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21章 十五分钟

  天氣是個好天氣,興許是因爲前日接連幾天綿長細雨,斷斷續續下了好幾天的緣故。

  晴空萬裏,碧空如洗,就連這八月末的暑氣都被沖刷掉了些許,空氣裏帶著絲絲甜味。

  可劉山石就是提不起興致,更高興不起來,打了一輛車來到中州第七中學,好不容易找到了齊鳴所說的那家京味兒炸醬面館。

  他故意遲到了半個小時,十二點剛冒頭的時候,一進面館兒便看到齊鳴已經坐在那裏了。

  點了一大碗炸醬面,正坐在那裏,埋頭吃著,嘴角全是油。

  “早上起晚了,沒來得及吃飯,先點了一碗吃著。”齊鳴讪笑道。

  此時眼見劉山石走進來,一臉頹然怠惰跟霜打的茄子沒啥區別,齊鳴擡頭瞄了一眼,便客套的說道,“我們中州不比帝京,想要找一碗說得過去的炸醬面不太好找,倒是這家面館,我上了三年學,就吃了三年,味道不敢說多地道,起碼我感覺能入的了您的口。”

  說話間齊鳴叫來一個中年女服務員,也給劉山石要了一碗炸醬面。然後又取了菜單,一口氣要了好幾個菜。

  涼菜兩道,熱菜兩道,還有兩大海碗的炸醬面。除此之外,齊鳴還要了四瓶啤酒。

  “其實沒必要這麽客套,隨便找個地兒就成。”劉山石剛拿起冰鎮啤酒,打算先喝一口潤潤喉嚨。

  結果齊鳴卻很主動的也把啤酒杯子拿了起來,不由分說的伸向劉山石的杯子,先跟他碰了一杯。

  “其實認識這麽久,還真沒好好一起吃過飯。”說完齊鳴就先把自己杯子裏的啤酒給幹了。

  劉山石冷笑了一聲,他沒打算給齊鳴面子,一杯酒喝了三分之一便放在一旁。

  “您要是想說客套話,那大可不必,我大老遠一趟過來,可不是爲了聽你的那點兒便宜話的。”

  齊鳴倒酒給他滿上,“我可不是單純爲了跟你套近乎,這頓飯其實應該早就安排的,也算是我盡一下地主之誼,只不過咱倆各自忙各自的,實在沒顧上。”

  劉山石夾了一筷子涼拌豬耳,放進嘴裏嘎吱嘎吱嚼裹起來,“有話就直說。”

  “劉老板最近應該賺了不少吧?”齊鳴把一口炸醬面給送進嘴裏,面條末端在嘴角甩了一圈,炸醬沾惹的嘴角全是。

  “呵,比您那《反恐精英》還差點兒。”劉山石冷哼道。

  “我不行,我就是個學生,破解遊戲也好,開發遊戲模組也還,完全就是爲了賺一票就走人的。”齊鳴拿起餐紙擦了擦嘴。

  說完齊鳴拿出來了一根軟玉溪,遞給了劉山石一根,也不管他接不接,反正就放在對方面前。然後齊鳴自顧自的拿出火機,把自己手裏的點燃。

  一口煙氣吞吐出來,轉眼間齊鳴周身便煙霧缭繞了。

  “劉老板看《反恐精英》的遊戲模組了嗎?提提意見?”

  劉山石沒好氣的說,“現在中州市面上一半的電腦室裏面,全裝了您的遊戲,還需要我提什麽意見。”

  “爺們兒我雖然好財,但對從別人嘴裏搶剩飯沒興趣。”一提起這話劉山石便越想越氣,他不由自主的拍著桌子,“但一碼歸一碼,當初咱們可是說好的,你絕不會插手賣《半條命》的。”

  齊鳴滿不在乎的說道:“我賣的是《反恐精英》啊。”

  要不是就在這時候,服務員把炸醬面端上來,劉山石差點就掀桌子了。

  聽聽這是人話?

  “劉老板對《反恐精英》感興趣嗎?”剛打了人一巴掌,齊鳴趕緊又遞上了一顆甜棗。

  興許是來之前就猜到齊鳴會談這事兒,劉山石表現的就很淡定了。拿筷子有氣無力的攪合著面前的炸醬面,也不正面回應齊鳴的話,只是嘟囔了一句,“什麽玩意兒啊,要香椿芽兒沒香椿芽兒,要青豆嘴兒沒青豆嘴兒。撒上幾根兒半死不活的綠豆芽兒和心裏美,就好意思管這叫炸醬面。比起我們家自己做的小碗兒幹炸差遠了。”

  齊鳴笑了笑說道:“我再過兩天就得去大學報到了,真沒心思放在這上面了。更何況我一個學生,能有多大胃口,貪多嚼不爛,再把肚皮給撐破咯。”

  劉山石繼續冷笑:“還有您吃不下的,您胃口不是挺大的嗎?”

