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22章 家庭聚会

  距離去滬上大學報到已是著眼可見了,要說起來人生回檔後賺到的第一桶金。這小十萬塊錢,並沒有讓齊鳴感到太多的慶幸與高興,雖然整個過程都在自己的算計之中,但也可謂是一波三折。

  臨走前齊大勳帶著齊鳴串了一趟親戚,去了一趟西郊的老房子,跟爺爺奶奶大伯以及倆姑姑,找了一家還算有點兒牌面的酒樓,坐在一起一起吃了個飯,氣氛倒也平常。

  本來就是找到了齊鳴上大學的借口,召集一大家子一起吃飯而已,畢竟齊鳴是老齊家第一個大學生。

  要說別看是親戚,還真是有個疏遠親近之別的,

  大伯雖說是長子,但沒啥大本事。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會。只能在家屬院裏包了一個老年活動室,從老頭老太的菜籃裏賺出來個仨瓜倆棗。他兒子是個滾刀肉,屬于看不進書的那種,上了鐵道警官學校,畢業了之後一直沒個體面穩定的工作,跟著人在外面倒騰一些小生意,三天兩頭不著家。

  和齊大勳關系最好的還是大姐,也就是最疼齊鳴的大姑媽。

  從小就疼齊鳴,卻並非溺愛,而是經常給齊鳴買書。

  從最基礎的《百家姓》《三字經》,再到後來的,《資治通鑒》《三國志》以及中外名著,齊鳴後世喜歡看書的習慣也就是這時候養成的。

  不然靠齊大勳那點知識儲備和覺悟,很難讓齊鳴名表書中自有黃金屋的道理。

  只是大姑命不太好,丈夫前幾年突然病故,就一個獨生子在三鎮市念的大學,老早就去深海發展了,一年回不來幾次。

  後世齊大勳生意失敗,大姑媽也真是沒少幫襯。

  要說起來這頓飯吃的不鹹不淡,除了吃到一半的時候,齊鳴的伯母酸了母親戴麗娟幾句之外,別人多半還是祝福齊鳴將來能學業有成的。

  倒是奶奶,三言兩語離不開自己這小孫子多麽討人喜歡,吃完飯後還給齊鳴封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紅包。

  齊大勳打心眼裏沒打算要,倒架不住老太太執意往齊鳴懷裏塞。

  那頓飯吃完之後,本來齊大勳本打算過兩天,再帶著齊鳴去一趟姥姥家的。

  結果沒想到第二天一大早,齊家的門就敲響了。

  齊鳴的姥姥,小舅和舅媽,一大家子拎著大包小包就來了。

  “媽,大勳昨天還說,這幾天抽空回去一趟呢。”戴麗娟看著大包小包的全是硬貨,不免覺得有點愧疚。

  老太太一進門,也不理會自己閨女,慈眉善目的看著齊鳴,便朝著齊鳴伸手,便說道:“哦喲,小巨頭(小鬼頭)這就要上大學咯。阿拉三歲看大,就曉得小巨頭將來有出息。”

  六十年代齊鳴的外公參與中州棉紡廠的援建,便把一大家子從滬上接到了中州,幾十年了,外婆這一口吳侬話改不了。

  齊鳴滿月之後本來戴麗娟要帶回家,可老太太就是舍不得,說要帶到三歲上幼兒園之再說,所以三歲之前,齊鳴一直在外婆家住著。

  哪怕是後來上了幼兒園和小學,老太太隔一周也要讓戴麗娟把齊鳴送回去一次,偶爾還要抽空坐公交車去學校看一眼,噓寒問暖之余,還要偷偷的給齊鳴塞些零花錢。

  這是真歡喜,也是真溺愛。

  外婆一邊說著一邊讓齊鳴的舅媽,把保溫盒遞了過來,擰開蓋子的瞬間香氣四溢。

  “小巨頭愛吃的都在裏面,百葉包,紅燒大排,白切雞。”一邊說著老太太緊緊的攥住了齊鳴的手,久久不願松開。

  “前幾天啊,你那些舅阿公,姨阿婆還給我打電話來著,問你啥時候去,安排人去車站接你。我說阿拉小巨頭從小腦袋就靈光的很,不用人照顧,等安頓下來就去看你們。”外婆一邊說著一邊拉扯著齊鳴坐在沙發上。

