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711章 戡乱

  既然是一個殺手,那麽就要做好,隨時也會被人殺的准備。

  那個黑衣人瞠目瞪著葉清晏,仍想不明白,爲什麽自己明明馬上就要得手了,會突然不能動……

  葉清晏又躺下了,靜靜的等著還會不會有其他的人過來刺殺她。

  其實她有一個目標人物,就是範彩英。

  爲了要知道她進宮作什麽,這次來避暑行宮時,她也帶了她過來。

  只是範彩英毫無任何動靜,仿佛沒事人一樣。

  ……

  京城內——

  普通百姓緊閉家門,有地窖的藏在地窖裏,沒有地窖的就藏在屋角床底下,甚至是牲口的棚廄之中。而街道上只有官兵四處搜捕叛逆的腳步聲,慘叫聲,還有兵戈相交的刺耳銳鳴……猶如戰場一般。

  一些年齡稍大的京城百姓,倒是淡定,畢竟不是第一次經曆了。但不論哪一次,他們都希望是最後一次。

  “當今重華帝還是挺好的,自登基以來,爲咱們這些平民百姓做了不少好事。”

  “是啊。修河道,築堤壩,還有減輕賦稅徭役……更是在有了儲君後,大赦天下,我家老侄兒本來還要再坐二十年的牢獄,也得了大赦,出獄後還安排了挖河道的活兒,好好幹,每天能賺五錢銀子呢,是現銀啊,他再幹兩年就能還了以前的欠債,娶上媳婦了。”

  “這些個反賊怎麽就不死心呢,好好的太平日子不過,非要鬧事。”

  “誰說不是,唉!連累的咱們都沒法幹活兒,我本來還答應了瘸孫頭,給他家修竈子呢……”

  ……

  幾個躲在草垛後頭的普通百姓,小聲抱怨著外面的戡亂。

  春雨憑著天幹地支的腰牌,進了京城。

  她極其擅長輕功,躲避危險的功夫一流。繞過那些搜查叛賊的青甲衛,朝著葉府的方向去了。

  葉府裏現在也一團亂。

  一早,葉氏本來要前往避暑行宮,清閑幾天,好好和葉清晏拉拉家常,套套近乎,再看看太子殿下。沒想到,還不等收拾完東西出門,府裏就出了幺蛾子。

  大房如氏懷孕了!

  葉廣忠都多少年沒碰過如氏了,所以這孩子,肯定不是他的!

  問如氏,她說她也不知道是誰的,因爲她和好幾個男人都有不清不楚的關系,每天晚上都有不同男人陪著睡覺。

  葉氏聽罷後,完全不知道說什麽了。而且也不禁唏噓,這如氏還真是有本事啊,竟然在府裏,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和男人厮混。立刻找了擅長婦疾的大夫過來,要先把如氏肚子裏的孩子拿了。

  本來如氏都已經是做外婆的人了,還生孩子,而且還不知道誰的孩子,傳出去實在是丟人。

  葉廣忠也知道了如氏紅杏出牆,不僅出牆還和奸夫珠胎暗結,不光珠胎暗結,還不知道是哪個奸夫的……這氣的,當場就翻了白眼,差點兒沒死過去。

  他天天在外面眠花宿柳,他的妾室在後院裏勾三搭四。

  報應啊!

  最後,葉氏不光要處理如氏,還要照顧氣得半死不活的葉廣忠。自然,避暑行宮就去不成了。

  等葉氏終于把一團亂的糟心事都理清楚後,終于想起來要給葉清晏傳個信兒,告訴她,府裏出了事,她不能去避暑了。

  但是,這時候京城已經封城了,別說人,一直小麻雀都飛不出去。

  葉氏也是極伶俐的人,明白京城裏出大事了,忙去找了還在生氣的葉廣忠。

  葉廣忠得知京城封城後,終于從戴綠帽子的打擊中,冷靜了下來。怎麽說也當了幾年京官,一些事兒耳濡目染也是懂得,立刻命人先把府大門鎖了,誰來都不給開。

  春雨看著大門緊閉的葉府,還有幹幹淨淨的門庭,翻身從馬上上來。湊近了大門縫往裏看,裏面也安安靜靜的。

  敲了敲門,‘咚、咚咚’……很是禮貌的敲法兒。

  沒有人應。

  想了想,把馬拴在大門口的石獅子上,輕身過牆,落進了靜悄悄的府內。

  她春雨也是後宮宮女裏的第一人了,隨便哪個內外命婦見到了,不得巴結著,恭維著,一沓一沓的銀票送著……現在這偷偷摸摸的越過牆頭,真是有點兒做賊的感覺。

  ‘啊——’一聲女人撕心裂肺的慘叫響起。

  春雨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肩膀一緊,蹲在了地上。

  “真出事了?”小聲嘀咕了一句後,就按著記憶裏對葉府的了解,快速的朝發出尖叫的後院而去。

  女人的慘叫聲,一聲接著一聲,聽起來就跟……生孩子一樣?

  沒聽說葉府裏有誰懷孕啊。

  有兩個丫頭,從春雨藏身的假山石前經過,嘴裏還說著話。

  春雨忙側耳細聽。

  “……夫人可沒少給大姨娘灌藥,聽聽這慘叫,趕得上生孩子了。”

  “這大姨娘也真是放||蕩,我聽說柴房砍柴的都……太惡心了。”

  “就是啊,不過大姨娘畢竟年齡也大了,這次小産少不了要去她半條命。”

  “活該,誰讓她發騷……”

  兩個丫頭走遠了,春雨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大姨娘如氏嗎?小産?紅杏出牆了?

  雖然不知道具體情況,不過葉府的事只是內院問題,和外面的圍剿奸逆沒有關系,也不是她能幫得上忙的,那她是不是能回行宮了。

  就在她要走的時候,天空忽然乍亮!

  一朵巨大的煙花在空中炸開,整個天地都亮了。

  她擡頭看天,但不等她看到煙花,先看到了幾個黑衣人進入了葉府。

  而且,還見人就殺,完全就是要滅門的樣子!

  春雨輕功可以,但是對敵的硬功夫不行。那些黑衣人一看就比她的功夫高,她一個人逃走的話,應該沒有什麽問題,若要救人可難。

  可就算是難,她起碼也要救一個……

  春雨仗著對葉府熟悉,朝著主院去了。

  ……

  宮燈處處明亮的皇宮裏,很安靜。

  葉清晏帶走了那些後宮妃嫔,仿佛把整個後宮的人氣兒也帶走了。剩下的宮人,行走間跟貓一樣沒有動靜,靜的連呼吸聲也顯得聒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