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二百六十二章 魑魅魍魉

  說罷,幽泉老祖忽然渾身一震,一片滔天血氣從他體內迸出,瞬間彌漫了整片天空,染得天地間一片血紅。

  地府還沒進入洞口的衆人都被血雲的淩厲威勢給嚇呆了,個個面露驚恐地盯著半空。

  黃龍真人見狀,踩著冰劍躍到衆人頭頂,喝道:

  “快走,快!不然一會兒可能會殃及池魚!”

  另一個方向的司馬真君也不住地催促後面的隊伍,讓他們加快速度跟上。

  我看了看魔修和幽魔們的動作,心下不禁擔憂起來。

  照這個行進速度,恐怕後面的一小半會被魔修們圍困住,因爲剛才忽然從地底裏竄出幾道白色火焰,剛好在隊伍後半部分炸開,一下就炸死了十幾個地府陰兵。

  護著隊伍後面的司馬真君見狀,不顧一切地便朝那處地底沖去,一邊大喝讓其他人繞開走,一邊手捏劍決,背後的兩柄長劍倏忽騰空而起,化爲兩道紅光朝地底鑽去。

  煞刀橫掃,再收割了十幾只魔修性命後,我對天師張道:

  “大天師,這裏有我!麻煩你去前面擋一擋,我猜是冰焰山的巨人來突襲了!盡量護住地府的人先撤退!”

  天師張聽了嬌喝一聲,手中斬妖劍隨即化爲一道乳白神光,牽著她便朝前面飛去。

  胖子護在我的右手邊,他一邊朝地上灑著道符,一邊默念咒語激活後面的法陣,帶起一團團青色的雷暴。

  走在雷陣正中心的,無論魔修還是幽魔俱都被一片雷氣罩住,隨後一聲暴響後,便化爲天地間的青煙。

  忽然,他掏布袋的手一頓,急聲吼道:

  “哥哩!俺的符紙不夠哩,咋辦?”

  我猛地將手中煞刀催長,擋住朝他湧來的一只幽魔,順手將自己的布袋扔給他道:

  “裏面還有些你九叔煉的‘雷符’,還有鼎門的丹藥,你取出來服用回複體力,順便給小智一些!”

  胖子馬上伸手接住,一閃身就躲在我身後,掏出幾粒“陽丹”自己吞了,然後又掏出幾粒扔給小和尚,道:

  “小智——接住!哥哩,這些魔崽子的數量太多了,簡直就是殺不勝殺!恁有啥計劃麽,難道俺們就這樣硬撐下去?”

  小和尚也累得夠嗆,他一邊用近身武技護住我和胖子,一邊又要留神幽魔的偷襲,躲避我和胖子發出的道法,身上的衣物都汗濕一片。

  “胖哥說得有道理,大哥我們不能這樣硬拼下去了!要不,我用佛門絕招吧?”

  小和尚抽空接過丹藥吞了,然後贊同道。

  我快速想了下,小和尚的金剛虛影確實很厲害,不僅體型龐大殺傷面廣,佛門金光還對魔氣有著天然的克制。

  當然了,有利就有弊。

  小和尚一出手,難免會驚動半空中的幽泉,或者還有躲在暗處的魔道大能,我可不相信他們只有這些充作炮灰的普通魔修。

  不過,現在除了我們三人大發神威以外,別的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想到這裏,我朝空中看了眼,只見幽泉老祖已經和後土遺蛻幹上了!

  幽泉老祖沒有選擇和她硬拼,而且離得老遠後,鼓蕩起半空的血雲,遮天蔽日般朝後土遺蛻身後的黃色土牆壓去。

  “......此乃老夫的天生座騎——幽泉血雲!還請道友指教,哈哈哈哈!”

  幽泉老祖厲聲喝道,語氣不卑不亢,和之前的客氣截然不同,想必被逼急了。

  而後土遺蛻也不客氣,只是雙臂朝前一推,身後的黃色土牆便如無形結界一樣,擋在她身前。

  ——轟!

  血雲和土牆一碰上,便炸起團團血霧,血霧中突地冒出無數小小的血色飛蟲,密密麻麻趴在牆面上,似乎在極力吞噬蠶食土牆。

  後土遺蛻見狀也不急,只見她雙臂蓦地升起一股青黃之氣,源源不斷地便黃色土牆湧去。

  下一刻,就見那堵土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飛快地變厚變凝實,炸起的血霧立時被逼得攻勢一滯。

  見後土臉上仍然一片冷漠,我不由地放下心來,心道有這尊大神護佑,只要來的不是天邪,她應該能擋住了!

  想罷,我便對小和尚道:

  “好吧!不過你和胖子躲在我身後,用佛光遠遠地攻擊它們!不然我就不同意!”

  小和尚擦了把額頭上的汗,笑道:

  “好!胖哥走,你就專心掩護我吧!”

  兩人隨即閃身追上隊伍的最後,只留我一個人斷後。

  他們倆這一撤,我馬上就感覺到壓力大增了!

  雖然我能觸到的魔修和幽魔並不多,環形扇面最前方至多有個十幾二十只,但可別忘了它們身後無數的援兵!

