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http://www.specgasreport.com/网站地图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html免费永久平台播放领域

第两千两百七十二章 如愿(2)

  皇上忙了一下午有些餓了,與易安說道:“讓她們將膳食呈上來,用完膳我還得回去批閱折子,那麽多的折子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批得完。”

  易安聞言忙碌有色說道:“你還是讓符景烯早些回來當差,不然再這樣下去我真擔心你會累著。”

  下面的折子都要先經過內閣大臣之手,幾位內閣大臣閱覽過再按照重要呈給皇上批閱。符景烯在的時候,重要的折子直接呈到禦前,不是要緊事的折子他都會做一個記號然後將他的處理意見附上。

  那些不要緊的折子皇上挑幾本閱覽,其他交還給符景烯讓他去處理,這樣一來皇上就輕省了許多。現在符景烯告病假了,另外四位內閣大臣處理的結果都不能讓皇上滿意,所以這兩日皇帝的工作量劇增。每日批閱奏折都要到半夜,累得不行。

  “他不來當差,難道還得我求著他?”

  易安說道:“這事其實還是得看清舒的意見,若她想調離飛魚衛就如了符景烯的願,若是清舒不願意他也沒轍。”

  皇上瞅著她說道:“二妹肯定會同意調離飛魚衛。”

  不說清舒,就是易安也想她離開飛魚衛笑著道:“這不是給你一個台階下嘛,難不成你還真舍得讓他回家帶孩子去啊?”

  符景烯可是皇帝的左右臂膀,哪會舍得讓他致仕。

  皇上冷哼一聲道:“他就掐准了這點才敢肆意妄爲。”

  易安覺得這話有些重了,不過她知道皇帝正在氣頭上,放輕了聲音說道:“他也確實有難處。皇上,你設身處地想下,若是晏哥兒與別人說他過得跟孤兒一般,你聽了心裏什麽滋味?”

  “以前清舒在京的時候,窈窈只是抱怨清舒太忙沒空陪她。可現在直接就說自己是孤兒,清舒跟符景烯聽到這話得多難受。”

  皇帝沈默了下道:“那就如你所說等二妹回來問她的意見。若是她也不想留在飛魚衛,等有合適的缺再將她調離。”

  易安見他終于松口臉上露出了笑意。調到其他衙門哪怕再忙在京城想見隨時都能見到,不像現在一出去就三五個月見不著面。

  第二日早晨,易安就著人將這話透給了符景烯,然後符景烯又休息了兩日就回來當差了。

  皇帝見到他抓起手中的折子朝著他扔去,見他不躲閃由著折子砸在身上怒氣消散了一些:“不是病得很厲害需要休養幾年,怎麽就回來了?”

  符景烯躬著身,滿臉笑意地說道:“皇上,臣是害怕做鳏夫,也是皇上體恤微臣這病才能好得這般快。”

  就在皇帝還要繼續罵,元寶在外說道:“皇上,郭大人有事回禀。”

  皇上見符景烯站在那兒不動,不由罵道:“還杵在這兒做什麽?還不趕緊滾去處理公務。”

  符景烯福了一禮退下了。

  出了禦書房,符景烯朝著元寶小聲道:“元公公,多謝了。”

  想也知道元寶這兩日肯定幫著他說了不少好話,不然皇上態度不會這麽快轉變。

  元寶也壓低著聲音說道:“咱家沒做什麽,都是皇後娘娘在皇上面前爲你美言。”

  皇後肯定是要謝的,不過他一個外臣無事不好去見皇後,等清舒回來讓她跟皇後道謝了。

  符景烯重新回朝中當差,窈窈不樂意了:“爹,禦醫說了你身體虛弱需要好好休養一段時間,爲什麽身體還沒痊愈就得回去辦差?”

  符景烯笑著說道:“爹只是風寒,吃了藥已經好了。”

  “哪裏好了,氣色都比之前差了許多。爹,你還是再休息兩日吧!”

  符景烯摸了下她的頭,然後將清舒涉險的事說了:“你娘爲了辦好差事一點都不顧念自己的性命,爹沒辦法只能出此下策了?”

  窈窈又驚又怒,她娘竟爲了抓個犯人以身涉險。好在有驚無險,不然的話她就沒娘了。

  想到這裏,窈窈眼淚汪汪地說道:“爹,不能再讓娘留在飛魚衛了。爹,你得想個辦法讓娘調離飛魚衛。爹,我不想成爲沒娘的孩子。”

  符景烯笑著寬慰道:“你放心,皇上已經答應,只要有合適的缺就將你娘調離飛魚衛。”

  窈窈多聰明的孩子,當下就明白過來了:“爹,你的病只裝的,爲的就是讓皇姨父將娘調離飛魚衛?”

  “爹感染風寒是真的。”

  其實禦醫開的藥他根本沒吃都倒花盆裏了,靠自己強壯的身體扛過去。

  窈窈高興不已,問道:“爹,這麽說娘很快就會調往其他衙門了?爹,你讓娘去禮部吧!”

  這主意真不咋地。

  符景烯搖頭道:“你娘以前在禮部帶過,她做得並不開心,所以她不會讓他去禮部了。”

  窈窈想了下說道:“那就去工部,我聽說工部也沒什麽事挺清閑的。”

  她娘去了清閑衙門就有更多時間陪她了,那她就不會是個沒人管的可憐孩子了。

  符景烯失笑,說道:“你當衙門是自家開的啊?去哪裏得皇上說了算,而且還得碰上合適的缺。”

  不管去哪裏反正只要清舒留在京城就行,再忙她也能日日回家,並且每個月還有幾日休沐時間。

  窈窈說道:“爹,我好久沒進宮看望姨母了,後日休息我想進宮探望下姨母跟祺哥兒。”

  符景烯心頭門兒清,這個機靈鬼進宮是假想求皇後恩典是真。不過他也沒攔著,去哪個衙門一來得看皇上的意思二來也得清舒同意。

  過了兩日了,福哥兒回來了。

  得知符景烯達到目的,他是有歡喜又擔心。歡喜清舒留在京城以後不會再碰到危險,擔心符景烯這樣會惹惱皇上。

  符景烯看著他又蹙起了眉頭,很是無奈地說道:“兒子啊,小小年歲總蹙著眉頭做什麽,你真不怕自己成爲小老頭啊?你再這樣下去,過個一二十年看起來估計得比我老了。”

  福哥兒很是無語,這是一個親爹說的話嘛!

  符景烯收了臉上戲谑之色,說道:“傻孩子,你不用擔心皇帝會猜忌我。作爲皇上最不希望下面的臣子完美無瑕。我這次行事是有不妥但也是愛妻心切。皇上對我最多是怒其不爭不會顧忌,甚至因此更放心地用我。”

  福哥兒聽得一愣一愣的。

  (本章完)