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八十九章 她?天斗帝国太子?

  “老師,如果你想要百萬年魂環,我或許可以幫你。”

  陸寒神色平和,不像是在開玩笑。

  比比東從呆滯中回過神來,對陸寒的話沒有半點希冀,卻很欣慰。

  “你的心意爲師心領了,百萬年魂環可遇不可求,如果沒有特定的機遇,就算是擺在爲師面前也未必能夠吸收。”

  這是事實,陸寒可以爲比比東聚齊百萬年魂環的魂光,但是能否吸收還得看自身的造化。

  “那老師找我來,究竟所爲何事?”

  陸寒有些竊喜,女神該不會是看上我的容顔了吧?

  如果比比東想要對他行不軌之事,他根本沒有反抗之力啊,當然他也舍不得反抗~

  很明顯,是陸寒想多了。

  比比東高高在上,平日裏對男性冷若冰霜,她只把陸寒當做愛徒看待,否則不會給他親近的機會。

  因爲她的心,早已交付給那個其貌不揚的男人。

  比比東拄了拄權杖,隨後畫面一切,鏡子上呈現了一處煉獄景象。

  有試煉場,有觀戰台,還有血腥滿面的赤膀大漢。

  “瑪麗!殺戮之都?”

  陸寒注意到桌上的一個酒杯,上面盛了半杯渾濁的血色液體,隔著鏡子都能感受到那油然而發的血腥味兒。

  “哦?你居然連殺戮之都也知道,爲師對你的來曆更加感興趣了。”

  比比東調查過陸寒的身世,發現他最初的行迹是在一年前,也就是他十四歲的時候。

  她甚至查到了陸寒和唐昊之間的聯系,兩者似乎也只是萍水相逢?

  然後……陸寒就被小娜接回了武魂殿。

  比比東是真的驚訝,就算是武魂殿,也無法將一個人的身世抹除得這麽徹底。

  陸寒沈默了一小會,才道。

  “實不相瞞,我的存在就連我自己都說不清楚,不過並不影響咱師徒的關系。”

  “徒兒保證,此生只對老師唯命是從,矢志不渝。”

  起碼在比比東依舊年輕貌美之前,陸寒對比比東的愛絕不變心。

  比比東感到很欣慰,笑道。

  “你這孩子,盡會討爲師歡心,爲師今日找你來,是有兩件事要讓你去做,我想你也應該猜到了。”

  “老師是想讓我去闖殺戮之都?”

  比比東點了點頭。

  “對,但不是現在,在這之前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陸寒問道:“老師請講。”

  “我需要你替爲師去天鬥帝國找一個人,然後將一樣東西交給她。”

  陸寒何等睿智,立馬就猜到了那人是誰,但是他卻假裝不知道,然後問了一句。

  “老師要我去找的人,可是一名女子?”

  比比東又是一愣。

  “你怎麽知道她是女的?”

  “我猜的,而且老師剛才用的是女字旁的她,所以我猜她是一名女子。”

  陸寒挪了挪身,臉不紅氣不喘,睜眼說瞎話。

  比比東呵呵一笑。

  “你是本座執掌武魂殿以來,第一個敢跟教皇開這種玩笑的人,不過爲師喜歡你這樣的性子。”

  “老師真好,如果可以的話,徒兒願意天天講給您聽。”

  比比東卻搖了搖頭,“哈哈,你還是講給你未來的心上人聽吧,我想她也一定會喜歡。”

  見比比東不爲所動,陸寒更加上頭了,越是難以征服的女神才越讓人想要征服。

  “實不相瞞,我已經有心上人了,可惜了,人家看不上我哩~”

  這話瞬間勾起了比比東的好奇心,把原本想要說的話咽了回去,轉而道。

  “我徒兒形貌昳麗,天賦過人,到底是哪家小姐眼界這麽高,告訴爲師,爲師給你說媒去。”

  陸寒心頭一緊。

  女神是在誇我長得帥麽?

  可惜了,比比東又怎會猜到這位小姐就是她自己呢?

  陸寒喜歡點到爲止,嘴上占了便宜就立馬收口,生怕比比東追問下去不好解釋,所以趕忙推脫道。

  “不說了,不說了,說多了都是淚啊,咱們還是說正事吧,老師想要我去找誰。”

  比比東也很知趣,沒有繼續追問。

  只見她輕輕一跺腳,腳下一個六芒星圖案的板磚立馬産生了異動。

  緊接著,升起了一個和外面樓廊邊上一模一樣的燭台。

  燭台上放的不是燭燈,而是一個精致的小盒子,小盒子只有巴掌大小,卻自內而外的散發了一股複雜的氣息。

  之所以說是複雜,是因爲這股氣息除了邪戾之外,還有夾雜著一股神聖在裏面。

  “天使與羅刹?”

  陸寒暗暗一驚,盒子裏的那份邪戾和邪魂師有幾分相像,卻又大爲不同。

  那是極致的邪,讓人望而生畏!

  而那份神聖的氣息和陸寒的天書武魂有的一比,在品級上,二者都達到了極致的程度。

  不等陸寒開口,比比東就解釋道。

  “這盒子裏面有兩件至寶,和我剛才跟你說的神迹息息相關,你倆它送到天鬥皇室太子的手裏。”

  “太子?老師剛才不是說那是一個女的嗎?”陸寒心知肚明,卻依舊裝蒜道。

  果真是讓他去找千仞雪,不知道這盒子裏是什麽東西,應該很重要吧。

  “咳咳,爲師可沒承認過他是女的。”

  這一次比比東學聰明了,用了男性的那個他字。

  “好吧,那我能打開看看嗎?”陸寒問道。

  “不能,只能那位太子親自打開。”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她打開之後只會拿其中的一件,那另一件就是屬于你的了。”

  “給我的?”

  陸寒受寵若驚。

  “可是,我該怎麽接近他?”

  比比東將盒子遞給了陸寒,打趣道。

  “如果你有魄力的話,可以直接攻入天鬥皇室,然後將這個盒子交給太子。”

  她這位徒兒連超級鬥羅都不怕,還怕接近不了天鬥太子?爲此她一點也不擔心。

  陸寒接過盒子之後,明顯感覺有股力量要呼之欲出,可惜被盒子禁锢,只能在裏面肆虐。

  “放心吧老師,徒兒保證完成任務。”

  “還有件事,一個月後就是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你現在只有十五歲,完全符合參賽年齡。”

  “所以我希望,你辦完這件事後就直接回來,帶領武魂殿戰隊參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