  炸醬面劉老板沒吃幾口就不吃了,說到底,他心思還是在《反恐精英》上面。他看向齊鳴,說道:“您那帶加密的《反恐精英》到底賣出去了多少?”

  “真沒多少。”齊鳴讪笑道:“也就一百多份出點頭。”

  劉山石聽到這話,心涼了一大截兒,拿起酒杯噸噸噸的往肚子裏灌了一大口。

  然後一抹嘴兒打了個酒嗝說道,嘴上沒說,心裏卻盤算著,中州的市場就這麽大,能有一百個電腦室就不錯了。齊鳴賣出去一百多份,基本上也就等于被整個中州市場給消化掉了。

  正當劉山石內心郁悶,卻還要故作淡定從容的時候,齊鳴在一旁幽幽的說道:“中州雖然就這麽大,但全世界可不光只有一個中州市。”

  一句話說完明顯能夠看到,劉山石兩眼有點兒放光。他擡起頭,目光看向齊鳴。恰巧飯桌對面,齊鳴也在玩味的看著自己。

  四目相對的那一瞬間,劉山石終于明白,齊鳴今天安排的這頓飯恐怕不是白吃的。

  其實來之前劉山石就已經盤算過了,無論是最早的那六款破解遊戲,說到底只是讓市場嘗到了甜頭,真正硬菜還得是《反恐精英》的遊戲模組。這一點從市面上的那些電腦室裏座無虛席,人滿爲患就能感受的真真切切。

  射擊類遊戲裏面《反恐精英》絕對算不上鼻祖,再往上還有《重返德軍總部》以及《雷神之錘》。

  但爲什麽沒推廣開來,還不是因爲市場不成熟。高端的玩家接觸過,不代表低端的玩家就能接受。

  而齊鳴的《反恐精英》一出現,無異于打開了整個聯網遊戲的市場。

  “您繼續說,我想聽聽您的想法。”說到底做生意嘛,沒有仇恨,只有利益。

  “我把遊戲和秘鑰打包賣給你,價格可以談。我說了我從一開始就只打算賺一筆快錢,所以根本沒心思經營。但劉老板你不一樣,你有人有技術,關鍵還有資源。這遊戲在你手裏,肯定比我賺得多。”

  說完齊鳴點了一根煙,又讓給了劉山石一根。

  思考問題做抉擇的時候,不就應該冒一根嘛。

  吧嗒一聲劉山石拿火機,把齊鳴遞來的軟玉溪給點燃,猛抽了一口,心裏的天平上利與弊在不斷權衡。

  齊鳴輕吐煙霧又追了一句:“劉老板,我給你十五分鍾來考慮。你大可想一想未來半個月之後,全國的電腦室會是什麽樣的?”

  一中午四瓶啤酒,兩碗不那麽正宗的炸醬面進肚裏,劉山石終于明白了這頓飯的意義。敢情之前齊鳴說的這麽多,倆人跟打太極一樣扯了一中午,齊鳴是在這兒等著自己呢。

  齊鳴默默的抽著煙,吞雲吐霧間都能感受得到,時間在一點點的流逝。淡定與平和絕非是僞裝,而是來源內心的笃定。

  一方面他知道自己手裏的《反恐精英》的價值,不賣給劉山石也能賣給趙山石王山石。

  其二在于劉山石此時已經有些騎虎難下了,放棄《反恐精英》那他就只能帶著賺到的那點錢回帝京,雖然功敗垂成談不上,但絕對談不上風光榮歸。

  畢竟忙活了一個多月,到頭來並沒有讓自己過上一夜暴富的生活,回去了他和宿菲霏還得住在石景山。畢竟賺到的那點錢,根本沒法讓他擠進四環,這心理落差得多大啊。

  當然齊鳴也急于出手,一方面是知道,破解遊戲這事情別看來錢快。可實際上就是個泥潭,現在自己頂多腳踝陷裏面,可真等到國內其他的破解高手,開始涉足這一領域的時候,利潤會越來越少,自己想抽身都難。

  後世那遊俠,遊民和3DM,這三家爲了破解遊戲爭的你死我活,累死的不就是漢化和破解這兩幫人嘛。等市場飽和了之後,大部分年輕的玩家又開始有了玩正版遊戲的意識,等那時候破解和漢化可真就是用愛發電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劉山石手裏的煙沒停,一根接一根的抽。

  當抽到第三根的時候,他心裏已經有了決定。

  “您給說個價格。”

  “我要的不多,這個數。”齊鳴說著雙手在劉山石面前十字交叉。

  比起之前齊鳴漫天要價,突然劉山石覺得心沒這麽疼了。因爲這的確是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價位。齊鳴開口十萬塊,顯然是不打算讓自己這一個多月白幹,既保留了利潤,也給了個面子,算是把事情做絕。

  更何況這遊戲的市場價值遠超這個數,只要以帝京爲中心向外推廣,用不了一個月他賺的肯定不止十萬,甚至翻幾倍也不成問題。

  “合理,跟我一起去銀行,就給你取錢。”劉山石說道。

  ...

