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23. 如玉心事

  如玉心事

  第二日。

  一大早,如玉帶著如風到大廳給父母請安。

  白世傑也已經早早地坐在了那裏。

  這一次,不可避免地,如風和世傑相見了。

  同在白府,同爲白家子女,見面也是早晚的事。

  昨日白老爺考慮的是大庭廣衆,如今已沒有那麽多顧忌了。

  雖二人心中已有心理准備,但場面仍不免尴尬。

  白夫人心領神會,起身走到如風身邊,拉起如風的手,“冰兒,過來見過你哥哥。”

  如風于是向白世傑致意,“哥哥,如風有禮了。”心裏卻是五味雜陳。

  雖是已恢複本名如冰,但如風這個名字用了十幾年,她一下子真的改不過來——不過這些都是小事,大家也並不在意。

  白世傑心中亦不知是何滋味,卻也只能應允著,“妹妹多禮了。”

  三人分別坐下,一家人坐在一起,一切看起來是那麽風平浪靜。

  然而,白世傑卻忍不住一直盯著如風看,看得她很不自然。

  世傑身後的紫兒見世傑對如風仍是這般深情,心中很不是滋味,卻仍要小心地隱藏自己的情緒,內心飽受折磨。

  “冰兒,你的房間還習慣嗎?”白夫人關切地問。

  “一切都好,謝謝母親關心。”如風禮貌地回話。

  鑒于如玉自小就是叫白夫人母親,如風從一入府起也是隨如玉這麽叫了,雖然說在她心底,只有林玉冰才是她娘親。

  正在此時,有客來訪。

  原來是鎮上的歐陽老爺。

  歐陽老爺是鎮上的名人,家大業大,也是昨天白家重大典禮的重要見證人,只是不知此時到訪,所爲何事。

  歐陽老爺倒也是個爽快人,一進來就開門見山,有話直說。

  原來他家的二位公子昨日也參加了如風的歸門典禮,巧的是,二人分別對如玉如風一見鍾情。此番前來便是給自家二位公子提親的來了。

  聽到這裏,一屋子人全都懵了。

  歐陽老爺人倒是不錯,只是他家二位公子的名聲實在不怎麽好,二公子還稍微好些,也就是喜歡遊山玩水,不務正業,而大公子是風流成性,仗著自家有錢,無所不爲。

  白老爺不愧是白老爺,他隨即收起驚愕,滿臉笑意地對歐陽老爺說:“白老爺擡愛了,我們白家小門小戶的,怎敢高攀您歐陽府上呢?”

  歐陽老爺說:“白老爺您這說的哪裏的話,全鎮上誰不知道你白老爺德高望重,財富雄厚,我們兩家若是有緣結姻,是門當戶對,金玉良緣。”

  “歐陽老爺您過獎了,您又不是不知道,小女如風和在下分別十幾年,這才回到白家,您就迫不及待地要讓她嫁到貴府去,您說我怎麽舍得呢,如風年紀尚淺,我還想多留她在身邊幾年呢。”

  如風聽到這裏,心裏稍稍松了一口氣。

  “白老爺您這話說得倒也在理,那如玉和我家天麟的事情,您總沒理由反對吧。”

  此時的如玉已經聽出了一身汗,天麟便是那歐陽家大公子,倘若自己真的嫁給了此人,無疑是置身火坑,萬劫不複啊。

  白老爺不緊不慢地說:“實不相瞞,長女如玉已有婚約在身,實在不宜另行許配他人。”

  歐陽老爺愕然:“此話當真,怎麽從未聽府上提起過?”

  白老爺:“自家的事,哪有件件都向旁人昭示的。”

  如玉一顆懸著的心終于放下,如釋重負。

  歐陽老爺已是無言以對,只能就此告辭,心中仍是憤憤不平。

  至此,一家人終于松懈下來,但唯有白世傑,心中不安,不得緩解。

  他心中的深深憂慮,無人能解。他在擔心,他在害怕,因爲終有一天,她要嫁于他人,而那時的他,該何去何從?身爲哥哥的他,又有什麽理由阻止她尋找自己的幸福?哥哥,對,他是她的哥哥,哥哥,多麽諷刺的稱呼,同時又是多麽痛楚的名字。

  而此時的如風,心裏想的也是能盡早和淩風結成秦晉之好,以免節外生枝,今天的事情難保日後不再發生啊。

  一屋子的沈默。半晌,如玉先開了口。

  “父親,您真是深明大義,多虧您的睿智,不然今天的事情還不知道要怎麽收場呢。”

  白老爺只是搖頭,輕輕地歎了一口氣,聲音輕得只有他自己聽得到。

  “您是怎麽想到編造如玉小姐已有婚約在身這種借口來拒絕歐陽老爺的呢,這理由簡直無法反駁啊。”管家阿福說。

  白老爺看了看阿福,轉過來神情凝重地看著如玉,“玉兒,其實這不是爲父編造的借口,而是事實。”

  “什麽?”如玉的驚異之情不亞于之前,睜大眼睛望著白老爺,“這難道不是您的權宜之計嗎?”

