牙刃抵擋,直接側身躲開。

  雲揚一劍斬到地上,猶如熱刀切豆腐似的斬如地面,沒有絲毫阻礙,甚至因爲力氣用的太大,有點收不住手。

  一秒記住

  而索頓也抓住這個機會,一刀劈到雲揚肩頭,而這能夠切開莫甘娜四代身體的武器,磕到雲揚的肩甲之上,劃出一連串的火星,然後雲揚被索頓一擊磕飛。

  而索頓則是沒有給予追擊,哇呀呀的喊了幾聲,怒聲道。

  “你這铠甲是怎麽回事,這麽硬,太欺負魚了。”

  這時雲揚也站起身,有些心疼的看了一眼肩頭的劃痕,這可是新的,剛穿上呀。

  也沒回答索頓的問題,再次提劍奔向索頓,他今天非得砍死索頓不成,因爲這铠甲平時他都不舍的穿,要不是黑甲被毀,這身夙銀甲現在還在雲揚暗位面放著呢。

  雲揚現在的心情就像你新買一個手機,拿在手裏怕摔了,放在床上怕碰了,現在卻被別人給掉到地上一樣。

  這次雲揚爲了放置索頓再次躲開,直接一個豎劈的虛招,後面還蓄著一記橫斬。

  而索頓果然中招,豎劈被他輕而易舉的躲開,雲揚蓄勢待發的橫斬直接跟上。

  索頓沒法躲開,只能下意識的用自己的武器格擋,但他最後還是硬生生反應過來,只用了月牙刃的一個刀尖。

  看著月牙刃被削掉的一個尖,索頓的鳄魚臉上還是露出一抹心疼,趁著雲揚收力不及,狠狠斬向雲揚的脖頸。

  雲揚也是反應及時,身後雙翼一振,直接帶著自己的身體向後平移了一段距離,躲開了這一刀。

  而索頓則是得理不饒人,把月牙刃舉到頭頂,完全不尊重牛頓的飛到半空中,猶如轉頭似的旋轉這攻向雲揚。

  這一幕可把雲揚嚇到了,還有這種操作?索頓速度飛快,緊跟著雲揚,眼見自己躲不開,他只能雙手握住王劍,准備硬接索頓這一擊。

  王劍和月牙刃接觸的一瞬間,詭異的沒有火花濺出,而是一片片的金屬碎片飛濺。

  不多時,索頓攻擊完畢,重新落回地上,但是在他落到地上的一瞬間,直接沒入地面,隨著一陣響動,就出現在雲揚二十米開外。

  重新回到地面的索頓,有些呆愣的看著手上只剩下把柄的月牙刃,不知在想什麽。

  而雲揚顯然不可能放過索頓戰場愣神的機會,身後雙翼一振就要去捅索頓一下。

  就在雲揚馬上要得逞的時候,索頓從愣神的狀態中脫離,甚至還躲開了雲揚這一次攻擊。

  就在雲揚遺憾自己一擊不中,擺出防禦姿態的時候,索頓直接把手中的月牙刃把柄丟到地上,擺著手喊道。

  “認輸,俺認輸,武器都沒了,俺不打了。”

  聽到索頓的話,雲揚這才放下手中的王劍,轉頭看向觀戰的莫甘娜。

  隨後,雲揚的天使儲備喜加一。

  索頓回到莫甘娜身邊以後,就被莫甘娜一頓錘,邊錘還邊說著。

  “認輸,你又認輸,你就不能多撐一會兒嗎?”

  而索頓則是委屈巴巴的捂著頭,嗫嚅道。

  “姐,他那把劍太厲害了,沒武器我真打不過啊。”

  不過這些事情跟雲揚沒有關系,他現在面對的是阿托,戰鬥技巧無比強大,碾壓那些可以碾壓雲揚戰鬥技巧的戰士。

  更過分的是,阿托也發現了雲揚王劍的鋒利,在雲揚詭異的目光中,跑到周圍圍觀惡魔那裏,收了得有幾十把武器。

  阿托回來以後,對著雲揚換了幾把武器,然後說道。

  “你的戰鬥技巧很差,能打贏索頓完全是依靠武器之利,我這裏有很多武器,完全足夠我打敗你了。”

  雲揚聽了阿托的話,給了他一個你來試試的眼神,心中則是做了個撇嘴表情想著,我就是武器好,你來打我呀,咱武器不僅好,而且還能抗,我可以失誤很多下,你如果被我砍一刀,那你就輸了。

