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8章 你也上网冲浪啊

  走出科技市場的時候,迎面就是一股熱浪,齊鳴突然有點後悔剛才手裏的伊利火炬嗦的太快了。

  六款遊戲,全部都是正版的,六百多塊錢說實在的勉強算良心價。

  九九年的時候,世嘉,卡普空所代表的日本遊戲大行其道。

  歐美遊戲界的兩龍頭算是EA和育碧。

  同時,V社的一款射擊遊戲,在去年E3展上一鳴驚人,並且迅速在歐美大火,名字叫《半衰期》,國內玩家則喜歡叫它《半條命》。

  但是真正意義上等國內玩家熟知的《半條命》,其實是模組制作出的《反恐精英》。

  而跟隨著半條命在國內大火起來的,還有另外一款暴雪的遊戲《暗黑破壞神2》。

  不過這兩款遊戲的大火得是明年或者後年了,伴隨著國內電腦室如雨後春筍一般冒出來,這些遊戲最先出現在了電腦室裏面。

  這時候開電腦室是真賺錢,有句話怎麽說的來著,想要發,開電腦室——呸!一點都不押韻。

  五百塊對于一個齊鳴這個高中生來說無疑是一筆巨款,好在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從很小開始就有意的培養齊鳴存錢理財的意識。

  從初中畢業之後齊鳴就有了一張自己的銀行卡,不定期的往裏面存點錢,到現在裏面少說也有個兩千多塊了。

  從科技市場走出來,齊鳴並沒有著急回家。

  而是來到科技市場對面的一棟大樓,乘電梯上了三樓,順著指示牌找到了裏面一間房,一眼被門口不起眼的幾個字吸引了去。

  “網事隨風電腦房,每小時13元。”

  沒錯!十三塊錢一個小時,要知道豬肉這時候也就三四塊錢一斤。

  當年中州這樣的小城市,或者說絕大多數的城市,都還沒有電腦室這種概念,多半都是叫電腦房。

  遊戲基本上只有紅警,星際,帝國時代這幾款遊戲,而除了看看電影,就只剩下網上沖浪了。

  比起後世家用網絡隨隨便便都是百兆寬帶,這個年代一百多KB的網速,都叫網上沖浪了敢信?

  電腦房門口坐著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女人,帶著黑框眼鏡,一邊磕著瓜子,一邊正用一台電腦看著《還珠格格第二部》。

  齊鳴看了一眼電腦房,大致摸清楚了整體格局。

  整個小半層的大樓裏面,約摸著得有二十多台機器。

  那種夯實厚重的灰色大腦袋顯示器,機箱上面還能看到軟驅和光驅。

  頭頂半死不活的空調嗚嗚作響,周圍水晶女孩和陽光男孩們在OICQ上面聊的不亦樂乎。

  甚至角落裏,還有幾個初學生共用一台電腦在看不可描述的歐美電影。

  “網上沖浪,單小時十三。”

  嗑瓜子的年輕女孩頭也不擡的說道。

  “姐姐,我不上網。”

  齊鳴小嘴跟抹了蜜一樣,那一聲姐姐叫的那叫一個甜。

  嗑瓜子的小姑娘聽到對方嘴挺甜,縱使外表冷冷淡淡,但心裏卻挺開心,不由得便把眼神從電視劇裏挪移出來。

  眼看齊鳴一個白淨少年,談不上帥,頂多算順眼。穿著白淨的襯衫,與這電腦房的氛圍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我就想問問,咱們電腦房能不能破解正版遊戲?”