  白老爺搖了搖頭,“其實你早有婚約在身。”

  “什麽時候的事,我怎麽從來沒有聽您說起過?”如玉難以置信。

  白老爺只得娓娓道來。

  原來早在白老爺成婚之前,白老爺便和自己的知己好友張之清達成過約定,雙方的第一個孩子,如果互爲異性,就要結成百年之好。

  後來張之清先行成婚,次年誕下一子,名叫張亦謙。同年,白阡陌也和林玉冰成了婚,很快,林玉冰也懷上了孩子,這孩子也就是後來的如玉了。只是當時大家還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當時白阡陌和張之清說好了,若是女孩,便一定給張亦謙當媳婦了。

  只是,世事變化太快,還沒等到如玉出生,張之清一家人便舉家南遷,一去十幾年,杳無音訊。

  白老爺原以爲這件事情就此作罷了,誰想前些日子張之清一家人又重回故地了,而張之清仍記得此事,昨日如風的回歸大典結束後他還私下和白老爺提起過。

  “父親您爲什麽不早點告訴我呢?”白如玉如是問。

  “原先是以爲他們不會再回鎮上了,覺得也沒有說的必要了,後來他們回來了,本來想跟你說的,但前些時候家裏發生了太多事情,一時也沒顧上和你說,我不曾想,原來之清一直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那父親您現在是作何想呢?”如玉小心地問,她心裏自是不願意嫁與什麽張什麽謙的,個中緣由,不知細心的讀者有沒有發現呢,大膽地想象吧各位,哈哈。

  “爲父心中也甚是矛盾啊,亦謙我只是在他很小的時候見過,這麽多年過去了,也不知道變成什麽樣子了,可咱們兩家畢竟是有指腹爲婚之約,不好負了人家,做人不能有悖誠信,你知道的,爲父從來都是一諾千金。”

  “父親您不是說張家一家人都回來了嗎,怎麽又沒見過張家公子?”如風問。

  “亦謙仍在外地,要過幾日才回來,之清夫婦思鄉心切,于是先行回來了。”

  “那萬一這張亦謙是個瘸子麻子瘋子痞子,父親也要女兒嫁過去嗎?”如玉問。

  “這倒不會,張之清夫婦無論相貌人品都是人中龍鳳,他們的兒子也差不到哪裏去的。我擔心的是,你們從小成長的環境不一樣,日後能否性情相合。”

  “父親,此事您要三思啊,這事關女兒的終身幸福啊。”如玉說。

  “容爲父想想,容爲父想想啊。”白老爺手扶額頭,心中亦是不知該如何是好。

  白夫人示意讓大家退下,如玉一時還緩不過來,于是如風扶著她回房。

  到了如玉的房間,如風給姐姐倒了一杯水。

  可如玉一直神情落寞,眼神黯淡,根本無心喝水。

  如風看著如玉,在她身旁坐了下來,對她說:“姐姐,小妹有句話,不知道當問不當問?”

  如玉頭也不擡地說,“有什麽話,你就直接說吧。”

  “姐姐,你可是有了意中人?”

  “你說什麽?”聽到這話,白如玉激動地站了起來。

  看到如玉此般模樣,如風心中已然有數。

  “姐姐的意中人,可是我大哥尹追風?”如風也不繞圈子,單刀直入地追問道。

  “這是誰告訴你的,你切不要妄加猜測,這種事情可亂說不得……”白如玉激動的神情已經不能自控。

  “你從小成長在深閨,結識的男子素來也不多,我一直覺得你看我大哥的眼神和看別人的不一樣——原先我也只是猜猜,但現在,你的表情已經告訴我一切了。”

  “我……我……”如玉一時不知該如何反駁。

  “姐姐,你不用瞞我了,你若信得過我,我這就回去去給大哥說,讓他早日來白家提親,父親那裏,我也可以去和他說情。”

  如玉頓時紅了臉,說不出話來。

  “若是姐姐不願意的話,那就當小妹多嘴了,姐姐就當如風什麽都沒有說過吧。”如風悄悄觀察著如玉,故意這麽說了一句。

  “如風。”如玉突然叫住了她。

  如風暗自笑了,卻不露聲色地說,“姐姐這是有什麽吩咐嗎?”

  “如風,你說,我一個姑娘家的,這樣真的好嗎?”如玉面露難色,怯怯地說。

  如風笑出了聲,“有什麽不好的,又不用你去說,再說我大哥,其實他——也是對你有意的。”

  如玉聽到這話,不敢置信地看著如風,“你說什麽?你說尹大哥對我……”

  “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你們二人的事我看得很清楚,我大哥每每提到你的時候,眼裏都閃爍著一種特殊的光。”

  “是嗎?你說的是真的嗎,追風大哥他真的……”

  “當然是真的,難道我還會騙自己的姐姐嗎,好了,我的好姐姐,這件事情你就交給小妹吧,你先好好休息,不要再東想西想了。”

  如玉還想說些什麽,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如風安撫了一會如玉,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著手爲如玉的事情操辦了起來。

  眼下的當務之急就是要盡快將一切告知追風,另外一邊,還要去做父親的工作。

  如風正在理頭緒的時候,恰好收到了淩風的回信。

  如風喜從中來,迫不及待地拆開了信。

  看罷信箋,心中感慨再次掀起。

  最美不過,兩心相許;最好不過,兩情相依。

  如風對淩風的思念有了回應,情有所歸,心有所寄。

  不多想,如風立即給淩風回信。

  此時的信件,除了寄托一己的相思,還關系著另兩人的命運。

  沒錯,如風要將如玉和追風的事情和淩風商量,如風在信中將此事的來源始末對淩風一一相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