  齊鳴笑了笑,對于外婆這種關切他早已習慣,邊聽著老太太念叨,邊剝了一個荔枝送到了外婆嘴裏,“阿婆放心啦,等去了滬上安頓好,我就替你多串串門。”

  其實這不是齊鳴第一次去滬上,四歲的時候外婆就帶著他去過一次,只是那時尚且年幼,記憶早已模糊。

  只記得外婆多年沒回過滬上,變化太大,老太太也是莫名的自信,誰也沒說,電話也不打一個,孤身一人帶著齊鳴前去,幾經輾轉好不容易到了洋浦,結果因爲變化太大,找不到昔日的老房子便迷了路。

  齊鳴後來也是聽說,當時自己還發著燒,外婆就坐在花壇上哭,嗚哇哇哭的比自己還凶。

  心念至此,重活一世,再握著外婆的手,齊鳴內心不由感慨。內心兩世人生的感悟在這一刻雜糅到了一起,再想到後世外婆病重,自己卻沒能趕回來,不免心頭一酸。

  齊鳴知道有些事情,哪怕重活一世也是逆轉不來,便只能盡可能的抓住時光。

  于是便笑著說道,“阿婆我想吃你做的生煎饅頭了,這東西得吃剛出爐的,要不今天晚上我跟你回去向榮街老房子住吧?”

  和炸醬面一樣,出了四九城就難吃到正兒八經的,生煎饅頭亦是如此,那天晚上就著雞湯沖的小馄饨,齊鳴一口氣吃了一大鍋。

  吃完後便說自己吃多了要消食,搶著從舅媽手裏把碗筷又給洗了。

  忙活到八九點鍾,老太太也坐在沙發上也看完了新聞聯播和天氣預報。

  齊鳴便把一張越劇《紅樓夢》的光碟給推到VCD機裏面,聽著外婆咿咿呀呀唱著:天上掉下來個林妹妹,齊鳴便在一旁打著不太著調的拍子。

  齊鳴沒早睡的習慣,便和小舅在客廳又殺了幾盤象棋。

  小舅舅沒啥大本事,一輩子呆在國企裏面,要野心沒野心,要事業沒事業。

  要說特點,那就只剩二十多歲便沒了頭發。

  這也是齊鳴擔心的,畢竟都說外甥似舅。

  “你小時候腸胃就不好,都是你外婆在你媽坐月子的時候補的太厲害了,大人能消化得了,你那時候才剛出生怎麽消化,上吐下瀉了好幾天,大夫差點覺得你要夭折。”舅舅戴衛東抽著煙邊笑邊說著,“那可是把你外公嚇壞了,眼看著你睡了好幾天不睜眼,一個人抱著你在小屋裏面偷偷抹淚。後來才知道是消化不良,吃了消食片沒幾天眼神就恢複靈光了。”

  說著他拱了一個小卒子過河:“你小子有你媽那樣的細膩心思,心腸卻像你爸。你外公當年中風半邊身子不能動,你當時才七八歲,抱著比你腦袋還大的半個西瓜,在病床邊一勺一勺子的喂他。”

  齊鳴沒搭話,只是笑著把車架在了楚河漢界上。

  “轉眼小時候帶你去文化宮釣魚到現在,你小子可已經要上大學了,”戴衛東摸了摸光禿禿的腦袋,“出門在外一個人,遇到什麽事多考慮總是沒錯的。有合適的小姑娘就爭取帶回家,也讓咱家的舊八仙桌上能多雙筷子,畢業之前談朋友也沒關系,但要一定注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