  這一句話讓那小姑娘不由自主的坐起身來,放下手裏的瓜子,她重新審視了齊鳴一眼然後揮了揮手:“我們這是正規電腦房,不做盜版。”

  齊鳴沒有半點放棄的意思,仍繼續追問:“最新的歐美遊戲,市面上沒有的那種。”

  “沒興趣。”

  “那麽,漢化呢?純人工的翻譯漢化,有興趣嗎?”齊鳴繼續道

  嗑瓜子的小姑娘:“我男朋友是這兒的老板,你在這兒等會兒,我把他叫出來,你們倆聊。”

  相比較後世直接從官方平台上下載,這個時候的所有遊戲都是碟裝,有些熱門的大型遊戲,國內的發行商自己漢化。

  但是這裏面存在時間信息差,比如《半條命》《暗黑破壞神》這種經典遊戲,前者九八年就已經在E3展之後再歐美大火,而《暗黑破壞神》也是兩千年初的時候發行,隨之銷量一發不可收拾。

  但是這兩款遊戲進入國內玩家的視野,則還需要兩三年。

  1999年到2001年,兩年的時間如同真空一樣,如果不抓住那可真對不起這回檔的人生。

  網事隨風的老板是一個,比齊鳴大不了幾歲姓陸的年輕人。

  怎麽形容呢,骨瘦嶙峋,一件白色的小號的T恤,套在身上仍然覺得空蕩蕩的,有點像是陳小春版鹿鼎記裏面的胖頭陀。

  他留著長頭發,發梢削薄了一些,劉海垂在眼前,沒錯,就是以國民嶽父爲代表的,九十年代末期流行過好一陣的文青發型。

  充滿了隨行和不羁,就是不好打理,兩天不洗就油膩膩的。

  其實齊鳴找到網事隨風,也絕非偶然,更不是瞎貓碰死耗子。

  科技市場附近的電腦室大約有十幾家,這還不算當年臥虎藏龍的科技市場裏面,還有許多名不見經傳的電腦高手。

  之所以選擇網事隨風,是因爲零七年打擊盜版那陣兒,其中網事隨風的老板的規模最大。

  後來齊鳴才知道了他的身份,這貨原來是3DM論壇的資深版主。

  要說破解遊戲,尤其是那些剛發行沒多久的遊戲,別說全國,全世界也就那麽幾個工作室有這個能力。

  而3DM和遊俠網當屬國內的翹楚。

  網事隨風的老板姓陸,上下打量了齊鳴一眼,說實在的一個高中生,他們這種社會人真不一定放在眼裏。

  但是聽說齊鳴能夠提供漢化,他便很有興趣和齊鳴聊聊:“你想破解什麽遊戲可以。但我有必要提醒你,小夥子你應該知道,做這行是有風險的。”

  齊鳴不假思索的說道:“風險我自己承擔,先破解六個遊戲,三天之後我帶過來。”

  “你能給多少錢?”姓陸的老板搓了搓手指,比劃著數錢的樣子。

  齊鳴笑了笑:“你看我一個高中生,您要是獅子大開口我可真沒辦法。大不了生意不做,我沒多大損失。”

  “你說說能出多少?”

  “我頂多出五百塊錢,先破解六款遊戲。”齊鳴摸了摸兩側的褲兜,“老板你得知道,我光買這些正版遊戲就花了一大筆,但老板你有技術啊。更何況你還守著科技市場,手裏有破解的最新遊戲,還愁銷不出去嗎?”

  此刻那姓陸的老板,終于聽明白了齊鳴話裏深層次含義,這不是要討價還價,這是要白漂的意思。

  眼看著那老板有些遲疑猶豫,齊鳴又繼續說道:“您再饒我一句。我提供的遊戲基本上都是市面上沒有的,也就是說國內代理商都還沒拿到,更沒有開始出漢化。我自己拿到破解遊戲也是往外賣,漢化我肯定不能馬虎的來做。我就說這一點,後面的話還是不點透的好,您是聰明人,肯定會自己權衡利弊,更何況您還是個內行,這筆生意前景如何您看得比我遠。對不?”

