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20章 看不懂

  網事隨風附近的一家酒店客房裏面,劉山石叼著煙,太監嗓裏吐出來的每句京片子,都透著一股子開心和愉悅。

  他一邊揉著懷裏宿菲霏的頭發,一邊眯著被嘴邊香煙,熏到不由自主眯起來的眯縫眼。

  “我踅摸也差不多了,趕明兒你去火車站買兩張票。咱得回帝京了,一來你也開學了,二來這中州市面兒上的電腦室,有一家算一家都裝了咱們的遊戲,巴掌大的小城市,早沒利潤可圖了。”

  宿菲霏纖細的手指頭輕輕的劃拉著劉山石腮幫上的胡茬,“這一趟咱也賺了不少,是不是得計劃計劃接下來該咋辦?”

  “先回帝京刻錄一些破解遊戲,撿那六款裏面賣的最好的拷貝。然後我估摸咱得找找關系,成立個工作室。我看明白了,以後光靠破解國外遊戲,咱倆就不少掙。”

  這是嘗到了破解遊戲的甜頭,加上帝京刻錄光盤成本比中州低多了,劉山石決心回去之後先掙一筆快錢,然後一步步成立自己的一套班底。

  宿菲霏看出來了,自己這男朋友是一門心思打算把這破解事業做大做強,再創輝煌。

  “你的事我不太懂,反正你別讓我跟著你吃苦就成。”宿菲霏用力揪了一根胡茬。

  劉山石疼的龇牙咧嘴,卻也不惱怒。要說這太監嗓是真心實意的疼自己女人,反倒是揉了揉宿菲霏的肩膀,“我算看清楚了,單說遊戲破解,漢化,修改這三大塊,裏面利潤豐厚。國內市面兒上還沒有同類型的公司,咱們只要入場早就有優勢。”

  “我想了個名字,就用你的網名,叫不死鳥論壇怎麽樣?”

  “我都准備改了,這網名忒俗。”宿菲霏牽著一縷頭發,在食指上繞著,“叫3DMGAME吧,挺科技的。”

  小兩口正擱屋裏著眼未來全是憧憬的時候,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把屋子裏的一片溫馨旖旎攪的支離破碎。

  劉山石推開門,卻看到網事隨風電腦室的小老板,跑的滿頭汗,氣喘籲籲的站在門口。

  “喲喂,怎麽茬兒?是贊分紅錢數目有問題?要說之前可是聊妥了的,這會兒可不興反悔了。”劉山石看向對方,反正自己馬上就要走了,中州的市場都被吃透了,自己和網事隨風小老板的交情也差不多該告一段落了,所以也就直言不諱了。

  “錢是沒問題。我找你是有別的事情。”小老板火急火燎的說道,“一兩句話說不清楚,你跟我走一趟,我帶你看一樣東西。”

  別看劉山石長得粗礦,但心思恐怕比宿菲霏這樣的女人還細膩,他從小老板的眼神裏讀出了一點點不安的意味。便跟著他一道出了門。

  “到底出了啥事?”出了門之後劉山石直接了當的問。

  “市面上新出了款遊戲,這才兩三天科技市場附近的電腦室,幾乎都在玩。我有點看不懂,但就是覺得很不一般。”

  “啥新遊戲?怎麽還看不懂了?”

  “這遊戲是局域網對戰,一個是每人發一把槍突突。因爲是局域網對戰,玩法新穎,現在網吧沒人玩咱們的遊戲了,全是這款遊戲。”

  說話間劉山石在小老板的帶領下,隨便找了一處科技市場附近的電腦室。

  走進去之後劉山石立刻感到有些頭皮發麻。

  一共也就幾十台電腦,整個電腦室烏煙瘴氣,人頭攢動。有的人來得晚,沒位置就站在旁邊幹瞪眼直勾勾的看電腦屏幕。

  看了沒幾眼劉山石便認出來了,這哪裏是新遊戲,這特麽的就是《半條命》。

  劉山石很生氣,四下一打聽才知道,這遊戲叫《反恐精英》。他是個很聰明的人,看了沒幾眼之後便知道,這遊戲是根據《半條命》的遊戲模組開發的,而之所以這麽多人玩,則是因爲玩法更具競技性。

  畢竟單機闖關類的遊戲,技術再好對戰的也是電腦機器。但現在增加了局域網之後,便是人與人對戰,競技性大幅度提升。

  劉山石厚著臉皮,花了五百大洋買了一份,回到網事隨風,但等到安裝完了之後,看著輸入秘鑰驗證碼的界面時,劉山石直接就跳腳罵街了。

  要不是這電腦是人家的,他都有砸了的沖動。

  一旁網事隨風的小老板憂心忡忡的說,“現在市面上這遊戲還不多,但只要是裝了的電腦室,基本上都跟今天咱們瞅見的沒兩樣,座無虛席,甯可排隊也要玩。你說這東西怎麽就這麽大吸引力呢?”

  劉山石悶聲不吭的抽著煙,後牙槽都快被他咬碎了。

  他能預料的到,自己的一切計劃,都會伴隨著這款新遊戲的出現而成爲泡影。

  這才沒幾天,但凡裝了這遊戲的電腦室都是幾乎處于爆滿的狀態,這遊戲有多受歡迎,他是真真切切看在眼裏的,恐怕用不了一周整個中州都沒人去玩《半條命》了。

  最關鍵的是這些遊戲模組,還被人加了一層秘鑰,根本無法像之前那樣短時間內破解掉。

  “你說這玩意兒是誰發明的呢?”小老板嘀咕道。

  “還他媽能有誰,除了齊鳴那丫挺的我想不到別人”其實劉山石壓根不用去想,便能猜得出來,能做出來遊戲模組的首先,要具備有《半條命》主體遊戲的源代碼,但是能想到添加一個秘鑰的,除了齊鳴他想不到別人。

  劉山石承認自己是有還真是點輕視,這個不懂半點計算機技術的高中生了。

  ...

