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12章 吃喝玩乐

  産品推銷會可以動用了身邊能動用的所有資源,老蔡專門在七中給開了綠燈,趁著暑假學校沒人,專程回了一趟學校,微機室提供給了齊鳴他們來用,這算是有了一個十分合適的場地。

  雖然班主任老蔡也十分好奇,按理說齊鳴,劉旭強和趙澤明,這樣腦子本身就活泛的學生,靠著暑假賺點外快實屬正常,可偏偏齊鳴是給方文錦灌了多少迷魂湯,讓這全校成績名列前茅,向來不參與太多與學習無關之事的乖巧女孩,也跟著他們一起在做生意。

  老蔡有點看不明白,但就算滿腹疑惑,學生們自發的做點小生意,他這個當老師,尤其是還是當班主任的,實在不太合適利用身份去幹涉.

  所以教室打開之後,老蔡便背著手走了,也沒過問齊鳴他們推銷大會上,想要推銷的産品究竟是個啥,只是告誡齊鳴臨走把燈和門窗關好。

  而劉旭強和趙澤明則調動了身邊一切能夠調動的資源,但畢竟是學生嘛,社會關系沒那麽複雜。

  劉旭強和趙澤明,幾乎是用盡渾身解數,這才召集了大約得有二十幾個人,但能找來的也基本上都是同齡人,稍有年長一些的也都是中州幾所高校的大學生,其中也有幾個經營電腦房的小老板。

  等人齊了之後,剩下的事情便靠産品來說話了。

  趙澤明負責在電腦上操作,將六款遊戲的全部內容展示了出來。

  說白了,就是在所有人的面前當衆試玩一下。

  劉旭強向來口條順溜,又是親身試玩了這六款遊戲,于是他便主動請纓,來負責來介紹。

  齊鳴索性當起了甩手掌櫃,畢竟了解劉旭強的前世今生,深知這小黑胖子口條順溜,臉皮還厚見了陌生人絲毫不怵場。

  只見這小黑胖子走上前台,他今天還穿了皮鞋,把頭發梳成大人的模樣。

  膚色在白色的襯衣襯托之下,便顯得更深了一些。

  等微機室裏的那幾面窗簾一拉,再把燈一關,哎喲哦家夥那叫一個黑。

  只見劉旭強一站在台上,放開了便開始口若懸河,滔滔不絕,將那六款遊戲的特點,玩法講述的一清二楚。

  最重要的是這六款遊戲的市場前景,在劉旭強的嘴裏說出來,就好似是一片巨大的商業藍海。

  愣是把台下衆人忽悠的深信不疑,仿佛每個人都看到了紅彤彤的票子再向他們招手。

  齊鳴自始至終都坐在角落裏,拿著一個速寫本低頭寫寫畫畫,也沒人知道他畫的是什麽,全程也沒有說太多的話,只是耐心的聽著劉旭強在台上忽悠。

  甚至聽到劉旭強成功的忽悠到最後,齊鳴都有一種沖動,要不把劉旭強送到蘇杭湖畔花園吧。

  劉旭強從下午兩點,一直站在台上忽悠到五點多鍾,三個小時愣是一口水沒喝。

  最終他給每個有意參加破解遊戲分銷的人開出了一個條件,每個人每天基本工資十塊錢,賣出去一份遊戲提兩塊錢。

  至于遊戲畢竟是破解版,也沒幹定太高的價格。

  《異域鎮魂曲》一共四張盤,賣四十塊。

  《半條命》作爲主打價格是三十塊。

  剩下的《彩虹六號》《生化危機》《三角洲特種部隊》《盟軍敢死隊》十五塊錢。

  都是學生這錢不賺白不賺,至于那幾個電腦室老板,看不上這點錢。但是一方面是聽劉旭強天花亂墜一通吹。

  另外一方面也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這六款遊戲的前景,于是每個都花了高價錢,從齊鳴這裏拿走了一批貨,說是打算回去安裝到電腦室裏面試試,先看看顧客的反饋再說。

  産品大會結束的時候,劉旭強的嗓子有點啞了,灌了幾大口冰鎮的礦泉水又啃了一片冰鎮西瓜,那喉嚨裏的火才澆滅了一些。

  “怎麽樣,哥們兒的口才還行吧。齊鳴交代的那些重點,無論是遊戲的市場前景,還是玩法特點優勢。單憑哥們兒這口三寸不爛之舌。看見那些個附近高校的大學生沒,爭著搶著想從咱們這兒拿貨。”

