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18章 面面俱到(感谢“余鲤余鲤”的打赏)

  “齊大勳,你還管不管你兒子了?這才十八歲,高中校門剛踏出去,這可就先學會喝老酒了。”

  齊鳴一進門戴麗娟便聞到了酒氣,生活一項精致的南方女人當下臉色就陰沈了下來,扯著嗓門站在門口喊著齊鳴父親的名字,一著急那南方吳侬口音都暴露了出來。

  其實從越秀出來之後,齊鳴知道自己身上一股子煙味兒和酒氣,便借口送方文錦回了家,又在家屬院附近的公園裏坐了半個鍾頭才回家。

  酒氣是散不了了,只奢望著身上的煙味兒能散去一些。

  齊大勳拿著報紙從廁所裏出來,看了一眼齊鳴,只瞧著自己兒子臉雖然喝的紅了一些,但好歹還能走直線,便隨口應付了一句:“喝了多少?”

  “劉旭強,方文錦還有趙澤明,就我們四個,沒喝太多就半箱啤酒。”齊鳴其實沒交代實話,因爲雖說只是他們四個,可等後半段氣氛到位之後,他又要了半箱啤酒。

  “嗯,按理說都十八歲了,喝點酒也無妨,以後走上社會這都是難免的。”齊大勳說完看了一眼戴麗娟說道,“不過以後要少喝點,懂得拒絕,量力而行。”

  聽完丈夫不疼不癢的兩句交代,戴麗娟便沒好氣的嘟囔牢騷了兩句便進了廚房,沒多久拿出來了一袋溫熱的牛奶扔到了齊鳴的懷裏,“家裏沒一個省心的。”

  嘬了一口牛奶,齊鳴沖著廚房裏的戴麗娟說道,“媽,商量個事兒呗。”

  “說。”

  “九月份的大學新生報到,我想一個人去。”齊鳴一口氣喝光了牛奶。

  齊大勳放下報紙,看著齊鳴沒說話。

  “如果理由充分,那你就自己去。”戴麗娟一反常態,突然變得有些嚴肅。

  “首先滬上是你老家,我不怵。”

  “其次我下午辦了一張銀行卡,學費可以打卡裏,我拿著銀行卡去報到就行了。我會提前幾天出發,熟悉環境也順便在十裏洋場轉轉。你和我爸無論誰跟著,都得大包小包的我都覺得麻煩。”

  “最後,你們能送我這第一次,往後還能一直送?”

  其實還有一點齊鳴憋肚子裏沒說,這對兒財迷不會舍得機場的生意停歇半天,所以必定有一個人得留在中州。

  那麽無論是當爹的送還是當媽的去送自己,報完到都得一個人回來再坐綠皮回來。

  戴麗娟想脫口而出的拒絕,反倒是齊大勳茶幾下的腳,輕輕踩了一下她,而後沖齊鳴說道,“准了,東西要收拾好,你也得考慮清楚,這第一次報道你要處理的事情有很多,一個人的話什麽事情都得靠自己。”

  齊鳴笑了起來,眼睛又眯成了月牙:“你們就好好的留中州掙錢吧,當初也不勸勸我,讓我學藝術的,這下好四年學費可不老少。”

  戴麗娟自始至終沒發表什麽意見,倒是齊大勳又隨口和齊鳴閑扯了兩句。不過父子之間純屬那種擠牙膏式的聊天,在艱難持續了五分鍾後,齊大勳便收起了報紙回了自己的臥室。

  躺在床上准備睡去的時候,戴麗娟突然憂心忡忡的說:“老齊,我怎麽突然覺得齊鳴這小鬼頭變了。”

  “再變也是你兒子,睡吧,別胡思亂想的瞎矯情。”齊大勳大大咧咧的道。

  戴麗娟翻了個身,沖著月色歎了口氣,“說到底其實就是長大了,長大了就由不得我們,也不需要我們了。”

  齊鳴沖了一個熱水澡,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酒氣還在口鼻間揮發著。他還是覺得,賣破解遊戲賺來的那一萬塊錢的這事兒,暫時還是先不給爹媽說了,畢竟說到底這是擦邊球,後續問題解決起來比較麻煩。

  隨後幾天齊鳴給自己放了個假,每天睡到自然醒,隨便吃幾口飯便出了門。主要是往科技市場跑,期間買了一些空白光碟送到了航務大樓,畢竟當初刻錄的時候資金短缺,全靠那位楊伯伯的面子,這才挖了民航的牆角,不花一分錢刻錄了小一千張光盤。