  來見劉山石的前幾天,齊鳴就給自己辦理了一張銀行卡。裏面存進去了之前的兩萬塊錢,如今劉山石很痛快的往卡裏又轉了十萬。

  可惜的是那年月銀行沒有APP,不然看著上面六位數,應該還是一件挺有成就感的事兒。也難怪都說二十年前人做生意,那幾乎是野蠻經營,撈偏門兒這事兒的確來錢快。

  其實劉山石這麽痛快給錢,齊鳴一點也不意外,也沒有太多的心理落差。他也想一口氣要個百八十萬,可劉山石根本拿不出來啊。

  來之前早幾天齊鳴其實就算過,按照市場上目前那六款遊戲的持有率來算計,就能差不離的算計到劉山石這一個多月的利潤,十萬塊錢劉山石是能接受,再往上甭管以後利益多高,他都恐怕難以接受。

  更何況齊鳴本身就沒打算一口氣吃成個胖子,真一口氣吸光劉山石的血,這陰陽人恐怕回去之後越想越氣,做出狗急跳牆的事情都有可能。

  回到網事隨風,劉山石確認了遊戲模組和秘鑰的真實性後,一直沈默不語的抽煙,這會兒他心裏盤算的事情恐怕有很多。

  齊鳴把他拉到一旁小聲的說道,“劉哥我臨走前再多句嘴,你應該知道這東西得盡早出手。一個月之內你尚且優勢明顯,甚至不誇張的說天時地利人和全占了。一個月之後就不好說了。”

  “我懂。”劉山石點了點頭,此刻他對待齊鳴的態度,早已不是中午吃飯那會勢如水火了。

  “那行,您是聰明人,多的我也就不說了,咱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有緣江湖再見。”齊鳴說著主動伸出手來。

  劉山石猶豫了,看著齊鳴舉在半空的手,可還是選擇象征性客套的搭了一下。

  從網事隨風出來,齊鳴沒著急回家,趁著天色還早。打了一輛出租車奔著桃源路就去了,來到中大校門口,找了一件報刊亭往李志恒宿舍打了一通電話,把這技術宅給叫了出來。

  幾分鍾後李志恒嗦著一根冰棍兒走了出來,見到齊鳴就笑開顔了。

  “這是哪陣風把兄弟你給吹來了。”

  齊鳴沒多說什麽,便是取了一個信封神神秘秘的交給了李志恒,“這是尾款,算上之前的一共一萬塊,這是咱們之前網上就說好的。”

  李志恒捏著厚厚的信封,扯開看了一眼裏面紅彤彤的跟冒金光似的,心裏那叫一個癢,多想拿出來數一數。

  “這幾天辛苦你了。”齊鳴說著又拿出來了一個新速寫本,扔到了李志恒的懷裏。

  “這次又是什麽好點子?”李志恒掀開來看了一眼。

  期初沒看出來什麽貓膩,但越往後翻,他臉上的笑容就一點點僵硬凝固,最終變成了震驚。

  齊鳴這時候說道:“我知道算上之前的那點兒定金,總共也沒到兩萬塊錢,你出工出力,死了不少腦細胞。所以這本速寫本就送給你了,裏面是我的一點想法。你也不用著急做出來,你上研究生之前,這本速寫裏面的東西,最好別在市面上出現。”

  李志恒一口氣把沒吃完的冰棍兒給扔了,說道:“這東西你幹嘛不自己留著?”

  “我得去滬上念大學了,重心肯定不能繼續放在這上面了,”齊鳴笑了笑摸出根香煙,也不管李志恒這菜鳥抽不抽得習慣,遞給了他一根,“你有計算機技術,咱倆雖然談不上志趣相投,交情莫逆,但也還算聊得來。我想了一圈身邊就你最適合把這東西交給你,至于能賺多少錢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我得請你吃大餐。”李志恒說道雖然是個技術宅,但他怎麽會不知道,齊鳴交給自己這東西有拉攏自己的意思。

  所謂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李志恒看過這速寫本的內容,雖然沒仔細研究,但也能料到其中的價值。他想請齊鳴吃頓飯,不管是出于感謝,還是爲了以後的關系做鋪墊。

  “吃飯就不必了,今天應該是咱們在中州最後一次見面了,過幾天我就得去學校報到了。倘若以後能再遇到,我肯定挑最好的館子。”

  說完齊鳴表現的十分從容,無論是語氣還是神態,都沒有展現出絲毫的小家子氣。這讓李志恒更爲深深的佩服,眼前這個即將進入大學生涯的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