  隨著一聲槍響,雲揚直接飛到空中,阿托也是緊隨而而上,沒有絲毫猶豫的率先發起自己的攻勢。

  雲揚沒辦法,只能提劍格擋,阿托一刀劈到王劍之上,他的武器應聲而斷。

  但是阿托面色不變,手掌一張一握,斷劍落下,手中再次出現一把新的長劍。

  繼續憑借自己強悍的戰鬥技巧攻擊雲揚,而雲揚作爲一個戰鬥技巧渣到爆的家夥,只能被動防禦,唯一值得炫耀的就是,阿托這一陣攻勢以後,已經斷了十幾把劍。

  兩者拉開距離,阿托面色有些不好看的丟掉手中的斷劍,他在剛剛的攻勢中,已經砍中很多次雲揚沒有覆蓋盔甲的身體部位了。

  其中脖子都有三次,但這也太硬了吧,這家夥的身體硬度簡直比銀河之力都硬,簡直就是不當人了。

  而雲揚則是有些心有余悸,因爲阿托這一陣攻勢以後,他的暗能量已經被消耗了23%,每一擊都是勢大力沈。

  值得慶幸的是,他的暗能量恢複很快,就這剛分開一會兒的空,雲揚已經恢複了1%的暗能量了,只要雲揚可以拖住,可以說是立于不敗之地。

  而阿托顯然不可能一直等待,直接把手上的武器收回,搬運出一把烈焰之劍。

  又是一陣狂暴的攻擊,雲揚被砍了兩劍,還都是脖子,兩者分開以後,阿托再次搬運出一把烈焰之劍。

  剛剛的攻擊他已經有兩把烈焰之劍被斬斷,這是他最後一把了,也是最爲重要的一把,因爲這是從天使彥那裏搶過來的,是他用來記錄榮耀的東西。

  雲揚則是有些頭疼,因爲烈焰之劍竟然可以一劍砍掉他5%的暗能量,自己拼著挨兩劍才劈斷兩把烈焰之劍,沒想到阿托竟然還有。

  爲了恢複能量,雲揚准備開始找話題,捂著脖子露出一個苦惱的表情道。

  “阿托,你是不是對我的脖子有什麽想法,爲什麽老是砍我脖子,很疼的。”

  “那裏沒有盔甲保護,盔甲太硬。”阿托言簡意赅。

  “就這麽簡單?”雲揚想要繼續拖延,畢竟時間就是能量,時間就是生命。

  而阿托則是沒了回答的時候,把手中的烈焰之劍收回,換上了一把黑色彎刀,他還是不想自己的榮耀被摧毀。

  畢竟現在天使彥已經是天使之王,擁有神聖之軀和凱莎武器庫,自己根本打不過,也就是說那把象征著榮耀的烈焰之劍已經成了絕版。

  隨著新的武器出現在手上,又開始對雲揚發起狂風驟雨般的攻擊。

  而雲揚在阿托的攻擊下,自己的格鬥技巧也在飛速成長,現在已經可以不那麽勉強的招架阿托的攻擊了。

  畢竟在大庭廣衆之下被壓著打也太丟人了。

  兩人再次分開,就在雲揚想找個話題開口拖延時間的時候,阿托卻是開口了。

  “你成長的很快,但還是仰仗武器之利。”

  雲揚聽後,則是露出一個挑釁的眼神,甚至還摸了摸王劍才道。

  “那沒辦法,誰讓我有它呢,不用白不用。”

  阿托聳聳肩,沒有再說話,直接繼續發起進攻。

  而雲揚則是無奈的想到,你不應該再說幾句嗎?我想的劇本可不是這樣的。

  再次斬斷阿托一根長槍,雲揚首先脫離戰場,這次他沒有挨到一次攻擊,反而斬斷阿托幾把武器。

  對著阿托挑挑眉道。

  “看來還是戰鬥中經驗增加比較快呀。”

  而阿托則是深深吐出一口氣,舒緩一下因爲高強度戰鬥而有些發酸的手腕,目露欣賞的看著雲揚道。

  “你說的沒錯,那我們繼續。”

  說著,阿托就再次突進到雲揚面前,不等雲揚再次開口,就是如同之前一樣的狂暴攻擊。

  然而雲揚這次沒有再和阿托纏鬥,只是斬斷阿托幾柄武器,再次脫離戰鬥。

  阿托面露不解,不明白雲揚這次脫戰爲什麽這麽快。

  而雲揚則是沒有給他開口的機會,無所謂道。

  “好了,我覺得自己的戰鬥技巧已經可以了,如果你不想和那個大塊頭一樣,那就認輸吧。”

  阿托不由得面色一凝,心中有點懷疑雲揚話的真實性,心思急轉間,阿托下定決心,再次向雲揚發起進攻。。

  雲揚這次沒有接戰,而是和阿托保持著相對距離,用無奈的語氣說道。

  “很疼的,你肯定不會想要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