  魔氣幻化成各種兵器向我襲來,有刀狀劍形,有如流星般疾馳而至;有法器符咒,有如一朵朵在空中綻放爆開的煙花,角度刁鑽地襲向我身後的地府陰兵。

  我暗歎口氣,不免對自己的遭遇心生無奈:

  本來我們闖進地府是來找他們麻煩的,可形勢轉變下,不僅沒殺幾個鬼將鬼王解恨,反倒通過黑白無常結識了黃龍真人一夥,弄得現在還要入夥地府,被魔道們壓著打了。

  不過抱怨歸抱怨,我出手也沒含糊,煞刀直接一個橫掃,前面一排的魔修又倒下一片。

  自從虎煞由虎形變成龍形後,我感覺它在氣勢方面成倍增長了。

  以前,煞氣凝出的刀形雖然也能斬殺吞噬萬物,但因爲我實力境界的原因,多少還是需要一點時間的。

  比如,一刀劈下,煞刀刀身要分出一股白氣,花上些時間將對方的真氣、陰氣或魔氣吞噬後,才能回到刀身,再接著劈下一刀;

  但虎形化龍後,煞氣的吞噬速度有了明顯的提高。

  往往刀勢一起,一股一往無前的刀意便從我心底升騰而起,殺伐之意還未選中目標,煞刀便會竄出幾道白氣像是氣機一般,無形中牽引得刀身劈下。

  這種奇特的感覺有些像武道中的——心未動,意已成;殺意未起,勢已透體而出!

  連連揮了幾下煞刀後,體內的煞丹不僅沒有枯竭,反倒愈加充盈,這也是龍形煞氣帶來的好處。

  片刻後,身後忽然響起一道梵音:

  “慈悲六道,降伏四魔!”

  靈覺一掃,只見小和尚端坐虛空,隨著這聲梵音乍起,身後升起了一尊眼目突出,橫眉倒豎的巨大虛影!

  虛影一手持杵,一手呈下壓狀,周身佛光金毫如初生太陽一般,直照得人閉眼捂睛,躲避不及。

  梵音落地,小和尚忽然又起勢擡手,背後的金剛虛影則高高擡起金剛杵,隨後猛地朝遠處魔修一揮——

  刹時間,萬丈佛光如天外流星墜地,傾刻便在黑壓壓的魔修群中爆裂開來。

  佛光普照下,就見方圓半裏之內,無數魔修紛紛淒厲慘呼,而後被道道金色佛穿透魔體,徹底消融!

  佛家有低眉菩薩,亦有怒目金剛——降伏萬魔,鎮壓千邪。

  這一擊,讓我對佛門功法的了解又進了一步。

  小和尚背後的金剛虛影應該不是道門的召喚術,而更像是一種附體之法。

  不同于道門的是:

  道門下三道的召喚術或請神術,都是以三清神光和信香點起一片赤心赤誠,溝連上界三清座下紫府。

  從而借得一縷三清神光,拘來力士、神人、天師或真君下凡,降妖除魔。

  但觀小和尚的這尊虛影,卻似乎並不是從西天或上界召來的,更像是長久就存在他體內一樣。

  金剛虛影不僅凝實有質感,甚至只須一個注目,就能真實地感受到它渾身散發出的誅魔氣勢,令人心生窒息!

  佛光持續了約五六息左右,待我靈覺再掃過去,頓時大吃一驚——

  原本黑壓壓密密麻麻的魔修黑潮,在這道佛光墜地爆耀後,被砸出了一片直徑約百米的空地!

  而空地上,除了一片焦土外,已空無一物!

  金剛一怒,伏魔億兆——恐怖至極!

  突然——

  “佛門弟子???是哪個禿驢,膽敢闖入鬼界阻我魔道!??”

  又是一道極爲渾厚的厲喝聲響起。

  我趕緊傳音小和尚,提醒他躲好,同時命胖子擋在他身前。

  剛說完,就見極遠處,從天空奔來一架漆黑的馬車,懸停在空中。

  我運足目力望去,只見馬車正中端坐著一個紅眼小孩,全身皮膚黑裏透紅,頭發一片光亮,長得極爲怪異。

  尤其是他的一對紅眼,一掃之下簡直令人心生膽寒,詭異無比!

  “不好!這是魔王魍魉!魔界四凶之一!”

  突然,黃龍真人大聲吼道。

  隨後,地府的隊伍便出現了短暫的停滯,繼續發瘋般朝洞口湧去。

  魍魉?魑魅?

  我有些納悶,剛才幽泉老祖出現時也沒見你們慌成這個樣子啊,怎麽一個魔王出來就嚇得屁滾尿流呢?

  但我也沒多想,直接一揮煞刀再劈殺了十幾只魔修,振聲喝道:

  “你是什麽東西,也敢在此喧嘩!還不速速滾回魔界!”

  見衆人驚慌失色,我不得不大喝一聲以振士氣,同時掩下小和尚佛門身份,免得惹得那小孩突襲!

  再說了,魔羅都被我擒下了,一個小小魔王雙有何懼。

  我心道。

  “哦!?真是想不到,地府中居然還有敢跟我叫板的,有膽的話先站出來,報個師門吧!”

  紅眼小孩老氣橫秋地說道,一派宗師風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