  在劉山石跳腳罵街的時候,齊鳴這邊卻已經召開了第二次分贓,不對是分紅大會。

  這一次茶幾上的錢明顯比上一次更多,多到足夠四個人每個人都體驗一把萬元戶的感覺。

  劉旭強啃著西瓜,笑著說道:“齊鳴你真是神了!這才不到一周就賣出去這麽多。”

  “一份五百塊,咱們這才賣出去了一百多一點點。再這樣下去,還上個屁大學啊。”

  齊鳴把所有錢分成了四等份兒,交給每個人的手裏,“算上之前的三萬多,那是真金白銀的辛苦錢,以及一部分敲的劉山石的竹杠。”

  “咱幾個面前現在的這這些錢,主要還是賣給電腦室的小老板們,普通人拿不出來這麽多錢買個遊戲。我不是潑涼水掃大家的興,《反恐精英》遊戲的生意咱們得到此爲止了,畢竟破解遊戲不是正道。上大學才是。”

  這番話最能共鳴的還是方文錦,她都覺得這錢來的太快了。

  當然齊鳴考慮的不是這錢來的快不快,穩妥不穩妥。

  別說九十年代末期,就算是放在千禧年之後的十年間。國內玩家也沒有太深刻的正版意識,更何況自己這種小打小鬧,上不得台面。

  說到底還是破解遊戲不是正道,再退一萬步來說,自己能破解,別人也能破解。在沒有D加密出現之前,國內的高手破解個國外遊戲跟喝湯一樣。

  再說那年代的原始積累野蠻的程度超乎想象,自己算是走了一個擦邊球,劍走偏鋒的賺到了點錢而已,並非長久之計。

  至于秘鑰也不過只是一種加密手段,稍微提高了一下破解門檻,縱然比硬破解雖然難一些,但也不是一勞永逸的方法。只要多花點時間就能破解。

  而CS的遊戲模組,齊鳴也只是趁著國外剛開始研發,自己搶先一步。換句話說,自己能做,別人也能做。就是趁著市面上還沒有,能賺一筆是一筆。

  劉旭強讪笑道,“這道理我還能不懂?我就隨口說說,但想想揣一萬多塊錢去大學報道,還都是自己掙的,這多體面多神奇。”

  趙澤明數著錢,嘴都已經合不攏了,“所以從一開始,你就知道,真要硬碰硬,咱們根本競爭不過劉山石。所以幹脆那夥人替咱們打開市場,最後等市場成熟了,市面上的電腦室裏都成《半條命》,所有人都有了心理依賴之後,再把《反恐精英》放出來。”

  “當你向客戶推銷你的産品,上門求著他的時候,興許人家都不正眼瞧一眼。但等市場成熟之後,顧客就會求著你把産品賣給他。高明,太高明了。”趙澤明豎起大拇指,這番贊揚顯然是出自內心的。

  當天晚上四個人有奔越秀去了,比起上次小心翼翼的點菜。這次什麽佛跳牆,鮑參翅都是撿著最貴的點。

  暴富的心理往往就是瘋狂消費,更何況還都是剛成年的小年輕。

  齊鳴沒攔著劉旭強點了一瓶五糧液,三個人愣是喝光了他,甚至連方文錦都喝了小半杯的啤酒。

  等夜深了之後才曲終人散,但齊鳴並沒有著急回家。

  打了一輛出租車,挨個把他們三個送回家之後,自己買了一包紅河,一瓶礦泉水,坐在馬路牙在上緩了口氣。

  二十年前的中州沒什麽夜生活,九點多街上人就少了。

  齊鳴隨處找了一件電話亭,然後把IC卡給送裏面後,撥通了一串電話號碼。

  響了半晌對方才接電話。

  “喂,找誰?”陰陽人的太監嗓透著一股子焦躁和急不可耐。

  “劉老板,我,齊鳴。”自報家門之後,明顯感覺到電話那頭氣息變重了。

  隔了兩秒劉山石憋出來了一句:“你丫忒不地道了。”

  “先別著急生氣,”齊鳴語氣平靜的說著,還滿足的打了一個酒嗝。

  你說氣人不氣人。

  “劉總最近光靠買《半條命》那六款遊戲,其實就已經賺了不少了,沒必要跟我一個高中生置氣。”齊鳴灌了一口礦泉水說道。

  隔著電話都能聽的出來劉山石憋悶著一口怒火,喘著粗氣。

  “做生意有成有敗,你丫要是想逞口舌之快,我也不挂電話,你就對著話筒隨便說。”

  “我可沒那麽無聊。”齊鳴抽了一口煙,聲音裏全是隱隱的笑意,“明天劉總有空嗎,我安排一下,請你吃個飯。”

  “我和你還有什麽好說的?”

  “劉老板先別拒絕我啊,咱倆聊聊反恐精英,你有沒有興趣把它買下來?”

  說完這話,不等劉山石回應,齊鳴猛抽了一口香煙後,並將其一腳踩滅,“明天中午十一點半,七中門口京味炸醬面,劉總離家小一個月,也肯定想著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