  什麽叫巧舌如簧?齊鳴一番話縱然沒說到對方心坎兒裏,也最起碼讓對方覺得的確有利可圖。

  更何況,光漢化這一項就太誘人了啊。

  就拿正版遊戲來說,不管是主機遊戲還是PC遊戲,對面科技市場裏面都是從香港,一麻袋一麻袋的從深海羅湖往內陸運。

  至于破解遊戲,姓陸的本身就是3DM的資深版主,論壇裏面人脈很廣,破解對于他來說不是太難得事情。

  但就是這個漢化,尤其是國外剛發行的遊戲,根本不可能有漢化,甚至連繁體都沒有。

  後世3DM,遊俠網和遊民星空,爲了漢化可以說競爭到了白熱化。

  一開始還願意人工漢化,追求高質量的漢化內容,但是到後三家競爭日益激烈,幹脆就直接機翻了,內容更是參差不齊。

  這些還都是相對有盈利的漢化組,沒算那些民間那些用愛發電,單純因爲熱愛才組織起來的漢化組。

  網事隨風的老板說道:“你什麽時候把遊戲拿來?”

  “三天之後。我先拿六款,你幫我導出文本文檔我去漢化。等我漢化完了,你們再試著破解。至于刻錄多少,賣出去多少。那咱倆就得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了。”齊鳴自信的笑了笑。

  他這種自信的笑容,在對方看來完全就是涉世不深高中生的自負。

  網事隨風電腦室裏面有二十幾台電腦,每台如果都能裝上最新的遊戲,這得吸引多少客源?

  這還不算守著對面的科技市場,只要是這些破解遊戲一出現,自己又是破解源頭,這銷路前景太可觀了。

  “那我就等你幾天,到時候我會專門請帝京的幾個朋友來,專門破解你的遊戲。我希望你沒滿嘴跑火車,到時候拿出幹貨來。”

  “好說,好說。老板生意興隆。”齊鳴笑了笑,也不和對方多廢話,轉身便立刻了這網事隨風電腦室。

  ……

  第三天一大早,齊鳴就一個人又來到了科技市場。找到那家組裝電腦的小店,順理成章的從老板那裏拿走了六款遊戲。

  《異域鎮魂曲》,《彩虹六號》,《三角洲特種部隊》,《生化危機2》,《古墓麗影3》,《盟軍敢死隊》。

  六款遊戲塞滿了整個書包,去了一趟網事隨風,讓姓陸的老板,將這些遊戲裏面的文本導出。

  拿著導出過的遊戲文本,齊鳴直接來到了中建七局的家屬院。

  大熱天的站在樓底下沖著方文錦家裏的那棟樓,那叫一通嗷嗷。沒辦法,沒有電話的年代聯系真就是基本靠吼。

  喊了沒幾聲,方文錦家的窗戶打開來,一抹倩影出現在了窗門邊上。

  長發肆意散開,伴隨著熱風飄揚了起來。

  方文錦住在四樓,一臉好奇的說道:“上來吧,站在樓底下,不嫌外面太陽毒啊?”

  齊鳴哼哧哼哧的跑到四樓,方文錦也是一個人在家,打開門來想迎齊鳴進屋。結果某人卻站在門口,沒有絲毫打算進去的意思:“走,跟我出去一趟。”

  “天氣這麽熱,我可不出去。”

  “請你喝汽水。”

  “那也不去。”

  眼看著這丫頭柴米不進,齊鳴便說道:“你真不打算出去?我可記得前段時間,你讓我去學校外面租書鋪,替你租了幾本席絹的書,叫什麽來著?哦,對了《獨自去偷歡》《紅袖招》《戲點鴛鴦》。我一開始我還不明白爲啥你自己不去,後來翻了幾眼,看到了裏面的內容……啧啧啧,聽說席絹的書,在你們女孩子之間傳閱甚廣啊。”

  方文錦又羞又怒,被齊鳴這番威脅到氣得直跺腳,卻又無可奈何,只能嗔怪愠怒的說道:“齊鳴,你給我閉嘴!”

  愠怒了半天,卻發現拿齊鳴毫無辦法,便也就只能憋出來一句:“你給我門口候著,我去換衣服。你敢把我看租書鋪裏閑書的事情告訴別人,我就把你在學校抽煙的事情告訴齊伯戴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