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四十五章 病房

  這個世界是不公平的。

  艾冰台躺在病床上,周圍有圍著整個星都最好的醫生,十幾個漂亮專業的女護士就像是侍女一般站在旁邊。

  這裏是星都最好的醫院——軍屬聯邦星心醫院,像這樣的獨棟的病房很少使用,只有軍部的高級將領住院,這裏才會開放。

  顯然,有人事先知道了艾冰台的身份,把她安排到了這裏,和雲笑天之流的普通人區別對待。

  此時舒服的躺在病床上,睡不著覺,艾冰台在想著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真是嚇死她了,她只是想開個演唱會,來唱個歌,沒想到莫名其妙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也不知道柳姐怎麽樣了,那個時候被那麽多怪物圍攻,也不知道最後怎麽樣了,憑借柳姐的本事,應該沒問題吧!

  烏黑的長發披散在柔軟的枕頭上,有點口渴,撐起身子,想要喝水,感到腰背處此時仍然有一絲隱隱的陣痛。

  雖然不曾看見踢自己那一腳的人到底是誰,她早就發好了誓,一定要報仇,十倍,不,是百倍萬倍奉還。

  像自己這樣美麗的女子,竟然舍得下這麽狠的狗腳,未免也太不懂憐香惜玉了。

  到底還是不是男人啊……?

  比起踢自己的不知名的歹徒,艾冰台對另一個人——歐陽半夏的怨念更深,簡直是深不見底的深。

  這個家夥不僅搶走了自己的神夢之淚吊墜,最可恨的是他奪走了自己的初吻,而且還是以那麽卑劣的方式。

  完全就是個混蛋……混蛋……!

  喝著水的艾冰台,咬牙切齒的,激動得差點把杯子裏的水打在被子上,手忙腳亂的,旁邊的護士想要上來幫忙,卻被她揮退。

  良好的家教,告訴她在外人面前,一定……一定要時刻的保持著大方優雅的舉止,努力保持著平靜和鎮定的艾冰台,越想越是生氣。

  自己的初吻呐,怎麽樣也要留給這個世界上自己的最愛的人,他一定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就像外公和父親一樣以鐵血鑄軍魂,在戰場斬殺異族,爲保衛人族抛頭顱灑熱血。

  想著自己醒來的時候,看見那個不知道什麽名字的小傭兵臉上紅紅的唇印,她一時有了要不要把他順便往旁邊的臭河中一丟的沖動。

  真是混蛋啊……

  自己的珍貴的初吻,就這樣,在自己昏迷的時候,被人惡作劇般的,隨意的給強行給奪走了。

  而那個人,對此居然也是一無所知。

  最後,還好自己的聰明,把他拖到了那個臭水河裏,好好地幫他洗了個臉。

  反正除了那個逃走了的家夥,也沒有人知道。

  沒人知道,就是沒有發生過。

  對……,從來都沒有發生過。

  艾冰台想到這裏,才平複下心中的不忿,想著等那個小傭兵醒來後,發現自己滿臉都是臭烘烘的地下水,會有著怎樣的反應,不禁又偷偷地笑了起來。

  “外公……”坐在床邊偷笑著的艾冰台,看見外公和一個五大三粗的中年軍人走了進來,開心的走了過去,迎著他們說道。

  “讓我看看,我的小公主,有沒有事……”

  艾冰台的外公,看起來更像是她的哥哥,完全沒有了剛才在蓮星塔之中飛揚跋扈冷酷無情的模樣,仔細的打量著艾冰台,看看她有沒有哪裏傷著了。

  “沒事……我沒什麽事的,就是可憐了那些爲了保護我而受傷死去的人,要不是他們,外公你就看不見你可愛的外孫女了。”

  艾冰台的外公知道,她這是爲那些保護了她的人邀功,要他好好地撫恤他們。

  我的好孫女果然是溫柔善良啊,和我真像,艾冰台的外公想到。

  他轉身看了身後的龍岩一眼,暗示著他。

  “額……,這些死去的戰士都是爲了對抗蟲族的陰謀而死,都是我們人族的烈士,星都的軍部會按照戰殁的烈士的標准妥善的安置他們的。”

  “龍岩爺爺,我替他們謝謝您了。”