  回想起來方才産品大會結束的時候,幾所高校的學生爭搶著從他們這裏拿貨時積極的樣子,劉旭強不由自主的沾沾自喜起來。

  “我感覺現階段還不能高興太早,咱們這種推銷手段其實不算高明,單憑産品優勢吸引顧客而已。”

  趙澤明拿著瓶汽水兒,一邊喝著一邊嘬著吸管若有所思的說道。

  “單憑那些學生從咱們這兒拿貨能賺多少,最重要的其實是那些電腦室的小老板,他們有錢又有電腦室,這才是真正的大客戶。”說完趙澤明指了指垃圾桶裏的西瓜皮,“你看看有多少人是奔著咱們的免費西瓜和冰鎮飲料來的,一群學生頂多是幫咱們分銷的散戶罷了,要錢沒錢要資源沒資源。”

  這番話倒是讓齊鳴感到有些意外,心道是著趙澤明別看作風有些公子少爺脾氣,但不愧爹媽都是做生意的,耳濡目染之下趙澤明這小子的商業頭腦還是有一些的。

  這話讓劉旭強聽了後,這小黑胖子便渾身不帶勁:“你別在這時候澆冷水,過幾天來咱們這兒拿貨的人肯定絡繹不絕。”

  其實劉旭強也沒說錯,隨後兩天那六款遊戲便賣出去了六十幾份的刻錄拷貝,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其中附近電腦室的小老板。

  其中賣的最好的有兩款,首當其沖的是《半條命》,其次是《異域鎮魂曲》。

  作爲主打産品其實這也在齊鳴的預料之中,《半條命》憑借創新的玩法深受玩家喜歡。

  而《異域鎮魂曲》的優勢在于複雜的劇情,龐大的世界觀體系,以及RPG遊戲的熱潮,賣得好自然也是情理之中。

  但也就是頭兩天賣出去了兩千塊錢後,第三天的時候銷售便開始斷崖式的走低,第四天的時候甚至沒賣出去一份。

  前後四天也就賣出去了三千多塊錢,這比劉旭強在産品大會上時的預期差遠了,一瞬間落差感湧上心頭,小黑胖子可謂一臉愁容。

  在趙澤明的家裏,四個人開了一個小會,看著刻錄了長長一摞的光盤,除了齊鳴之外,其他三人臉上愁容盡顯。

  “我覺得這裏面有問題,按理說咱們的遊戲可都是市面上電腦房裏沒有的,怎麽就沒人來買呢?”劉旭強抓著頭發,越是愁抓的越是狠。

  “呵呵,我表哥昨天告訴我,除了七中附近,中州其他城區的電腦房裏面也安裝的有這幾款遊戲。”趙澤明冷聲的說著,語氣有點陰陽怪氣的不太中聽:“但是再看看我們手裏的貨物堆積如山,外面的電腦房裏面卻隨處可見,也就是說還有別的貨源。”

  說著說著趙澤明便有了一些責怪的意味在裏面:“說起來還是咱們的核心競爭力不足,別人拿到這六款遊戲之後也能刻錄,市面上全是破解版的遊戲,複刻起來太簡單了,只要有一份破解版,就可以無限刻錄,所以出貨的源頭現在不止咱們一家。”

  說實話聽到趙澤明這麽說,齊鳴是感到有些意外的,趙澤明這小子還真是有一顆經商的頭腦。

  “我覺得你這麽做生意,咱們得賠死。論價格沒優勢,論資源也沒優勢。恕我直言這違背商業規律,是缺乏商業頭腦的表現。”這話趙澤明沒有點名是說誰,但有耳朵的人都能聽得真切,這話是在說給齊鳴聽。

  然而此時的齊鳴正數著錢,頭三天的營業額,減去成本大約是兩千多塊錢,要是平分的話每個人也就五百塊錢,這比最初預想賺得盆滿缽滿差的太遠了。

  “別和我扯什麽商業規律。”說著齊鳴把那兩千塊錢分成了四份,放在桌子中間,“東跑西顛兒了好幾天,咱們幾個小腿肚子都瘦了一圈。我有個建議,拿著剛賺到的錢,咱們先吃頓好的,飯後再蒸個桑拿,一切活動的費用我全包。”

  對于齊鳴這番話,感到最驚訝的是方文錦。

  她有些不太理解,明明頭幾天的銷量明顯不樂觀,爲什麽齊鳴表現的仍然如此淡定,絲毫沒有著急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