  齊鳴是知道的,這種便宜是不能占的。所以賺到錢的第一時間,便是補齊了這一千多張空白光盤,並且親自給送了過去。

  除了科技市場,齊鳴這幾天去的最多的地方還是電腦室。劉山石的生意應該還算順利,基本上中州市的把部分電腦室的機器,都安裝上了那六款遊戲。

  齊鳴這還是有信心的,畢竟這六款遊戲本身都是經典遊戲,只是那個年代資訊不發達,網速也慢的要死,這些遊戲需要時日才能普及。

  而其中半條命如無意外是最火爆的遊戲,幾乎中州市的電腦室,只要有一定規模,齊鳴都差不離進去看了一眼,幾乎所有人都在玩《半條命》,其次才是《古墓麗影》和《生化危機》。

  那時候的電腦室還不叫網吧,包夜的概念也才剛有了雛形,但就是如此也仍有不少癡迷于《半條命》的網瘾少年,一門心思的投入其中,想要把這劇情給打通關。

  轉眼夏暑漸消的八月下半旬,眼瞅著九月份快到了,九月一過這可就得奔赴滬上了。

  在此期間楊轶夫來了一趟齊鳴他們家,一是爲了找齊大勳喝酒吹牛,二是把女兒楊墨托人給齊鳴帶禮物給送來。

  那是個精心包裝過的禮盒,看樣子楊墨是挑選了很久,並且親自寫了一段祝福齊鳴的寄語。

  掀開盒子之後,裏面是一台索尼D-777隨身CD。整體灰色,邊角圓潤。且是原裝進口機,在那時候別說國內,就算是香江亦或者寶島,這台索尼經典系列都算得上是新潮玩意兒。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CD碟,是鲍勃·迪伦1997年的专辑《Time Out of Mind》。

  “齊鳴,你得好好謝謝你墨姐,這東西可不便宜。”戴麗娟說道。

  “謝是肯定要謝的。”齊鳴說著顛兒顛兒的跑回自己屋裏,然後拿出來個大包,“這都是給我墨姐的,這包裏面是須水的豬蹄,現鹵出來的。我特地找人抽成真空包裝,盡可能保存原汁原味。但還是盡量別放太久,最好這幾天就找人送去。反正您也守著民航大樓,托個機長空姐送個東西還是容易事。”

  楊轶夫摸著肚腩,笑的合不攏嘴。

  自家閨女他清楚,之前電話裏就念叨來著,南方飯菜吃不慣,就想吃家鄉的胡辣湯和燴面,再有就是這中州近郊,頗爲出名的須水豬蹄。

  用楊墨的話來說,身在異鄉吃不到的東西太多了,每到夜晚嘴饞時輾轉反側,腦袋裏全是這些。

  “前幾日你墨姐還在念叨,沒想到你卻已經准備好了。”楊轶夫說道拎著那一包豬蹄,一個個全部抽成了真空包裝,“須水離這兒少說三十多公裏,你沒少跑遠路吧?”

  “小事。”齊鳴笑了笑。

  “有心了,有心了。”說著楊轶夫便又將齊鳴的頭發給揉成亂麻,一邊揉還一邊念叨,“幹兒子和女婿,這倆身份你小子早晚得選一個。不過也不著急反正剛上大學,等你墨姐畢業工作幾年,你也就畢業了,到時候再談也不遲。”

  從小到大當幹兒子這話都聽膩了,但甭管楊轶夫說當女婿這事兒走不走心,齊鳴多半都是嘻嘻哈哈一笑而過。

  時間就是這麽一天天的再日出日落中,平淡無奇的度過。

  這一天,齊鳴跟著方文錦最後一次來到了桃源路中州大學。

  方文錦要和他英語角的朋友們作別,齊鳴則要再去中州大學一趟,見一見李志恒,有些事情還是得在報道之前抓緊時間辦完。

  這次沒在食堂,而是在中大外面,一家炒酸奶的冷飲店裏面碰的頭。

  距離初次見面已經過去了兩周,期間二人也見過幾面,李志恒沒有辜負齊鳴的厚望,根據齊鳴速寫本上的內容,做出令他十分滿意的‘作品’。

  李志恒應當是屬于一回生二回熟的那種人,這次他像初次見面時那麽局促緊張,偶爾還會開兩句玩笑。

  二人客套玩笑了幾句,齊鳴最先直奔主題,“咱們後續的工作進展如何了?”

  李志恒撓了撓頭,“比較複雜,不過我的技術你放心,再給點時間就行你要的東西就能全部完成。”

  似是料到對方會這麽說,齊鳴笑著拿出來五百塊放在桌子上:“具體多久。”

  “一個月前。”

  齊鳴又加了五張。

  “一周。”

  “不行,時不我待。”齊鳴這次加了十張。

  “三天!就三天,三天之後我把成品給你。”

  “好,爽快。”齊鳴左手豎起大拇指,右手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眨眼間把桌子上的兩千塊迅速收回了手裏。

  李志恒:???

  齊鳴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三天後我再來找你,另外這家炒酸奶著實不錯,記得買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