  艾冰台笑著,向龍岩將軍行了一個古禮,表達敬重。

  “這是輝月級的冰皇戰甲,戰甲內自帶源能體,可以自動的吸收和貯存散發在宇宙中的原能,即使是最初級的原能覺醒者都能使用,我也用不著,就送給你防身了。”

  龍岩笑著從自己黑色戒指中,取出一件銀色的長裙,遞給艾冰台,補充道:“別看它,看起來是一件裙子,可實際上,裏面有一個開關,只要一開開關,它就會變成真正的戰甲模樣,平時你只要把它當成一件裙子就可以了。”

  “沒想到,你個不解風情的老家夥,居然還留有這樣精巧的好東西,哈哈……,小冰兒還不快謝謝你的龍爺爺,這東西即使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們還沒來到這裏的時候,也很稀罕,一點也不便宜呐!”

  艾冰台的外公也沒想到,龍岩居然會送這樣一件戰甲給艾冰台,有點意外,更多的是開心,看來自己這一趟沒有白來。

  看著漂亮的裙子,艾冰台很喜歡,也不推诿,收下禮物,和龍岩道謝:“謝謝龍爺爺,小女子愧領了。”

  “都是一家人,說來,我很少離開海蓮星,去太和星的次數更是屈指可數,說來慚愧,都長這麽大了,還是第一次見你,我這個爺爺輩的長輩,只是送你一點薄禮聊表歉意而已。”

  “好了,別扯那些文绉绉的東西了,好多年不見,沒想到五大三粗風風火火的龍將軍,也玩起了這些無聊客套的文字,別人不知道,我難道還不知道嗎,裝什麽裝。”

  艾冰台的外公打斷了龍岩將軍的話,笑著插嘴調侃著。

  轉身回看艾冰台,問道:“今天晚上到底是怎麽回事?”

  艾冰台原原本本的,把今天晚上經曆的事情說了一遍,只是在談到歐陽半夏和雲笑天時,撒了個謊,謊稱歐陽半夏爲了幫他們斷後,拖住追兵,最後估計是壯烈犧牲了。

  想著過分的歐陽半夏,如今自己還要幫他撒謊,艾冰台心中氣不打一處來,但說到做到,既然答應了歐陽半夏,她當然不會是那種兩面三刀的小人。

  “怎麽了?”艾冰台的外公問道。

  “沒什麽,沒事”

  出了神的艾冰台連忙否認,補充的說道:“外公,你送我的吊墜丟了,而且我覺得他們的目標可能就是這個吊墜”

  艾冰台的外公疑惑的問道:“你怎麽知道?”

  “就是我的吊墜掉到了地上,他們就不追我了,反而去搶奪那個吊墜去了。”

  艾冰台心虛的連忙補充說道,看著仍舊疑惑著的外公和龍岩爺爺,她不知道自己隨意編的謊話,有沒有被他們識破。

  “小冰兒,還有沒有什麽細節被你忘了,你在想想,它們的目標真的不是你,而是那個吊墜嗎?”

  艾冰台的外公很疑惑,神夢之淚雖然是一件很珍貴很稀有的寶石吊墜,雖然如此,但爲此付出這麽大的代價,真的可能會僅僅只是爲了這麽一個沒用的裝飾品嗎?

  還是這僅僅只是小冰兒的錯覺,其實它們的目標一直都是小冰兒,但看起來也不太像,小冰兒雖然對自己很重要,但蟲族既不知道,也不會愚蠢到,花費這麽大代價,僅僅是爲了讓自己憤怒,平白的便宜了羅族。

  難道真的是爲了這個吊墜,還是說這個吊墜有什麽不明的用處,可自己對此一無所知,要知道蟲族的曆史不人類可要久遠許多,對這個宇宙中的各種秘密知道的也更多。

  只有對他們而言,所獲得的收益遠遠大于所需要付出的代價,這種冒險才是值得的。

  小冰兒顯然還不具備這樣的資格,讓蟲族付出這麽沈重的代價,但著吊墜,到底有什麽用處呢?

  艾冰台的外公讓艾冰台休息,和龍岩走出病房,對此猶豫不決。

  最近蟲族好羅族的動作越來越多,不僅是她的外孫女,聽說就連龍岩的後人也曾被外族襲擊了,差點身死,看來對此不得不防,和龍岩討論著異族的異動的艾冰台的外公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